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乐笔记 Rollor

2008年6月 的存档信息

【Rollor在1989】十、六四那天

六月四日之前,人们总在猜测运动发展趋势和政府的动向,有些人甚至说快了快了。可是我,仍然不相信这一天会这样到来。所以,六月三日夜里,我睡得很香,很沉。 不知道其它学校怎样,我们学校一贯坚持出早操制度。从星期一到星期六,每天早晨六点半,大喇叭开始播放广播体操,然后是中央台的新闻和报纸摘要。好动的 同学听到广播就起床锻炼,我是好睡的人,经过几年的磨练,已… (阅读全文)

【六四回忆 - Rollor在1989】九、戒严之后

第二天,也就是5月20日早上,小易回来了。我忘了他都说了些什么,也不记得他们是怎么撤离新城广场的。我只记得他说,军队没来,没有清场。他太累了,要睡觉。 没有军队,没有清场。那为什么那些自称有内幕消息的人要告诉我们有军队要清场呢?还“好心好意”地劝说我们“要保存实力”! 欺骗,到处都是欺骗。各种人为了各种目的撒各种各样的谎。漫天都是谣言,谁可信谁不可信? 没… (阅读全文)

【六四回忆 - Rollor在1989】八、要戒严了

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来中国访问,这是中苏断交以后几十年来苏联元首第一次访问中国。如果没有学生运动,这肯定是当时最重大的历史里程碑。北京学生显然明白这事的意义,并希望中央能迅速答应学生要求,以便学生撤离天安门广场,给戈尔巴乔夫腾地方。显然,这是他们一相情愿的想法。共产党在弱势反对派面前从来没有妥协过。这一次,也不例外。 学生继续在天安门广场绝食,戈尔巴… (阅读全文)

血的教训:不要过于相信司机

6月14日凌晨,两个年轻女性在横穿马路时,遇车祸身亡。看到新闻,备感痛心。 通过报道,我觉得事故经过大致是这样的:深夜十二点,两个行人在没有人行横道和信号灯的路口由西向东横过马路。马路由北向南有两条车道,当时有车辆行驶在靠近中间分道线的第二条车道上,两个行人进入第一条车道等待,以便车辆过去后继续过马路。但是,第二道车道上的一辆车突然换线到了第一条车道… (阅读全文)

【六四回忆 - Rollor在1989】七、学生运动转变为全民运动

5月13日,北京的大学生开始在天安门广场绝食示威。消息很快传到西安。我感到很不理解:为什么要用绝食这种极端行动?难道游行示威还不够吗? 同学之间的讨论很多,墙上的大字报也更多了。 其中一份大字报上,赫然贴出一张三个学生在人民大会堂台阶上下跪的照片。我从来没听说过学生下跪的事!很长时间,我一直不知道北京的学生到底都干了些什么。直到运动结束之后,通过《惊心… (阅读全文)

【六四回忆 - Rollor在1989】六、团委领导下的“五四”大游行

1989年4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把目前正在进行的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对此,我和同学们并不感到意外,因为我们从来没期望过学生运动能够得到政府的肯定。我私下里做好准备,如果系领导找我谈话,我正好可以借机向他们表明我的观点。 但是,“四.二七”大游行之后,形势有了变化。没有人阻止我参加团结学生会的活动,系领导也没有找我谈话。学校的气氛开始向支持学生的方向… (阅读全文)

【六四回忆 - Rollor在1989】五、对“四.二二事件”的评论及“四.二七”大游行

对“四.二二事件”的评论 “ 四.二二”之后,中国的主要媒体正面报道了为胡耀邦开追悼会的新闻,但没有全国各大城市的抗议示威行动的消息。只是有一篇短讯,说在西安和长 沙少数暴徒造成了打砸抢烧事件。我移民加拿大后看到一份香港人编的八九年大事记,其中这样记述:4月22日,西安长沙发生暴乱。 这是耻辱。这种耻辱长期笼罩在西安学生头上。好像我们是暴徒,我们为全国的学生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