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1 共计 9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廣州

木然:夢裡廣州

       我雖不喜應酬,但每逢廣州有訪客到,如果能安排出時間,一定會儘量見一下。這緣於我對故鄉的感情,以及對鄉音的沉湎。     之前的一個週末下午,我到北約克一座公寓探訪,剛步出電梯廂,長長的樓道忽然傳來一把童稚的聲音:「月光光,照地堂,年卅晚,摘檳榔,檳榔香,切紫薑……」,我楞站在走廊的入口前,眼淚撲嗤嗤地往下掉。我想起我的童年,想到癱瘓的奶奶用拐杖敲… (阅读全文)

探親系列完整版:凝成文字的記憶

       我有旅行記日記的習慣。      再遠的路,一杯咖啡,或一杯紅酒,加上一本書,一個筆記本,就可以讓我安靜下來,然後很滋潤地享受。 1  踏上鄉愁路      聖誕前決定回國探望母親,一路上記錄了些零零散散的文字,有時候會是長長的一篇文字,有時候僅僅衹有一句話,或一個單詞,但每當我重新打開日記本時,目光所撫拭的,是歲月的斑斕,是時光的片段,也是心情的故事。 … (阅读全文)

探親系列之十六:外鄉人

     正如人總不相信自己會老去一樣,回到自己生活長大的這個城市,我從來沒有意識到自己不是廣州人。但當飛機騰空而起我即將離開這個城市的剎那間,從內心所感嘆的是,我不再屬於這個城市。      回到廣州的第一天,哥哥交給我一部手提電話,方便我與親戚朋友聯係。研究數分鐘後,我已能很熟練地接、發短訊。記得是到廣州後的第二天傍晚,喫飯時忽然接到一條短訊,內容大概是… (阅读全文)

玉虹齋主: 漫遊神州之十 廣州 台山

廣州我們本來是想從張家界去桂林的,但是沒有直航飛機,只有火車,而且買不到軟卧。到廣州的飛機票也買不到,全給旅行社包了。張家界離鳳凰不遠,約三小時車程,就在去桂林的路上。我提議不如先去鳳凰看看,然後再看怎樣去桂林。但是妻卻恐怕鳳凰的條件太落後。那就只剩下一條路可走;坐軟卧到廣州。雖然妻很不願意坐火車,也沒有辦法了。 坐火車去廣州要一夜,早上六時多到達… (阅读全文)

探親系列之十:廣州,廣州

     飛機降落在廣州新白雲機場時,我茫然不知所措,因為周圍的環境不是我的記憶。      廣州舊機場以前在白雲山下,出國前那半年,想到以後的路要遠離故土遠離親人,內心自然不好受,加上我是個不會讓親人為我擔憂的人,所以白天裝作若無其事,到了夜深人靜時,會一個人開著那輛白色的本田「雅確」在機場路慢駛。      如今我還記得,從流化路往機場方向開去,大約過了廣源路… (阅读全文)

木然:甜的文化

     廣東糖水自成文化,這大概與其所處的地理位置有關。      南方天氣炎熱,身體熱量消耗大,需要補充大量的水份,所以粵人的湯文化與糖水文化像是一艘雙桅船,橕起「湯水文化」的風帆。以我所見,一個地方的飲食文化,不但與當地的氣候有關,還與當地的生產條件有關。像南方是產糖的基地,所以兩廣的糖水與甜點製作互為補充。      我常想,粵人的糖水應是從湯水衍生出來的… (阅读全文)

木然: 帶味覺的文字

       這些天在讀汪曾祺,文字內外,是濃鬱著的懷鄉情愁。      人未老並不一定不懷舊,這句話是相對於「人老了愛懷舊」而言。以前讀汪曾祺,讀周作人,讀梁實秋,理解不透那一代人為何能寄鄉愁於食物,不厭其煩地敘寫自己的味覺記憶。用林語堂的話來說,則是「對故鄉的眷戀與忠誠,多半體現為對兒時身體感官歡樂的留戀。」      後來,自己也那樣地離鄉背井,漂泊異域。然後… (阅读全文)

木然:記憶從橋上過

    生長在羊城的廣州人,沒有不知道連接廣州城兩岸的海珠橋。      海珠橋建於1929年12月,完成於1933年2月,連引橋長356.67米,主橋全長182.90米,寬18.3米,橋的設計相當巧妙,南北兩跨對稱佈置,原為三孔下承式簡支鋼桁架橋,設計荷載為兩列10噸汽車,中跨為兩扇開闔式活動橋,電動機啟動開關,開啟或閉合一次約5分鐘,以利大船通過,是廣州中軸線的一景。      海珠橋是… (阅读全文)

木然: 最憶煙雨淒迷夕落時

     也許是季節的原因,最近比較懷舊。      上星期看到一篇特寫:《珠江輪渡,輝煌漸行漸遠》,講的是3月5日,有著30年曆史的廣州「黃沙-芳村」通宵輪渡完成歷史使命,永久隱退,內心倏地抽緊,莫名失落。      在我心目中,一座依河而立的城市,充滿生機的故事,溫婉而風情。譬如廣州,自古以來,它被珠江劃分為河北(珠江北岸)、河南和芳村三大區域。三區之間,渡船曾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