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我的凉皮情结

字体 -

晚上,街坊一家首次登门,没聊几句话,便发现,原来都是西安老乡,老乡感慨地问,喜欢吃凉皮吗?想吃凉皮了吗?没等我们回答,她便又自问自答道,反正我特别地想;我们说,多伦多不是有几家餐馆有凉皮供应吗?答曰:去过一家,感觉味道不正宗,不是家乡的味道。

 

提起凉皮,相信陕西人基本没有不知道的,陕西凉皮也分几种,比较有名的是岐山擀面皮,秦镇米面皮,扶风的烙面皮,汉中的魔芋凉皮。。。等等,无论哪一种都会让你感觉满口留香,回味无穷。

 

可记忆中吃凉皮的历史还是工作以后,小时候好像没看见过,或者没有注意过,也许因为那时候小摊小贩还属于封资修的缘故,不让经营;也许是因为父母都是南方人的缘故,对这北方小吃不感兴趣。

 

工作后常常到城里出差,午饭自然在外面自己解决,于是一碗凉皮,一个肉夹馍便是一顿经济实惠的美味佳肴了;记得刚有儿子时,因为反应见不得油腻,天天让老公买一碗岐山擀面皮回来吃;心中趣想,难道这陕西人的后代还在娘胎里便有了这凉皮情结?三个月后,害的我见到岐山擀面皮就反胃,一年多的时间里不再吃任何凉皮。

 

儿子生在腊月,帮我照看儿子的婆婆转年秋收后从老家回来,给我们带了一大塑料袋黑褐色的面皮,婆婆说这是酿醋剩下的醋糟粉做的凉皮,闻起来就有一股淡淡的酸味,这能好吃?心中对此充满了疑惑。

 

婆婆做好了调料,调好后,我挑起一根一尝,嗯,味道还真不错,于是满满一大碗三下五除二便下了肚,然后又带了满满一饭盒到单位给同事们分享,同事们吃了都赞不绝口;那可是当时市场上买不到的凉皮,也只有酿醋的时候才有原材料制作,所以随后的两年,婆婆年年秋后都会带许多过来,不仅给我们吃,而且让我带给同事们分享。

 

后来我们出国了,虽然也回国探亲过,可因为季节不对,至今再也没有吃上过婆婆用醋糟粉做的凉皮了,只是每年到了秋季,电话中和婆婆一起回味一下那充满亲情的滋味而已。写到这里,忍不住上网查看,结果发现现在还真有醋糟粉制作的凉皮卖,还被誉为凉皮中的黑美人,不过是季节性产品,所以显得尤为珍贵;相信只要她的魅力四射,也许现在,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她就会变成四季常在的食品了,久未回家,不清楚了。

 

出国十多年,对家乡小吃的思念就像乡愁一样,常常萦绕在心间;两千年,公公婆婆来探亲时,特意带了一对蒸凉皮用的锣锣,可惜试验了几次都不理想;后来经老公捉摸才发现是面粉质量的问题,于是再嘴馋时,便把老公“贿赂”好,一顿美味的凉皮便可到口了。

 

去年,一次朋友来家聚会,因为都是老乡的,老公特意做了凉皮,席间凉皮大受欢迎,供不应求,其中也有两家曾经试做过,但都没有成功,因此乘机学艺;后来才知道,街坊年初才回国探亲过,那带着乡情的满足而品尝的家乡凉皮,当然一时是难以被这异国他乡的“仿制品”所代替,因为这小吃不再是一道简单的食物,而带着深深的思乡情结。

刊登于2009-4-10第393期《星星生活周报》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枫叶采撷, 随想杂谈 | RSS 2.0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