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乐笔记 Rollor

2008年7月 的存档信息

【Rollor在1989】十五、生活在继续

九月,我终于拿到毕业证,离开学校,回到北京。 分配给我的工作莫名其妙地没了,毕业变成失业。 但事情还没有完,有一天,我们学校的两个党政干部突然来到我家,向我调查一些“事实真相”。 与在学校时不同,他们对我变得客客气气了,我也把他们当成客人对待,给他们沏茶倒水。 他们问我关于广播站的事。说学生抢得广播站之后,广播了一条什么什么消息(死了多少人或者血流成河… (阅读全文)

【Rollor在1989】十四、几件小事

新学期开学后,我陆续见到了很多同学和老师,聊了很多事。这里摘记几件。我拜访了党委宣传部的马老师,他很热情地接待我。说:罗乐,你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其实,学生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如果早点找我,把话谈开,事情就能早点解决。邓卫国的事你知道吧?他正在入党考察期,现在参加闹事,肯定不能入党了。可如果档案里写上因参与动乱未通过考察,那可就是负面记录了。… (阅读全文)

【Rollor在1989】十三、审查

回到西安,心里还是怕怕的。我从来没想到,对时事一无所知所产生的恐惧竟然远大于直接面对威胁时感到的害怕。直接面对威胁时,我还可以逆来顺受,而现在,我们不知道等待着我们的是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女友拖着行李,走在前面。我作出逛街的样子,溜溜达达远远地跟在后面。对把守校门的校卫队看也不看一眼,平静地进了校门,悄悄地进入一间无人宿舍,然后等待女友打探消… (阅读全文)

【Rollor在1989】十二、逃亡

形势在迅速地发展。那天晚上,我们到学校家属区宣传。毕业导师的夫人问我,形势会怎么发展?我看了导师一眼,“我不知道。有人说军队互相之间打起来了,也有人说XXX拒绝向学生开枪,并且反对其他人开枪。谁知道怎么回事,也许要打内仗吧。” 导师夫人说:“我女儿前天到北京,要去美国。你说会有事吗?” 我看了看导师在旁边不耐烦的样子,安慰她说:“应该没事。首都机场离天安门… (阅读全文)

【Rollor在1989】十一、六四后的抗议

六月四日晚上,几个组织者开了很久的会,所以没看新闻。后来听同学说,中央电视台的播音员今天穿了一身丧服念新闻,语调非常深沉。可惜我没看到,但永远记住了播音员薛飞的名字。 我们这些学生组织者,不知道时局会怎样发展。一方面关心北京,另一方面也关心本校。既然北京已经大开杀戒,西安,这个曾经在四二二发生暴力冲突的城市会不会对学生动武呢?不断有人去打探消息。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