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我在加拿大由免费的晚餐信上了基督教

字体 -

出国前如果有人告诉我,你将会成为一名基督徒,打死我也不会相信。

九五年秋老公出国留学,九六年夏我便带着儿子出来探亲;说实在的,当初也没想着留下,以为也就是半年就打道回府了;因为是探亲的身份,第一不能去上政府办的免费英语班学习,二不能外出打工(因为没有工卡);再加上当时儿子小,虽然上半天的学前班是免费的;但上幼儿园就没戏了,还是由于身份,价格也很高;即使我出去打工挣的钱也刚够他的托儿费,所以我只能在家相夫教子了。

从一名职业妇女一下子就变成了家庭妇女,心理真的是很不平衡;而且,凭我当时英语的听说水平,即看不懂电视,也听不懂广播,更不用说自己出去上街了,整个一个聋子,瞎子,只能守在家里。整天就是做饭,洗衣,带孩子,收拾家,和坐监狱也差不多了。于是,常常“无事生非”地找老公的茬,好在老公能够理解我的毛病在哪,总是让着我;但这始终解决不了我的心病。

老公希望能尽快地毕业,再加上做助教,所以学习,工作都很紧张,除了回家吃饭,很少能照面;当时心中的失落和苦闷是不言而喻的。九月份开学后一天他告诉我说,有个教会在他们大学组织了传教活动,隔周一次,是说国语和英语的,主要是针对大陆留学生的,他曾经去过一次,后来因学习忙就没再去了;他问我是否有兴趣到那去认识一些中国人,没事时可以互相聊聊天。

基督教教会,呵,我在国内只看过《圣经的故事》,再就是在历史书上看到过说它是西方侵略中国的精神武器,恐怕这就是我了解的全部了;而它在西方又是主要宗教之一,听听何妨?再加上能够认识一些人,还有就是他们在传教之前还有一顿免费的晚餐,对于我们这些穷学生来说,不能说没有一点诱惑力。于是我们便决定去了。

免费的晚餐

第一次按时去,结果到的人很少,一进去负责人之一的张师母就热情地迎了上来,相互介绍了之后,一坐下来,她就直截了当地同我们说,欢迎你们来,你们要相信,主耶稣是又活又真又有爱的主,是上帝创造了世界万物;为了证实自己的话是正确的,她拿出《圣经》翻到旧约的第一章《创世纪》,让我们看上帝在七天中是怎样创造了这个世界。我不知道你们现在看了这段会怎么想?可当时我真是强忍住没让自己笑出来,想想吧,我这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从小学到大学接受的全是无神论,唯物主义观点,现在居然有人告诉我这个世界是上帝创造的,让我如何能够不觉的可笑。不过我还是耐着性子听着,好在,很快又有人来了,张师母又起身去招呼别人。

渐渐地,人到的差不多了,饭菜也早已在前面的大长条桌上放好了;于是主持人开始叫大家都进到室内来,准备吃饭。他先请大家都站起来先做谢饭祷告;祷告?好像在电影中见到过,呵,现实中这还是第一次呢;我学着大家的样,低着头,闭着眼,听着主持人的祷告;我一边听着祷告,一边又笑了;祷告完毕,便先开始晚餐,他们请有小孩的家长带着孩子先拿盘子去拿饭,就像是自助餐一般。

饭后大家聚会,首先是祷告,求神做工,让更多的同胞相信上帝;然后是唱圣歌,那些歌都非常的好听,而且易上口,连我这第一次去的人都能跟着唱起来。唱完歌接着就是正式传道——解说《圣经》的经文,有时会分组讨论;有人说像国内的政治学习,但对我来说,最大的不同是我不会打瞌睡,而是认真地,带着批判的眼光去学习,去听讲。

结束后教会的另一名负责人叫玛丽的来到我们面前,她自我介绍是在当地一家银行工作,并热情的邀请我去她们银行开帐户,那时我们正发愁证件不知道齐不齐怕开不了呢,所以赶紧约定时间,心想,呵,到了国外也照样是熟人好办事呢。

就这样,在那之后的几个月里,那教会的活动像是一块磁铁,总是吸引着我从不间断地去听;尽管并不相信,但奇妙的是,每次聚会后的几天里心中都会有种莫名地喜悦和平安,然后又期待着下一次的聚会;渐渐地也不和老公找茬了,心情也渐渐地好起来了。我们自己认为这是因为时间久了,已经习惯了的缘故。

