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6日 的存档信息

桥流水不流–元音老人

        “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从桥上过,桥流水不流。”         傅大士这首偈看来有些玄虚,叫人莫名其妙。“人从桥上过”这句话好懂,我们从桥上过去了。怎么会“桥流水不流”呢?“空手”怎么“把锄头”呢?“步行”又怎么“骑水牛”呢?这是什么道理?原来是说,我们的肉身躯壳是等于我们住的房子,而佛性才是住在里面的真人。众生迷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