1 页,共 2 共计 11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天星集

心墙 (下)

他又回到了那空荡荡的感觉中,他又开始重新置换新家具,窗帘,电器,还有暖色的床单。他慢慢地接受了这个寂静,漆黑的世界。 她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朋友坚持让他去看看,因为她真的非常优秀,是他生活和精神伴侣的绝佳人选。 于是,他就去了。第一眼看到那被发夹斜斜地卡着的刘海,他就记住她了。 让他惊奇的是,她也曾是高考状元,也读了博士,也留了洋,然后从美国移居到… (阅读全文)

心墙 (中)

那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一直有种空荡荡的感觉,在他的屋里,还有心里。那穿透了墙的寒气经常刺入他的心骨,让人无处可藏。于是,他买了很多的新家具,窗帘,电器,还有暖色的床单,他布置着屋子的时候,他的心也慢慢地充实、生动了起来。是的,他还要继续生活下去,他的生命应该是那么精彩绝伦的,那些童年里失去的,他都要一一地补回来。 于是,好多年以后的那个秋日黄昏,在… (阅读全文)

心墙 (上)

门“咔哒”地关上了,没有像往常那样听见钥匙孔里上锁的声音,但冯耿知道,那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出门时卷入的寒风渗透进室内温暖的空气中,空荡荡的屋里竟突然地就阴森了起来。那种感觉冯耿很熟悉,每一个离开他的女人,都给过他这种感觉,冰冷而决绝!他甚至能清楚地看到空气就这样慢慢地、慢慢地凝结了起来,那厚重而透明的寂静围成了四面冰墙锁着他。他可以听见自己冷冷的… (阅读全文)

苏而: 记忆的碎片

“Sheila! Sheila!” Alex又在找Sheila了。 他每天都会在走廊里喊,持之以恒地寻找。 门轻轻地敲了两下,经理说:“请进!” Alex探着头问:“你们看见Sheila了吗?” “Alex,Sheila在二楼。”经理回答。 “Sheila去二楼了?她不要我了,是不是啊?” “Sheila要你。你先回房去休息,好吗?” 这栋楼里所有的人,只要认识Alex,都是这样回答他的。 “噢,好的。你跟Sheila说我在找她。”Al… (阅读全文)

老木匠的工具图

有个老人,酷爱木匠活,常常在家里装装钉钉。 老人很用心,车库的一面墙上挂满了他的工具。 因为家里小孩经常动用他的工具然后没有放回原处,他就在每个挂工具的位置上用铅笔仔细地描出工具的形状,这样放回去的工具只要跟图形吻合,就对了。 后来老人老了,走了。他的房子被后辈转卖了。 有一天他的孙子回到故乡,路过爷爷的老屋子,于是上前敲门,当新房主听说是老房主的家… (阅读全文)

苏而: 走失的落叶(二)

她就阿震一个儿子。 她一直坚持教育好他,可是,她感到越来越吃力了。 以前,儿子书念得不好,她就陪着他熬夜,坚持看着他把所有的作业完成,并校对;她坚持全家人一起吃饭,不论阿震多晚回来,她都一定要等,菜凉了可以重热,她觉得这个一个完整的家的规矩;她要求阿震夜里12点之前就一定要回家,她总是点着台灯坚持等在寒夜里,一直到那串熟悉的钥匙声打开大门。 阿震总是不… (阅读全文)

苏而: 走失的落叶

十五年前,在一个很普通的夜晚,突然好多辆警车拉著尖锐的笛声驶入我们的宿舍区。 “发生了什么事啦?”妈探著头问。 “不知道。是不是哪家又著火了?”我看著电视应道。 第二天一早,妈买了早点回来说,是梅死了。 梅死了?怎么可能?怎么死的? 妈说梅和叶一块从五楼摔下来,叶现在还在医院,可能会成植物人。 梅和叶结婚时,我还不到十岁,梅很高,叶很矮;梅很瘦,叶很胖;梅… (阅读全文)

苏而: 菁菁蒲公英

俺是在练字的时候突然地就想起了小絮,想起了那个蒲公英一般坚韧的女孩,想起了十多年前的一个故事。。。 故事里的那个男孩叫“杰”,我们部门里的帅哥。用当时的话说,四大天王里,他能干掉三个!—–张学友是俺偶像,实力派,所以侥幸幸存。杰不仅外形好,个性也很活跃,经常帮助别人,所以人缘特好。 后来听说他在追业务部门的一个女孩,那个叫作小絮的女孩,在一次卡拉OK比… (阅读全文)

逝去的君子兰

午夜梦徊,那石灰贝壳的深深院墙里,堆满了儿时片片记忆。厚重的木门,高高的门槛,长长的椅子,那陈旧质朴的门厅后,唯一唤醒鲜活记忆的,总是那迎风荡漾的花香。 外公喜欢花。庭院里,水泥石板上,排满了大小花盆,一年四季,花香四溢。印象中有蝶兰,月桂,米兰,红粉杜鹃,夜来香,龙吐珠,还有他最最心爱的君子兰。 外公爱花到了痴的程度,他可以成天蹲在花丛里,修修整… (阅读全文)

逝去的君子兰

午夜梦徊,那石灰贝壳的深深院墙里,堆满了儿时片片记忆。厚重的木门,高高的门槛,长长的椅子,那陈旧质朴的门厅后,唯一唤醒鲜活记忆的,总是那迎风荡漾的花香。 外公喜欢花。庭院里,水泥石板上,排满了大小花盆,一年四季,花香四溢。印象中有蝶兰,月桂,米兰,红粉杜鹃,夜来香,龙吐珠,还有他最最心爱的君子兰。 外公爱花到了痴的程度,他可以成天蹲在花丛里,修修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