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页,共 3 共计 30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

神看人与人看人 (转帖)

世界说:如果你很成功,别人会来服事你 上帝说:如果你真的成功了,就要服事人 世界说:为今日而活 上帝说:为永恒而活 世界说:我爱你,因为你… 上帝说:我爱你,虽然你… 世界说:不可能做到的 上帝说:在我凡事都能 世界说:只要亲眼看见,我就相信 上帝说: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 世界说:相信你的直觉 上帝说:倾听圣灵在你里面微小的声音 世界说:真理是相对的 上帝说:… (阅读全文)

夕子: 和谁一起吃早餐?

      夕子同学一直觉得,和谁共进早餐其实是个很挑剔的事儿。     早餐不可以和热恋中的情人一起吃,因为早上起来的困乏和睡眼惺忪的样子不可以给那个追求完美的他看到;最好的时间应该是晚餐时分,打扮妥当,朦胧的灯光下,微醺的气氛,更显得双眸如星、肤白盛雪,顾盼生辉,笑眼盈盈。     早餐不可以和Business partner或者老板一起吃,昨晚的宿醉未醒,头脑昏昏沉沉,一… (阅读全文)

夕子: 我们需要陌生人

一月中的多伦多依然飞雪飘零,让一向热爱户外活动的小佐与野丫头只能转成室内活动。小佐与野丫头在一家名为“遇见狐狸”的酒吧里见面,外面风雪交加,室内人声鼎沸音乐嘈杂;小佐将手中的TEQUILA一饮而尽,对野丫头说,最近我很不爽。 为何?小佐每次和男友哈尼去到什么晚宴上,总会遇到迷人的单身女性,盯住哈尼的眼睛聊天,用的是“直取囊中物”那种自信而懒洋洋的神情。在晚宴… (阅读全文)

夕子: 该忘记的总是记得很清楚

            张小娴有一句名言:“不忠的男人是可怜的,他们不是故意不忠,而是他们受不了寂寞的侵袭。”所以,一个毒药男人,不论他外表多么强悍得体,他骨子里仍是一个懦弱卑微的人,因为面对寂寞,他们无法抵挡,只好去爱他们不该爱上的女孩。    小蕾的小CONDO里有一个很大很大的书架,上面有所有张小娴、亦舒、李碧华的书。每次小蕾翻看这些书的时候,总会想起洪凯;这些书… (阅读全文)

夕子: 鞋子的阴谋

本周加拿大的政坛热闹非凡,上演一场倒戈大戏。帅哥总理的政坛命运悬在危机边缘,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慌不择路之时,帅哥大喊这是“加拿大历史上最大的政治阴谋”。小佐听了抿嘴一乐,阴谋,这才哪到哪儿,现在话“阴谋”还为时过早。 野丫头坐在小佐对面,把头从大叠充斥着“政变”、“休会”、“垮台”的报纸中抬起来,嘿嘿一乐。最近在晚九朝五俱乐部中,“阴谋”这词儿可是非常流行。… (阅读全文)

夕子: 你快乐我随意

     抱着破旧的一把木吉他,新洗的长发湿漉漉披在身后,靠着暖气坐着看着对面玻璃窗上头发上缓缓散出的白色水汽;我在小小声地哼歌,用不太熟练的手法在弹一首歌。     玻璃窗外,是19楼的城市午夜。一辆一辆车飞快地从眼前驶过,空气很干燥很冷,有薄薄的雪覆盖在街道两旁,大部分的灯光已经熄灭,只有花生广场上披萨店橘色的招牌发出唯一暖暖的光芒。     我一直以为好听的… (阅读全文)

夕子: 学会放手

多伦多本地电台CHUM FM有个听众PHONE IN的参与节目非常火爆,街上来回来去的大巴士上面都印着这个节目的名字-BEAT BANK。   这个节目的特色就在于听众打电话进入直播间,然后由主持人会宣布游戏起始金额,你可以选择是否进入下一环节,每一环节的奖金会递增500-1000不等;但是也有可能下一级的奖金为零,也就是意味着不管前几个环节累积到多么高的奖金,如果运气不好,最终… (阅读全文)

夕子: 谢谢你不再爱我

都说谈恋爱不容易,茫茫人海,要找到那个配合得恰恰好,严丝合缝的对象,简直像没有藏宝图而要在大海里面捞出跟泰坦尼克号一起沉下去的那颗钻石一样。 可是不管寻觅意中人有多么不容易,爱上一个人,毕竟不是那么困难。小佐说,FALLING IN LOVE,坠入爱河,因为地心引力的关系,“FALL”是常态,真正艰辛的部分,是掉下去以后,要怎么样爬出来。 眼睁睁地看着不少姐妹们掉下去之… (阅读全文)

夕子:拜托,请先尝禁果

最近除了雷曼兄弟和毒奶粉这两样大事之外,还有一件大事就是小佐的妈妈要大驾光临自千里之外过来多伦多巡游。佐妈巡游照理不该引起骚动,可小佐最近交了一个瑞典男友,该帅哥正值欧洲休假期,于是住在小佐这儿有一阵子。周末大家取消一切小资活动,齐齐跑小佐家来搬弄家具,愣是将俩人“同居”的状态改成俩人“同住”,妄图欲盖弥彰。 大费周折的缘故就在于临出国前的一句话,小佐… (阅读全文)

夕子:艳遇

朋友小佐是个拿单身旅行当日常茶饭事的狠脚色,足迹遍布全球四大洲;时常在不定的时间会收到她从世界各地寄来的明信片,在FACEBOOK上看到她笑脸盈盈背景是威尼斯河道卢浮宫面具布拉格广场喷泉老建筑,就会觉得她活得是真正精彩。 最近她又动身去盛产古铜色健硕帅哥的古巴,临行前我们通电话的时候,她忽然笑说:“你可知道这几年来,你是唯一一个从来没问过我‘是否有艳遇’的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