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页,共 10 共计 91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爱情

白色百合: 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

她,一个在真正美女面前显得有几分平凡,但在相貌平平的女子当中又有几分出众的女子,虽然也食人间烟火,但浑身透着一股让人难以接近的清高。追求她的人虽然很多,但让她倾心的却寥寥无几,于是她成了许多男人眼中一道可望不可及的风景。 男A:一个不敢牵手的男孩。 这是一个有学历有事业又孝顺的男子,可是她不是一个喜欢络腮胡子的女孩,尽管他也会用剃须刀刮脸,但刮过以后… (阅读全文)

白色百合: 璇(下)

        烨,是璇许多粉丝中的一个。璇的每本书,烨都有收藏,他从来不看电子版。看璇的文字多了,烨忍不住在心里想:现实生活中的璇是个怎样的人?要经历怎样的情感磨砺才能写出这样的文字?         透过文字了解一个人其实是最快也最准的,作品呈现作者的内心,内心的魅力胜过外表和声音,吸引烨的正是璇的内心世界。烨常常会在微博上关注璇的动向,偶尔也留下一两句问候的… (阅读全文)

白色百合: 璇(上)

        璇,是那种骨感美人,单薄的身子,白皙的皮肤,直直的长发,喜欢戴玉镯子,穿素色衣服,秋水般的眸子,透着让人心疼的迷离。         璇工科毕业,却偏爱文学写作,几年的写作生涯,让她积攒了一些文字。也许长期跟文字打交道的缘故,现实生活中的璇是安静的,有的时候,她甚至怀疑自己已经丧失了部分说话的能力。         璇属于黑夜,因为只有在夜里,她的思绪才变… (阅读全文)

白色百合: 命定

        他爸跟我爸是同乡,又同是单位的领导,他家跟我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事实上她曾经喜欢过我哥,证据是,在我的家人外出的时候,她主动要求过来做饭给我吃。当我举家回乡下老家的时候,她也跟了去,以至于我奶奶去世的时候,竟拽着我嫂子的手叫她的名。         缘分这个东西真是奇怪,她其实很漂亮,身材也非常好,可是不知什么原因,我哥对她并没有那意思。后来她嫁了一… (阅读全文)

夕子: 荷包蛋的爱情守则

好友东乐远嫁德国已经四年,前几天她寄来一张照片,是她的蜗居厨房墙壁的一角,上面用彩色粉笔画着巨大的两个荷包蛋;蛋清有一部分相融合但是蛋黄却各自独立,东乐对我说,这个就是她心目中的完美婚姻。 即使两人从此以后吃喝拉撒睡都同步,同一屋檐下也无甚生活隐私,但是,一定还要保持各自的个性爱好与生活方式,并不要因为婚姻而失去自我。三毛与荷西堪称一对神仙眷侣,无… (阅读全文)

白色百合: 爱情

爱情是种引力,但却不是万有引力,它绝对不象熟透的苹果落到地下那么简单。 爱情是场化学反应,它只对气味相投的人起作用。特定的温度,特定的湿度,孕育出特定的爱情。 爱情好比车祸,爱情好比中奖,很多时候爱情纯属偶然事件,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没有道理可讲,没有规律可循。 爱情又好似流感,得过一次以后会产生抗体,只不过有了这抗体,也不能保证以后不再感染。 爱情开… (阅读全文)

舞在枫林: 爱情长跑,误了多少好女孩

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女孩,最近和相恋八年的男友分手了。 八年的爱情长跑,除了没有那纸婚书,他们和夫妻已经没有任何区别。在外租房同住,共同分担家庭开支和家务,每天同出同入、形影不离。不了解的,都以为他们是一对甜蜜的小夫妻。 八个寒暑过去,这份感情亦由浓转淡。两人尚未成婚,就已经产生了老夫老妻的感觉。女孩开始渴望婚姻,而男孩却始终也没有结婚的打算。多… (阅读全文)

夕子: 我无处安放的爱情(上)

我和思祺在一次竞标的时候认识。 多伦多的华人企业很多,但是生意却没那么多。我们公司是这一行数得上名号的,也很少参加竞标。那次的标底很高,所以老板才动心让我们全力以赴拿下项目。记得那天我们在DOWNTOWN的Dominion中心的28楼,充足的准备让我们不出意料地胜出。不过取胜没有让我印象深刻,而是一同竞标的另一家公司的一个人,虽然做了我们的手下败将,但是他的风度翩翩… (阅读全文)

爱情关系=(商品)买卖关系

我们整个的文化是建立在购买欲, 在互惠的交换这一想法之上的。现代人的快乐在于看着商店橱窗时的那份激动,和买下所有他能够买得起的东西,不论是用现金还是分期付款。他(或她)用类似的方法看待人们。 对男人,一个又吸引力的女子 —- 对女人,一个有吸引力的男子 —- 是他们追逐的战利品。”有吸引力的”通常意味着一个由许多品质组成的优良的包裹,这个包裹在人才市场上广… (阅读全文)

夕子: 你错过的东西

人生不要错过两样东西:最后一班回家的车和一个深爱你的人。小佐端杯咖啡若有所思地在听,然后一脸诚恳地盯着野丫头;说这话的人一定生活在2003年的春天。 那一年的春天,还是穷打工的小佐认识一个男孩。两个年轻人都没什么钱,平时约会也主要是骑单车四处踏青;春天的多伦多真的很美,是郊外。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微微绽放、绵延数公里,沿途都是浓烈的鲜黄色和大片的碧绿,风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