在日常生活中

除了大学的教会外,每周五晚饭后,我们还会去一个西人基督徒老人那里,看模样老人应当有七十多岁了,但他却租了教会的一间房子,免费为我们教英文,当然教材是《圣经》;从七点半到九点,然后是晚点,大家喝着茶,品尝着点心,交谈着一周的趣闻;老人无私的奉献,让我深深的感动;在老人的眼中,我们是神的失散的羔羊,他在为我们擦亮眼睛,好让我们回到主的怀抱;直到老公毕业后我们搬离了那个地区,才没有再去。

另外还有一位叫Pamela 的印度籍航空小姐,只要有空,她就会到我或者另一个朋友的家中,为我们免费单独教学,纠正发音,不用说,她也是个虔诚的基督徒,那一年的圣诞节她还请我们带着各自的孩子都她家去共同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晚上;遗憾的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再也没有和我们联系了,我真诚地为她祷告,愿她永远幸福,快乐!

大学校园里还有个西人教会组织的英语角,也经常举行活动,对象主要是中国留学生,给大家提供听说英文的机会;就这样,在我们熟悉加拿大生活的同时,基督教也不知不觉地走进了我们的日常生活。

神在召唤

同年底,玛丽找到我们问,十二月八号周日在她们的教会教堂有个大型的传教活动,问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我说当然想去了,因为我还从未去参加过周日教会的礼拜呢,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只是我们没车,不方便去,玛丽说,没关系,我们住的近,我来带你们去。

周日如约而至,因为是上午,所以除了把吃饭放在了聚会之后外,其余的除了人多些,和平时周六晚上并没什么不一样。但那天好奇怪,当唱到一首赞美上帝的圣歌时,我心中突然有种特别的感动直想哭,以至于我不能再开口唱,我怕自己会当众哭出来;要知道我从来都自认是个理智型的人,在公共场合哭泣对我来说是种特别丢人而不可容忍的事情,所以我强忍住内心的感动,不再唱歌。

下午回家后,感觉头痛,这是我在国内时就有的老毛病了,虽然来加后一直没犯过,我也没在意;晚饭后,老公照样去了学校,我陪儿子玩了会,头痛的越发厉害了,不敢低头,不敢摇头,否则头像要炸裂般蹦蹦地跳着疼;我赶紧打发儿子上床睡觉,想想晚上了,国内带来的药也不知放在那了,说不定睡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好了,于是连澡都没洗就躺在儿子身边睡下了。

谁知越是想睡就越睡不着,脑子里乱七八糟地也不知想些啥,头痛的连动一动都会难以忍受,我真想把老公叫回来帮我找去痛片,可连要走到电话机跟前都嫌远,感觉自己可能随时都会因脑血管炸裂死去;就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有个念头出现在脑海,是不是因为今天早上有感动,我却压抑自己无动于衷,所以神在惩罚我?对了,赶紧祷告,求神来医治我,于是我就挪着下了床,跪在床边,闭上眼睛说:“主啊,我天上的父,我不知道是不是你在惩罚我,如果你真的存在,你是在以这种方式向我显明你的存在,那就请你医治好我的头痛,如果医好了,我就相信你的存在。主啊,我这样的祷告是奉基督耶稣你可爱的名求,阿门!”事后想起来那晚真是奇怪,我曾发誓,不向任何人或像下跪;那晚我连想都没想就跪下去了,祷告完我又爬上床躺下了;大约过了有十分钟的样子吧,我忽然感觉头脑一片清亮,好像有感觉似的,我轻轻地摇了下头,咦,不疼了?再加大幅度摇摇,嘿,真的不疼了。

天哪,上帝是存在的!他以这种奇特的方式让我相信了他的存在。于是我下床,再一次地祷告,这一次是谢恩祷告;然后我给老公打电话,万般兴奋地把奇妙的经历说给他听,谁知老公淡淡地回了一句:“算了,别神了,可能是心理作用吧。”

