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故宫博物院(续三)佛器类

字体 -

镀金镶珊瑚松石坛城 坛城(Mandala)是藏传佛教用以象徵宇宙结构的法器,常陈设於桌案以供礼拜。这件圆形的坛城,通体镀金,并以绿松石镶嵌。中央一围层叠如山 的是宇宙中心须弥山,山外则排列有四大部州的抽象符号,最外圈还围绕着珊瑚串,而侧壁的半浮雕在卷枝番莲纹内浮现各种佛家珍宝。这件坛城是达赖喇嘛五世於 清顺治九年(1652)进送顺治皇帝的礼物,可见清朝与西藏在政治宗教上的紧密关系。

清 藏文满文大藏经 佛教历经二千余年的传布,久已成为世界性的宗教,藏文、满文佛经的翻译,不仅保存了我国少数民族的语文及思想,同时也有助于东方文化的保存,是举 世罕见的珍贵史料。本院典藏清康熙、乾隆两朝藏文大藏经共一二二函,乾隆朝内府木刻朱印满文本大藏经共三十二函,合计共一五四函。每函经箧,由经叶、经 板、经衣所组成。泥金写本藏文甘珠尔经的经叶,正反两面,以金泥正楷书写,每函自三百叶至五百叶不等,经叶依序叠放后,在边围即呈现金泥彩绘的法螺、法 轮、宝伞、白盖、莲花、宝瓶、金鱼、吉祥结等八种图案。 经板分为内外两层,外层上下各一块红漆木质经板,其正面有「嘛呢叭咪」六个梵文金字。内层上下各一块深蓝木质经板,顶块反面塑有顶礼佛、顶礼法、 顶礼僧的梵藏对照金字,两侧各绘佛像一尊。顶块正面依次有白、蓝、绿、红、黄五色丝绸,各绣有梵藏字母及八吉祥图案,底块经板有彩绘的五尊佛像。内外两层 经板将经叶含夹以后,以丝质经索捆扎,并附上白色哈达,然后以黄绫经衣包裹,就成了完整一函的经箧。

北魏太和元年/释迦牟尼佛坐像/青铜镀金 整尊像和台座合铸而成,背光另铸。青铜胎质致密,镀金厚且与胎连接紧密,金色黄带赤,作工精良。发作大涡纹,脸形长圆,若袒右肩僧祇支,外披大 衣、右肩露出衣角,和炳灵寺一六九窟建弘元年(420)阿弥陀佛主尊类似,但是本尊大衣衣缘在胸前曲折翻转,和右肩大衣连接成弧,衣褶似火焰开叉扬起,气 势雄壮,表现太和时期的特殊风格,体积虽小,和云冈第二十窟的主尊(460年左右)风格几近。单尊造像中,藤井有邻馆藏太安元年(445)石造佛坐像已表 现类似风格,且不乏其例,如太安三年(457)释迦坐像及大阪市立美术馆藏天安元年(466)佛坐像。因此石雕较金铜佛早出现太和风格。 台座两层,上层为须弥座,仰覆莲瓣,台侧饰以唐草文,座前两立雕狮子,回首转身,姿态威武。下层方形座,开波浪状门,两侧均雕供养人,上排唐草文 连环成排,台座雕刻精致。 背光外圈U形火焰纹熊熊围绕,和主尊气势相映,益增雄浑气势,是太和新样式,内圈四佛和头光中的二佛一起共同形成七佛。 背光后面亦雕刻精巧,分为三层,上层中央塔形内释迦和多宝佛并坐。塔外左右两侧文殊持如意和拿麈尾的维摩相对而谈,表现维摩诘经文殊问疾品的场 面,中层中央释迦在鹿野苑初转**,两侧各两比丘跪坐、菩萨胁侍,下层中央诞生佛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左侧摩耶夫人攀树而立,太子自右胁诞生,右侧龙王浴 佛,帝释天和梵天两旁跪坐,下层最外侧两长方形榜题,现字迹已不清。背光不仅内容丰富且构图安排秩序井然,场景紧凑,无疑是五世纪太和期的精品。

清/竹丝缠枝番莲多宝格圆盒 多宝格是收藏各式珍玩的一种百宝箱,起源于何时,已无法稽考。不过在明代的各家笔记中,却常提到当时的士人在旅行之时,常携带一种匣子,内盛各种 日常用品,以便利于行旅时不时之需。此外,亦喜将文房用器,置于另一种匣中,往往一匣可放置各类文房用具达二、三十件之多。这样的途利匣或文具匣皆可视为 清代多宝格的前身。 清初的国力强盛,民生安乐,文风又盛极一时,而乾隆皇帝,尤笃好风雅,不但书画铜器是其所好;即使竹、木、牙、骨之类;金、银、晶、玉之属,亦皆 在其搜罗之行。是以上自三代,下迄明清的文玩,大量集聚于宫中。为让皇帝玩赏时能收取快捷方便,故将各式文玩集中聚集于多宝格中。因此,博物馆员常戏称多 宝格为「皇帝的玩具箱」。 这是一件造型非常多变的多宝格,阖起来是圆形盒子,当将其一排展开,则可成为一座桌上的屏风,如果将其回转过来,又可成一方形的展示柜。此外,收 藏的方式也很有趣,底层有四个扇形小屉,屉中各收藏一件书画的手卷,中间部份尚有一扇小屉,及一窗形小门,小屉内放置一件小册页,小门内放置一玉鸭,其他 各层则放置各式玉器。 此多宝格系由四组扇形小柜合成,木胎质,外部拼围细竹丝,竹丝面上再黏贴雕缠枝番莲花竹黄,器身上下各贴饰八宝纹竹黄一组,使全器显得精致华丽,是清代多宝格中之翘楚。

御用金碗

御印

象牙雕刻“镂空人物笔筒”

象牙雕刻“九层宝塔”

问安奏折和雍正皇帝的批示

金莲台

雕紫檀透花多宝格盒

北魏金铜佛像

佛像

佛像

佛像

藏三彩

藏三彩

藏三彩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