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2 共计 14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左翼

我为何投票反对自己(续一)

投票反对对自己有利的政党(和后选人)现象的背后,有种种原因,上一篇文章说了选民的问题。这一篇说说候选人和政党。 首先,政坛“中庸之道”盛行,各党派政治倾向的左或右色彩变得模糊不清。现实就是:西方社会政坛的左、中、右已经不再是泾渭分明的了。今天西方社会的主要政党中,我们似乎已经找不到一个纯粹的左翼政党,也找不到一个极端的右翼政党。 在西方政坛,左翼政治… (阅读全文)

防弹新自由主义——金融危机之后

在2008年金融危机袭来后,许多激进人士(包括本文作者)的嘴边都有了这样一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译注1】之后将会是什么?”虽然很少有人对左翼的前景乐观到重复以往激进运动那种过分乐观(“希特勒之后看我们的!”【译注2】)的地步,总体的感觉是:不受约束的市场化即将结束;在横行无忌的市场造成危机之后,一个被随便地称为凯恩斯主义【译注3】的新时代似乎是必然的结果。 … (阅读全文)

乔治·奥威尔属于左翼

在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棱镜”【1】计划泄露的第一周,乔治·奥威尔变得炙手可热。 更准确地说,阅读(或至少拥有)奥威尔的《1984》变得极为热门。在那份描述我们监控文化不祥的新状况的第一批报告出炉之后,仅仅几天工夫,这本经典名著在亚马逊网站的销量增长了70倍。 但是奥威尔的突然蹿红是以他的遗产为代价的。《1984》和《动物庄园》只能提供对这位复杂思想家的简单化介绍。… (阅读全文)

梦见一个没有知识分子的世界

保守的知识分子是否反智?简单的回答应该是否定的。埃德孟德•伯克,里欧•斯特劳斯,歌初德•西梅法布,哈维•曼斯菲尔德,威尔弗莱德•M.•麦克雷——保守的思想家们一直以来支持学问、学习和历史。具体的回答却是模棱两可的。面对社会动乱,保守的知识分子倾向于把责任推到其他知识分子——社会主义者、自由主义者、世俗主义者——的身上。在他们看来,政治上的动荡根源于被误导的思想… (阅读全文)

欧美进入后民主时代

去年九月,意大利民主党邀请我到科尔托那(Cortona)的夏季讲习班讲讲政治和互联网的关系。政治夏季补习班往往轻松愉快–科尔托那是一个中世纪的托斯卡那(Tuscan)山城,有许多不错的餐馆–但是一点也不令人兴奋。学者和公知们围绕一个主题松散地组织他们的演讲;这一次的主题是”通讯与民主”的挑战。年轻的党派活动者们一边恭敬有礼地听我们的演讲,一边等待着在演讲间隙和晚… (阅读全文)

撒切尔夫人:遗产还是遗毒?

玛格丽特•撒切尔是二十世纪末一个影响巨大的人物。不在位长达一代人的时间之后,她依然引起诸多争议。对一部分人来说,她解放了个体,让他们毫无廉耻地往上爬和赚大钱。对于另外一部分人来说,她对贪婪顶礼膜拜,她带着无情的狂热摧毁了传统的工人阶级社区。但是没有人能够怀疑她对英国政坛的色彩和格局造成的影响,没有人能够怀疑冷战落幕之际她在国际舞台上的份量。作为民主… (阅读全文)

铁娘子是如何炼成的

讣告通常都是关于死者生前成就与优点的文字。撒切尔夫人的成就不容否认。她是右派的”当代君主”:她崛起于保守党危机四起之际,控制住变化中的政治元素且重组了它们。她彻底改造了政府、党派政治和英国经济。她建立了新自由主义治国方略的一种形式,这种制度从内部看来几乎坚不可摧。 但是这样来谈论撒切尔夫人的成就本身就已经暗示了讣告形式存在的问题。她最大的成就也是她之… (阅读全文)

查韦斯身后的一笔账

有血有肉的乌戈·查韦斯看上去坚不可摧;他不高,但是仿佛他当年指挥过的一台坦克一样健壮。曾经,他看来拥有无穷的精力。曾经,他到处游历,不论是在委内瑞拉广大的国土内还是在海外。每个周日,他会主持现场电视节目长达12小时。他会在清晨用电话叫醒部长们,给予他们长篇大论。14年来,委内瑞拉发生的一切事情都经过他的双手,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然而查韦斯先生对自己的健… (阅读全文)

尚卡拉的雅各宾计划

当巴斯卡尔•尚卡拉在威斯特彻斯特县(纽约附近一郊县)长大时,他常说: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 可惜掌管身高(及其他)的神仙不是很帮忙。于是在2009年,在乔治•华盛顿大学念二年级的尚卡拉在一次病休中,启动了他的备用计划:搞一个杂志,把通俗易懂的新马克思主义【译注1】思想介绍给民众。 他心理明白:这一计划让他成名的机会很小,更不用说致富了。 在布鲁… (阅读全文)

《悲惨世界》背后的故事

对《悲惨世界》不屑一顾的批判态度一直都有。无论哪一种形式(原文、音乐剧或电影),维克多•雨果这个故事得到的开明的评价都是居高临下的。对该书最初的 敌意中,既有乔治•桑【译注1】的“太多基督教精神了”,也有波德莱尔【译注2】的“一本卑鄙和拙劣的书”,还有兰波【译注3】的母亲谴责该书败坏了她的 儿子。 梵蒂冈当然禁了这本“社会主义小册子”;这本书在西班牙被公开烧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