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往事如烟之二:学工劳动

字体 -

学工劳动应当是从初中开始的吧,记不太清楚了,因为我们的子弟学校是从小学直到高中的,都在一栋教学楼里上;记得首先去的是棉纺厂,然后是针织厂,纺织机械厂,在工厂里的劳动基本都是动真格的,师傅教会后,就每个人独挡一面,实打实地干活,不同的是工作时间是工人师傅的一半,工作量更是少了。

1.记得第一次在棉纺厂,我去的是纺纱车间,车间里机器轰鸣,潮湿而温暖,空气中充满了浓浓的湿棉纱味;我被分配的工作是接线头,在纺纱上找到断头,然后有专门的接线头小机械,把两个断头放进去,然后按指定的方法操作,就可以了,看起来很简单,做起来并不容易,特别是在一排紧密相连的机器中穿梭进行,常常有眼花缭乱的感觉。

我们和工人师傅一样是三班倒,不过我们只上前半个班而已;戴着白色的工作帽,穿着白色的工作围裙,虽然感觉累些,不过还是挺神气的,那时候能够成为工人阶级的一分子,可是无尚光荣呢。

还有让我们当时特别高兴的是,学工的那段时间里能够到纺织女工的澡堂洗澡;现在说来,可能许多年轻人不相信,我们那时候洗澡都是在家里,大澡盆里洗,很少有机会澡堂洗澡,因为父母是建筑单位的,家属院和子校是建在了一起,可是父辈的工作基地是经常流动的,根本没有钱到处建澡堂;周围工厂的澡堂看的很严,根本不让外单位的人进去洗;所以同学们下了班通常是成群结队地到澡堂去洗澡,在那里学会了搓澡,说给女儿听,女儿发出:“哟,Disguising。”呵呵,我只能笑笑了,女儿恐怕永远和不能了解。

第二次还是棉纺厂,不过这次是在织布车间,工作是穿梭子,具体怎么做,已经不记得了,如果不是因为后来流行的歌曲:“太阳,太阳,像一把金梭;月亮,月亮,像一把银梭,交给你,也交给,看谁织出最美地生活。。。”我可能连这个都忘了吧,呵呵。。。然后是针织厂织袜子车间,做的多了,新鲜感也就淡了。

2.七六年母亲带着弟弟到另一个城市和父亲团圆了,我,哥哥和外婆留在了小城,我的“小尾巴”没有了;暑假,不记得怎样找到了一个在汽车修理厂的零工,一个多月下来有十八元的收入。

那时候汽车少,所以不是总有车需要修理,因而工作很悠闲,厂里有个很大盆池,连着休息室,午休时,师傅们回家了,把钥匙交给了我们,他们可以晚点来就无所谓了;我们几个同学通常回家匆匆吃了饭就赶回厂里,当然不是为了干活,而是给大澡池放满水,在里面游泳玩,虽然大家都不太会游,但是因为澡池不深,加上也不长,一口气就可以从这头游到那头,所以一点都不害怕;累了,就在卸下来的汽车座上睡觉,那时候,几乎没有看见谁家有沙发,所以,那个汽车座位坐起来感觉真的好舒服呢。

那是自己第一次挣钱,感觉真是挺容易呢。

3.暑假结束开学后,学校先组织到纺织机械厂学工劳动,干的是与原来完全不一样的活,那都是在机床上工作,开始工人师傅都不敢让我们动机器,只是打打下手,跑跑腿,干些杂活。不过没事的时候,还是喜欢站在旁边,看着师傅干活,学着操作。

那个厂里也是三班倒工作,厂和家属院虽然只有一墙之隔,可是还得绕一大圈才能到达工作的车间,虽然有昏暗的路灯,可是上夜班如果一个人走还真有些害怕,我通常都走在路中央,头是不敢回,眼睛直盯前方,捎带瞄下左右,耳朵仔细地聆听着四周的动静;没几天,就遇上了毛主席逝世;等换后夜那天,走到离厂们没几步路时,忽然瞥见路边树下站着一个人,吓的心怦怦乱跳;壮着胆多看了一眼,啊,松了口气,原来多了个站岗的,一下子就放心了,庆幸自己最初没有叫出来,呵呵。。。 

