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和婆婆一道生活的点滴

字体 -

1.那个冬天虽然比较冷,可阳光灿烂的日子却不少;早晨,婆婆常常有空了就站在窗口向外望望,然后说:“野波(音)出来了。”每每这时,我便想,这“野波是什么或是谁呢?”婆婆初来乍到的,应当不会认识谁;即使我们也是因为才搬过来,除了房东和其他两家房客,也没有熟人。

因为老公的家乡话和西安话还是有挺大的差别;记得初到婆家时,他们在一起说话快了,对于我就像是在说外国话一样,一点都听不懂;而我那时候和婆婆不熟悉,也不好意思问;每次老公晚上回家,一忙又忘了问,等到早上婆婆再说时才又想起。就这样,带着疑问过了一周。

那个周末的早上,婆婆又说了,这才赶紧小声地问身边的老公:“什么是野波呀?”老公笑了,婆婆也听到了,笑了:“野波就是太阳呀。”哈哈哈,我们全都乐了,特别是我,闷了一个星期的谜,原来谜底就这么简单。

2.一天傍晚,婆婆出去洗衣服,老公关了门才小声对我说:“妈让我同你说一件事。”“什么事?这么神秘?”我问。原来婆婆打扫卫生时,不小心把我们结婚收到的一个礼品—花瓶给打了,婆婆悄悄地用报纸把它们包了起来,等老公回来了才让老公转达给我。

“打了,就扔了呗,告诉妈,以后这种事情不用这么仔细,我不会介意的。”老公宽慰地笑了。其实我自己从小就是个粗心的人,经常不是打碎东西,就是丢三落四的,常常是挨骂的对象;所以无意中做错了事对于我是最愿意原谅的了,当然了,是指家中的小事,而不是工作中。

3.因为那时老公上班离家远,中午不回家吃饭;所以我们通常中午都是吃剩饭,或者做点简单的饭。一天中午,已经十一点多了,婆婆才做完家务,过来问我中午想吃什么?我想还是越简单越好吧,就说吃面疙瘩吧;面疙瘩就是把面粉用水搅成稠稠的糊,等水开了,用筷子或勺子把它们一点点拨下水,煮熟就好了,有什么剩菜加进去,有干有稀,冬天吃又省事又热乎。

于是婆婆答声走了,等呀,等,搂着儿子都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听到婆婆叫我吃饭了;我赶紧起来,一看,天哪,我对婆婆讲,我不是说做面疙瘩的吗,你怎么做了“麻食”?麻食比擀面条还麻烦,要把面揉好后,擀成博皮,切成很小的方块,然后用手一个个地把它们碾成小耳朵状。

婆婆说,对呀,我就是做的面疙瘩呀;哈,这下我才明白了,又是语言表达的差异,婆婆的老家把我们称作面疙瘩的食品叫做“脑瓜啥”,而我们称作麻食的,他们叫面疙瘩;原本想让婆婆省事,结果颠倒费了功,呵呵,我好后悔没有多问两句。

不过说实话,麻食比面疙瘩更好吃,只是我平时都懒得做,今天却阴差阳错地尝到了;只是辛苦了婆婆;这以后,回忆起来我们常常都忍俊不住呢。

4日子过的快而平淡,只是在这平淡的日子里,常常会有些微的细节让我感动。月子里,没事,我很少到厨房去,总是婆婆做好了端到厅里吃;出了月子,我当然就不好意思总是坐享其成了,于是我才发现,婆婆总是在饭做好后,把剩饭热热,自己在厨房悄悄地吃了。

 

无论是在我自己的小家还是在婆婆家,有了孩子后;吃饭总是婆婆喂孩子吃饭,让我先吃;虽然我于心不忍,却总是拗不过婆婆;我所能做的,就是吃快点,赶紧换着让婆婆吃。这在婆婆好像是自然而然的平凡事,在我,现在想起来心中还会充满感动。

5儿子一岁九个月时,因为老公的弟媳妇要生孩子了,婆婆要回去照顾;所以我们决定把儿子送进幼儿园,婆婆说,等孩子习惯了,她就回去。因为那时候家已经搬到了老公的单位,离我的工作单位很远,所以送孩子的事自然是老公和婆婆的了。

等那天我下班回到家,一进门就看见婆婆抱着儿子,两个人的眼睛都红红的,好像才哭过一样;我赶紧问怎么回事?老公给我解释到,早上送儿子到幼儿园,孩子小,看见了里面的玩具就跑了进去,老公本来还想再待一会,可幼儿园的老师让他赶紧走,他就只好回家了。

婆婆收拾完家,不放心;自己到幼儿园,悄悄地在窗外听,里面哭声不少,但只有儿子的桑子最大,撕心裂肺地哭叫着;婆婆想把儿子接回家,可幼儿园的老师不让;于是他们就一个在里面哭,一个在外面抹泪,到了中午,老师也受不了了,这才让把孩子接了回来,儿子的嗓子都哭哑了,祖孙俩的眼睛都哭红了。我听了真是又心疼,又感动。

6老公出国后,我在单位终于要到了单身楼上的一间房,把家搬了过去;婆婆让公公帮助照顾弟媳的孩子,自己又过来给我帮忙,那个单身宿舍,大家都在一个水房洗洗涮涮,在走廊中炒菜,做饭,一来两往的,大家都很熟悉了。

婆婆住了一阵,到年根了,就带着儿子先回家准备年货;几天后,在水房,一位邻居问我:“你妈妈走了?”我愣了:“我妈妈什么时候来了?我怎么没看见?”于是我准备回家去看了,那位邻居笑了:“哎,那前一项和你住一起的是谁?”“噢,那是我婆婆呀,她回去了。”邻居羡慕地说:“噢,原来是你婆婆,我一直以为是你妈呢。”

7过年单位放十天假,因为儿子已经被婆婆带回了老家,所以一放假,我也就迫不及待地赶了回去;那几天风雪交加的,特别冷,于是婆婆总是让我待在热炕上带儿子;初二早上,我正和儿子在炕上玩呢,婆婆端着一只大碗进来,笑着对我说,看,你今个过生日,我也不会做什么,给你做了碗面,赶紧乘热吃了吧;我一看,一碗长寿面上还卧着两个大大的荷包蛋;我心头一热,问婆婆,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过生日呢?婆婆笑而不答地抱起了儿子,去给儿子喂饭了。

我常常“埋怨”自己出生不会挑日子,生在了大家都忙的时候,经常别人都记不起来自己过生日了,就连老公也一样,可能无意中谈论时叫婆婆听到了;于是有心的婆婆就给了我一个惊喜,其实,一碗面在那时候已经不算什么了,可我感动于那做这碗面的用心,那碗面所包含的爱意。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往事如烟 | RSS 2.0 | Trackback |

6 条评论

  1. 2006年10月12日 19:05金秋红枫

    真羡慕你有这么好的婆婆,看来你也是一个贤惠的媳妇.

  2. 2006年10月12日 19:42薛海伦

    真实的生活最感人。

  3. 2006年10月12日 20:575460

    文章不错,51的博客也不错,到www.5460.ca, 你会发现加拿大功能更强的中文博客站点。5460就是中文的谐音“我思念你”

  4. 2006年10月12日 21:33枫树A

    谢谢各位读帖回帖!

  5. 2006年10月15日 01:00jing

    看到这些带有家乡色彩的字眼,很亲切。祝你幸福!

  6. 2006年10月15日 18:59枫树A

    谢谢jing!也祝福你!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