是心理作用吗?我不相信!原来也头痛过无数次,不是靠茶,咖啡,或止痛片,就是睡觉,但无论哪一个也不会在十分钟内生效;我不能不相信上帝的存在,我不敢不相信上帝的存在,我不敢食言。但老公的话无疑是一盆凉水,把我当时充满兴奋,喜悦和神奇的心降到了最低点。

艰难的历程

相信上帝的存在并不意味着你就是基督徒了,信而受洗才是你向世人宣布你在这个世界死去,在主里面得到永生。从相信上帝的存在到受洗变成基督徒对于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一段路我走了整整一年多。

记得一位老乡到家里来玩,不知怎么就谈到了教会,当时除了老公还没人知道我已经相信上帝了,那位老乡说:“从大陆来的人相信上帝的不是精神有问题就是受了很大的挫折和打击。”当时我真是无言以对,从那以后我是又盼着聚会,又怕聚会。

我盼着聚会是希望能够更多的了解我所信靠的主;怕去聚会是怕不定什么时候主持人就会说,请已经相信了上帝的人举手;每当这时,我都犹豫万分,不举手就是不承认自己已经信主了;举了手又怕被别人看见了笑话,于是我总是选在最后面的位子坐下,每次不得不举手时,也尽量把手举的尽可能的低,时间尽可能地短。

那一年我们的生活也有了很大的变化,首先是我们的移民申请只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就办好了,而且免面试;因此而来的是我也能够到政府资助的学校学习英文;给儿子申请的免费进入幼儿园也获批准;很快我就找到了工作,尽管是打工,可在根据我自身条件,和家庭状况,当时那的确是一件令人开心的喜事。

就在那一年的年底,我心中有一种感动,让我要受洗真正成为基督徒;为了证实这是主的意思,我便在祷告时说:“主呀,如果这一切真的是你的意思,请你务必让玛丽在这周同我提起让我受洗的事。”一直到了周日,玛丽带我们去教会聚会,她都没有提;在归途走了一半,她忽然问我,你有没有考虑受洗归入主的名下?我心中一阵惊喜,但碍于老公当时在车上,我克制着自己没有表现出来,我告诉玛丽,我会在两天之内答复她的,尽管那一刻我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答案是什么。

就在我同意受洗到玛丽帮我安排好受洗的近两个月的日子里,我的生活又起了很大的变化;就在来年的一月份处我被老板解雇了;早在圣诞节前,我已经被小老板叫到了办公室,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却临时改变了主意,没有和我谈话就让我走了,直到过了元旦;回家一算,我真的很幸运呢,按有关规定,工作满九百一十个小时就可以拿到失业救济金,而我到被解雇的那天止,总共工作了九百三十五个小时,只多了二十五个小时,也就是三天多一点,如果圣诞节前被解雇,我就会和失业金失之交臂;

就这样,我工作了五个月,最后申请到了五个月的失业金,是我工资的百分之五十五;而且我以英语不好为由,要求在领取失业金的同时不是去找工作,而是去学英语;另一方面,这时老公的学上完了,没有了助教工作,正在找工作;我们家的生活费用就靠我那一点可怜的失业金了。

然而就在二月份,第二个孩子不期而遇地来到了我的生命里,老公思想上原本就没有准备好要老二,这下子更是愁上加愁,而那时的我,真是没有一丝的忧愁,因为我相信主是不会不管我们的,十月怀胎,我不相信老公那么久都找不到工作;于是,我信念坚定地如约在教会受了洗。

三月底老公找到了满意的专业工作;十月份,我们心满意足地喜得宝贝女儿;从九八年二月份成为基督徒至今已经整整八年了,八年来,我享受到主的恩典无数;所以每次有朋友从中国来,我都会把主耶稣介绍给他们,希望他们能够同我一样得着这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就可以得到的爱,那种心灵的释放是靠别的任何东西都做不到的。

玛丽在世时曾经希望我能够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和大家分享,那时的我也许信心还不够足,没有勇气把自己的一切向世人展现,今天我写出来,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分享;也告慰已在天堂的玛丽姊妹!

加国无忧 2006年08月24日,来源:本网征文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与主同在, 枫叶采撷 | RSS 2.0 | Trackback |

2 条评论

  1. 2006年10月18日 11:14晓渔

    谢谢分享.

  2. 2006年10月18日 12:47枫树A

    谢谢读帖!:)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