学工劳动快要结束前几天,师傅终于让我们自己操作了。记得工作是这样的,工件都是铁的,把毛坯放进机床上,用把手把它拧紧,取下把手,开动机器,让机床上的刀把毛坯切割到需要的尺寸;说起来简单,看着工人师傅操作也简单,自己工作起来除了最初的紧张感外,也没有感觉到困难;就是这一连串的简单,差点出了大事故。

那天师傅看我干的挺好的,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我很自信地工作着,没曾想,自小粗心大意的毛病“跑”了出来,在拧紧了一个毛坯后,我居然忘记了取下把手就开动了机器,那个机器的转速是相当快的,随着机器开关一响,根本轮不到我反应,把手一下子就飞了出去,“嘭”的一声巨响,砸在了另一台机床的身上,随声而来的,是周围的人们聚了过来,等大家明白是怎么回事后,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幸好,那一刻,没有人在旁边;幸好,它没有朝我飞来;无论是伤了别人,还是自己,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轻松,等我清醒过来,心中不由地谢天谢地。

也是从那以后,我很怕和机械,机器打交道;这些机器的东西,速度太快,很多事情都是瞬间发生的,根本不受你的控制。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博采 (全局), 往事如烟 | RSS 2.0 | Trackback |

13 条评论

  1. 2007年3月21日 07:55ChaCha

    “纺纱车间,车间里机器轰鸣,潮湿而温暖,空气中充满了浓浓的湿棉纱味。” 去过几回纺纱车间,真的受不了那个噪音,无比同情和敬佩纺织女工!

  2. 2007年3月21日 08:45vcxz

    哈哈,俺学工爬电线杆。

  3. 2007年3月21日 09:49爱米

    俺也学过工,还学过军,就差学农

  4. 2007年3月21日 17:39枫树A

    To:ChaCha 是,纺织女工是很辛苦的,据说现在大多都由农民工顶替了。

    To:vcxz 还是你厉害,俺可不敢爬。

    To:爱米 俺可是全学过了,一项没拉呀,呵呵。。。

  5. 2007年3月21日 18:05Jack

    公元1996年,我记得的,我当时读高中,我们学校里买中饭吃要3-5元。所以我以为18元一个月工资好象有点。。。。是不是搞错了?也许地域有点差异但不会那么大吧?18元工作一个月,那我只能当2天的饭钱啊

  6. 2007年3月21日 18:48枫树A

    To:Jack

    哈哈,是搞错了,严重错误,应当是七六年,下面写的毛主席逝世呢,嘿嘿,对不起,我改了。

  7. 2007年3月21日 20:03替天行道

    76年是中国沧桑的一年,三巨头相继去世,唐山发生大地震,四人帮下台,文革宣告结束.

  8. 2007年3月21日 20:16Jack

    haha, 是我没有耐心,下面的没有仔细看下去。说起学工来现在的学校应该没有了,但是我70年代出生的我还是有过一次经历,当然比起前辈来那是不值得一提了。但是我还是提倡学工,这样能让年轻的一辈锻炼动手能力,在劳动中得到历练。。。

  9. 2007年3月21日 21:20枫树A

    To:替天行道 是呀,七六年是多难的一年,不过正应了那句话,“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没有七六年的巨变,就不会有我们今天这样的生活,或许,我们这代人赶不上了。

    To:Jack 其实,应当谢谢你的细心,否则,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发现呢。

  10. 2007年3月21日 22:30爱米

    七六年你才多大?能工作?是不是记错了?

  11. 2007年3月22日 06:15枫树A

    爱米好!

    这回俺没记错,俺打的是学生工呀,勤工俭学吗,呵呵。。。

  12. 2007年3月24日 20:03薛海伦

    也学过工。只有短短几天,但记忆很深。 谢谢枫树的文章!

  13. 2007年3月26日 20:50枫树A

    海伦好!

    谢谢你!工作那么忙,还常常进来坐坐,很开心呀!:)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