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3 共计 26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感悟

随笔《水晶球》

《水晶球》 久违的太阳,出现在一个寒冷冬日的早晨,天空是那种只有秋天才有的湖水蓝。白雪覆盖的大地,在阳光的照射下分外耀眼,没有飞舞的雪花,没有凛冽的北风,甚至没有一点点声响。视野内看不到任何活动的迹象,世界如此安静,给人以误入天堂的错觉,因为我总觉得,天堂是一个美丽却没有声音的地方。 我想到那种把风景和人物嵌入其中,供人玩赏的水晶球,此时的我有一种… (阅读全文)

挑战作死的裸攀

       我有惧高症,我的一个噩梦是突然发现置身高耸入云的楼梯顶端,唯一生路是用汗湿颤手一阶一阶往下爬,任何失手立即成为物理学上的自由落体。从那千尺高空坠落大概是人世最恐怖的酷刑了──不但必死无疑,还偏偏多出十几秒的“自由”思考时间。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噩梦竟也是一种运动,名Free solo,“自由个体”,意指不用绳索或其它装备徒手… (阅读全文)

做手能拿蛇的勇士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怕蛇,出奇的怕。就连儿子也嘲笑我,每每看到电视里或书本上有蛇,就叫我来看,然后得意地看我尖叫。甚至不能提到蛇,提到这个字都会让我害怕。记得很久以前我高考前的一天晚上,紧张的不得了,做梦就梦见蛇,满地都是,脚都没有办法落地。就算是现在每天睡觉,还是要检查床铺底下,被褥里面。 我要说的是,今天早晨醒来以前做的一个梦,有点骇人却有深意。… (阅读全文)

有关生命和疼痛

(1)生命 生命是一个过程,无法逆转的过程。从生到死,我们遇见一些人也告别一些人。 欢喜快乐,痛苦忧伤,此一时,彼一时。生命中的灿烂和晦涩一样让人记忆深刻。 甚至一些说不出来的情绪,也都是生命筵席里的一道菜或茶点;不喜欢的,就忘记;喜欢的,就记住。 (2) 逝者如斯 逝者如斯,人的脚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里;世界变幻,天上的云朵每一天都不一样。 身体的细胞每… (阅读全文)

灵的盛宴

圣诞佳节吃喝难免,杯筹交错之际,友人却感虚空。友人是虔诚的基督徒,对她来说聚会如果只是吃喝,少了跟主和圣灵的亲近,就少了很多意义,故而想到”灵的盛宴”一词。 美食刺激我们的味觉器官,让我们的胃感到舒服和满足,这就是人为什么想方设法做好吃的和出去吃好吃的,仿佛不吃就对不住自己。人的视觉器官同样需要刺激,赏心之所以和悦目放在一起,就知道眼睛和心的距离有多… (阅读全文)

白色百合: 自由

自由是个让人向往的词眼,让人想到天空的飞鸟,像风一样自由。其实这个世界任何自由都是相对的,天空的飞鸟还有栖在枝头,成为猎人目标的时候。风筝再小心翼翼地揣摩风的方向,还是会有翻跟斗成为断线风筝的可能。 在人类社会里,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自由就是犯罪了,任何脱离法制的自由都是危险的。再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当人进入一种关系的时候,就必须遵循这层关系带来的束缚… (阅读全文)

白色百合: 我看Life of Pi

life of Pi 是台湾导演李安执导的一部3D影片,它其实是一部很好的宗教题材的影片,推荐大家有时间可以看看。 影片中的老虎,象征我们生命里的恐惧和所面临的挑战。对待恐惧,有人隐藏有人躲避;有人唉声叹气与之共存;厉害的如Pi或驯兽师,将恐惧驯得服服帖帖,有了和恐惧做朋友的心态,恐惧终将有一天不辞而别。 跟挑战不一样的是,恐惧是内心的隐形的,往往是曾经发生过的事… (阅读全文)

白色百合: 翻篇

        最近看《裸婚时代》,发现“翻篇”一词很给力。我喜欢这词,因着它释放的洒脱。人生就是一本书,读过,体验过,一页一页地翻过。彼时的人事,彼时的心情,笑过,痛过,该翻篇时就翻篇。         无奈人常常不够洒脱,一首熟悉的歌,还是会偶尔地让人开溜,偶尔地翻回曾经的那页发发呆。旧的密码,用一次,就提醒自己一次。为什么不换新密码,是懒惰?还是潜意识里根本就… (阅读全文)

白色百合: U-turn

      与人有约,时间尚早。车里有人内急,于是GPS了一下最近的Tim’s,按照卫星导航指示,上了一条准高速,刚上去就发现塞车,两条车道,挪动奇慢,看那架势,一时半会是下不去了,这下可急坏了想如厕的那位。       从车窗往前眺望,除了长长的车队,什么也看不见,真是让人泄气!隔离带的那边反方向的车畅通无阻。       如果我们有一对翅膀,如果我们可以看到千里之外,我… (阅读全文)

白色百合: 还原

“我的梦碎了,而我已无法再回到从前”- 梦碎了,还能还原吗? 如果一件东西碎了,我们有理由假设这东西是脆弱的、可摧的。碎了,又怎能还原呢?再强的胶,再巧的手,能让碎了的东西接近还原已是万幸。除非,我们手里握着一根魔棒,再念上一两句魔咒,然后每一块碎片奇迹般飞回到碎以前的位置,甚至看不到一丝裂痕和任何不吻合的地方– 这,可能吗? 不可能。因为我们既不是超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