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页,共 14 共计 134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生活百态

三大页纸的租房申请表

最近想租房到处找房看房,这边停租的60天通知已经给了,那边还没有着落。我每天还要上班,接送小孩,都快崩溃。婆婆想孙子,我们没时间去接她,她提议干脆这次搬家她也搬来跟我们住一块儿得了,可以帮忙有个照应,天天看着孙子长大。人口多了,令我找房任务日加艰巨。 好不容易在一个免费房屋租赁网站上看到一个各方面都还满意的房子,价钱可以接受地点不错,又是上下两层可独… (阅读全文)

网络上的明星生活里的白痴

爱人同志的表妹Janet马上就要从YORK大学毕业了,她在Facebook上面发了个毕业庆祝会邀请,让亲戚们六月底到她家去BBQ。这位表妹是婆婆那房亲戚里第一个正规大学毕业生,大家都很以她为荣。她学的是Social Science,将来可以从事的职业很多,她父母为此寄予厚望。 我和Janet其实我们早就“认识”了。前年她一听说我和爱人同志组成家庭,就把我加成Facebook的好友,要了我的EMAIL,… (阅读全文)

午夜茶: 不要乱恭喜

不是我不明白系列之-不要乱恭喜 1. 小马儿喝马奶,小猫儿吃猫奶,小人儿吸食母乳,为什么成年以后的人类要喝牛奶?除人类以外,自然界没有任何一种哺乳动物成年以后还要喝奶,何况还不是自己妈妈的奶。 2. 看到一个博客,名为Three Beautiful Things。博主是个新妈妈,每天用简短的语句记下三件她觉得美的事情。许多事情微小不足一提,但细读却让你感到淡淡的喜悦。比如她会写… (阅读全文)

午夜茶: 单身母亲租房难

我也许命中注定驿马星动,几乎每年搬家。不是那种拿着两个行李箱一台电脑的小搬,是出动二十八尺货柜车的大搬。来加以后搬过十次了,为此被朋友封为“搬家皇后”。这不,我又在找地方搬了,虽然我这个“在加拿大有丰富搬家经验”的专家叫兽对此轻车熟路,但搬家还是很费神费时的一件事情。这次的挑战不是搬家本身的问题,而是找地方找到吐血,足足瘦了三磅,还没有着落。我想找的… (阅读全文)

午夜茶: 鸡与酱油的关系

同事Grace去年换车,要把现有的五年新Acura MDX处理掉。她的MDX我坐过,买的时候全部option都配齐了,真皮天窗样样自动,保养极好而且哩数还不到九万。如果我不是才换了车,都会心动。Grace把卖车广告贴在公司餐厅布告栏,卖旧车的网站和AUTOTRADER等专业二手车买卖杂志上,要价是一万五千,比同型号其他旧车开价稍微低一些。几个月过去,看的人不少,下决心买的没有一个。所… (阅读全文)

午夜茶: 吃得苦中苦

为了迁就我家里那个不吃中餐的国际友人,我们每周买菜都是去西人超市。鱼肉蛋等在西人超市都可以买到,唯一最让我馋的是华人超市才有的叶子青菜。但是光为两把菜我得另外抽时间去,带着孩子诸多不便,很多时候就算了。来自广州的我习惯了吃叶菜,感觉瓜类薯类西红柿都不算蔬菜。西人超市里的叶菜种类少,价格相对偏贵,而且质量不好。我最近发现了叶菜Rapini,西人超市里很常… (阅读全文)

午夜茶: 无辣不欢

我虽是在广州出生长大,但口味却跟随了在湖北四川生活了多年的父亲,喜欢吃辣。父亲嗜辣,有一段时间到了疯狂程度,连喝豆浆吃甜品都放辣椒。后来自己胃受不了,医生不断劝诫,他才有所收敛。父母家里各种辣油,辣粉,辣酱品种齐全。他自己做油泼辣子,味道浓重,制作时所有门窗都必须打开,我们还得到逃离现场到外面去避难。如果以他的标准来评辣的程度,你准上当。他说不辣… (阅读全文)

前院种草,后院种菜(转)

在美国,中国人家里经常是“前院种草,后院种菜”。到底是要草还是要菜,这是个问题。 前院种草,乃因邻居家里全部种草,绿茵成片。比如我们这里的百慕大草,在一些地区就算野草,在这里就是家草。被无数儿童嘟着嘴吹着拍成了童年照片的蒲公英,却成了野草。人们见了,必咬牙切齿,除之而后快。如此处理,显然破坏了生物多样性。不过不处理还不行。 首先,作为邻居,你就是他家大… (阅读全文)

午夜茶: 加国的一百个婚礼

威廉王子的大婚仪式终于结束了,听到的尽是赞美之声。我没有看电视或者网络新闻,炒作太多让我厌烦。开车时听收音机每几分钟就重复一些细节,比如吻了两次等等。爱人同志边开车边说:“Enough already who gives a sh*t? My wedding is just as sacred and important.” (够了吧谁TM在乎,我的婚礼也是同样的神圣和重要。) 我搞不懂王子养尊处优,不需要找工作担心物价涨柴米贵… (阅读全文)

午夜茶: 推荐一位多伦多街景摄影师

51上面有许多摄影爱好者,这种交流分享的氛围让人开心。我无意发现一位多伦多本地摄影师,和走走聊聊一样,喜欢拍摄的都是多伦多的街景,每天贴一张照片 Daily Dose of Imagery. 摄影师 Sam Javanrouh 出生于伊朗,99年移民到加拿大,和妻子居住在多伦多至今。一些很细微平常的东西,街头的垃圾,流浪汉,大风雪中等车的人,早晨公车站亭上挂的一串冰凌,等等,在他镜头底下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