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1 共计 10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闲话生活

舌尖上的回忆—赤豆元宵,桂花糕

出生在南方城市,长大在南方城市的母亲,非常嗜爱甜品,她的这一喜好,给我带来了无限口福,特别,是在每年的元宵佳节。 童年的小院,坐落在城市最繁华的小街巷里,小巷的中间,就是一家很大的菜场。菜场边上,住着来自安徽的一家人。他们从家乡来到大城市,依靠着一项手艺过活。他们的手艺,就是冲米粉。 母亲在年前,为了做元宵和桂花糕,就会买好各种要冲成粉的米,大米,… (阅读全文)

舌尖上的回忆—生煎包子、锅贴饺子

冬天,最爱睡懒觉,儿时的我,大人连哄带骗好几遍,都一直往被窝里缩,特别是周末,常常睡到日上三竿。父母亲叫了几遍,见不管用,大约也是心疼我平时上学早起的辛苦,就暂时放弃,忙自己的去了。每到这时,我就能猜到,今天大概又会有特别好吃的早餐了。是生煎包子,还是锅贴饺子呢? 父亲在上海读过几年研究生,对上海的生煎包子有一种特殊的爱好。父亲读书时,家境极端没落… (阅读全文)

年味里的幸福—元宝鱼、鸡蛋饺

过年的时候,老人们都爱说一句吉祥的祝福,就是年年有余。为了这句吉祥话,老家的父老乡亲在过年的时候,就自然形成了一个风俗,那就是年饭的桌子上,必然会做一道红烧鱼。 每家做鱼的方法都不太相同,但是大多数人家选购的鱼,都是鲜活的鲢子鱼或鲫鱼,这两种鱼都不贵,鱼头胖胖的,也有人把他们叫做胖头鲢,鲫鱼肉质细嫩,胖头鲢的鱼头,其实比鱼肉要好吃很多倍呢。 过年的… (阅读全文)

年味里的幸福—云片糕、橘子糖

又是一个异国他乡的中国年,华人超市里,许多带着记忆芬芳的特色小年货等着想家的人去选购。好像什么都有了,就差我小时候常常吃的云片糕和桔子糖。 云片糕,是家乡各家必备的过年小茶食,特别是有小孩子的人家,一定会买云片糕,那不仅仅是因为这种小茶食甜滋滋的好味道,还因为她的名字里的那个糕字,给了小孩子们一个好彩头,就是过了年快快长高的意思。 云片糕有很多品种… (阅读全文)

假日聚会,带什么礼物浪漫又实惠?

每逢假日,都是朋友聚会的好时机,到亲朋好友家去串门,谈天说地,笑侃人生,是岁尾中的一大乐事。 每次被朋友约了去吃饭,她们都认真而诚意地说,不要带礼物啊,带点菜就可以了。我自己也是这么交代朋友的,带两三样拿手好菜就很好,可以省了主人不少事情,对客人的要求也不高,大家开心。我自己会非常心满意足。 话虽然这么说,其实在这加拿大,一家人去亲友家吃饭,也有点… (阅读全文)

舌尖上的回忆—营养朴素又美味的南瓜

南瓜,是种长得非常童话的果蔬。其味道,亦介乎于水果与蔬菜之间。 南瓜非常容易种植,也果肉厚实,旧时代是许多穷人家必备的过冬食品。想不到,现代人发现了它特殊的营养价值,对老人,发育中的孩子,孕妇,都有特别的益处。而且它和红薯一样,是抗癌佳品。 南瓜的烹饪方法很多,最简单的就是蒸煮。 儿时的邻居们,大多北方人,他们常常如此烹煮南瓜, 然后好大一块捧在手上… (阅读全文)

平淡人生小花絮(新)

A。那天早晨很可怜 那晚,为了。。为了什么先不讲,没有吃饭,只喝了一碗菜汤。 一大早,肚子自然很饿了,于是乎,我就决定早上吃个蛋炒饭。打两个鸡蛋,切一根小葱,加少少的盐,蛋炒饭炒得是倍儿香啊。端上桌以后,尝了一口,心花怒放,突然觉得缺了点什么,想了下,哦,是一小碟酱小菜。于是去冰箱里找了出来,是自己平时最爱的小酱瓜,小酱瓜我来了。。。我兴奋地准备打开… (阅读全文)

选择战争,还是选择和平?

小的时候,父亲曾带我到附近的闹市口,看过一场斗鸡比赛。 那是两只毛色非常靓丽的大公鸡,长的样子颇有几分威武,他们听到主人一声令下,马上就彼此开战,你戳我一下,我戳你一下,他们越战越勇,把个围观者看得异常兴奋,享受之极,他们自己却只落得个遍体鳞伤,漂亮的羽毛也七零八落,斑斑驳驳。 两只公鸡停下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得到,他们只得到了主人的一把小米。 公鸡… (阅读全文)

在加拿大长白头发未必是衰老的标志

有位挺熟悉的朋友,三五年未见了,再见她时,她又生了老二。 她比我小许多岁,也就三十三四岁吧,头发却花白得如同中国五六十岁的女性,她的母亲正站在一旁,六十多岁的样子,头发只比她灰白多一点点,就是很好的证明。 我们说着话,她的面色细润泛红,正是她这个年纪应当的皮肤,这和她的头发无法协调起来。那白头发好像不属于她身体里应当散发出的东西,而是被人硬生生地安… (阅读全文)

我们为何能轻易吃定对自己最好的人

她,从小由外婆带大,她一直是外婆的心肝宝贝。外婆从她一出生起带着她长到18岁。 18岁的她,高考没有考到她最喜欢的大学,一气之下,她决定要来加拿大留学。外婆舍不得她,但是,想到她的前途,外婆宁愿偷偷抹眼泪,也要劝她的父母拿出钱来供她出国留学。 她走的那一天,和外婆外公抱在一起哭了好久,还是外婆先擦干了眼泪说:“好好去读个文凭,然后一定要回来!”她发着誓答…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