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页,共 14 共计 134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生活百态

午夜茶: 重温旧时梦 - 圣诞感悟

今天是平安夜,邮箱里收到好多邮件和51博友的留言,心里暖洋洋的。 圣诞本不是我们华人的传统节日。和许多移民父母一样,我们入乡随俗,给在北美的蜗居搭个舞台,所有的道具都预备齐全。 我对家庭节日的回忆,是对春节的回忆,它始终让我魂牵梦绕。有时闭上眼睛,那些片段就突然重复播放:年三十下午爸爸偷偷提早下班,在家里准备年货。又怕让同事知道,于是喊“小三快去把门关… (阅读全文)

衣带渐宽终要悔,年末年头话减肥

年末将至,聚会多了,许多朋友同事都说欢声笑语之余腰带不觉长了几寸。于是新年伊始,人人自我反省立下新年计划,而减肥这个目标通常名列榜首。 这也是我2011年初时定下的目标,经过五个月的努力,减食量加跳热舞,终于恢复到生小米以前的状态。每次我和人提起减肥,都会被斥责:“你丫减什么肥?我最讨厌瘦妹妹说减肥。” 我甚至还受到闺蜜的“威胁”:“再减我就打死你!我再也不… (阅读全文)

午夜茶: 邻家有儿初长成

女友瑞华最近很反常。她是一个豪爽大方,慷慨热忱,干练麻利的女人。作为某女装连锁店安省区域经理,她每天马不停蹄在各分店穿梭视察。每到一店都给在场员工买咖啡茶点,逢年过节自己掏钱请大家出去吃饭,对员工的要求能批准的都批准。而对老板她则不斤斤计较待遇,还经常出主意怎么把生意做好,这样的中层经理,深得老板和下属的喜欢。 瑞华和先生可谓郎貌女才(当然瑞华本人… (阅读全文)

午夜茶: 电视里的妈妈

“哇哇,妈妈,哇哇哇~~~~~” 每天早晨六点四十五分,我的生物钟就准时闹了。这个生物钟就是十五个月大的小米。我不管是半醒还是半睡,脑子处于什么状态,都本能地睁开眼起 床,给小米热牛奶,把大米叫起来,把咖啡煮上,再回去给小米换好尿片,换衣服抱出来喂早餐,然后给大米包午餐。等大米吃完早饭,看着小米,我才可以把咖啡喝完,自己洗换。等我弄完,大米自己走路上… (阅读全文)

午夜茶: 一个购物狂的自白

不得不承认,我曾经是购物狂。为了证明和共鸣,我还专门去看了2009轻喜剧烂片 “Confessions of a Shoppaholic” (一个购物狂的自白)。看完后,我说这女主角真是白痴,但是瞎猫碰到死老鼠,白痴居然被钻石男看上,这不是典型的好莱坞又是什么? 几年前回国和以前美院的同学聚会,几个女同学都保养得滋润动人。其中一个当年臭美昭著的美眉穿了件黑色高领毛衣,红色外套,黑色窄… (阅读全文)

午夜茶: 人到中年-不再浪漫的约会

公司同事Grace最近比较烦。她大姑失恋,同居十年的男人一句“我以后不回来了”就销声匿迹,不作解释不接电话不回EMAIL。大姑已经快五十岁了,房子是她自己的,男人搬进来住后,也给钱共付房贷。每个周末他还把自己和前妻的两个孩子接过来,一同出席双方的家庭聚会,俨然一家人似的乐也融融。她一直以为可以和他白头到老,谁知他这般人间蒸发,搞得大姑失魂落魄,象祥林嫂一样逢… (阅读全文)

感谢看顾孩子的人

临近年底,街上的彩灯和空中的音乐,都放送出节日气氛。开完了大米六年级第一学期的家长会,我意识到是时候对看顾我家孩子的人表示心意了。 我母亲从小就教导我,不可待薄看顾你孩子的人,这包括保姆,托儿所阿姨和学校老师。 当父母不在身边,孩子大半天的时间是和他们一起渡过,代父母执行养和教之职,他们的言行关系着我们孩子的成长。 小米所在的HOME DAY CARE,他每天都… (阅读全文)

午夜茶:做个好婆婆

我自己做着媳妇,养着两个儿子。如无意外(我说的是性取向那方面的意外),我希望将来有两个儿媳妇和小孙子孙女。我要做个好婆婆。 别以为我曾经受了婆婆气,和她有什么过节或摩擦。我其实很有婆婆缘,与POTENTIAL婆婆,准婆婆和EX婆婆,关系都很好。她们从来没有说过让我不自在的话。即使在我和她们儿子关系结束以后,老太太们都还表现得宽容大度,为我说话,这样的婆婆也算… (阅读全文)

经济萧条中的蓬勃行业

在51微博上博友GROUP7感叹经济不景,生意难做,问起应该做什么好。我说,开当铺吧。人若资金周转不来,急需兑现,最快的最方便的就是拿值点钱的东西去抵押典当。咱们中国三千年以前就有当铺这种生意模式,它比银行灵活多了,不需要查你的信用记录,见货估价,马上知道结果。 除了当铺,还有其他几种生意,都是和钱债有关的业务,在这萧条的大环境下十分红火。当铺拿着你的东西… (阅读全文)

午夜茶: 卖苹果的小男孩

有天我去超市买菜,入口旁边站着两个孩子,大约八岁和十岁左右,看起来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妹妹。哥哥手里捧着一个盒子,里面有好些个苹果。盒子上写著为某某学校筹款,苹果一元一个的字样。许多人来来往往并不停留。我看看周围,不远处两个孩子的爸爸站在那里观察守望,并不过来监督。我在小男孩面前停下来,他定睛看看我,想说什么又面露羞色不语,转头去看父亲,父亲点头做鼓…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