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寄居家中的“小客人”

字体 -

三月初的一个傍晚,女儿接到一个电话,没一会就说:“妈妈,Grace的妈妈要和你说话。”我想到了,女儿一个月前就跟我申请,说她的好朋友要和妈妈回国探亲,家里的宠物小兔子没人照料,想请她帮忙;我说,你要领回家,你就要自己照料,她答应了,我也就批准了;但后来一直没有了音讯,我以为就不了了之了呢,谁知,女儿还真的自己就和好朋友两个人办好了这暂时“寄养信托”,现在只等着双方家长的确认了,我当然不能言而无信了。

半个小时后,Grace和她的妈妈便送来了这特殊的小客人,女儿的好朋友煞有介事地指着小兔子介绍说:“Mr. Bunbun。”然后她的妈妈详细介绍了Mr. Bunbun 的日常生活习惯,Mr. Bunbun居然不吃萝卜和青菜,而最喜欢吃葡萄,然后是其它水果;当然主食是商店里卖的兔子食品,像一根根小火柴棍似的,主人带来了三包东西,一包主食,一包是给“厕所”的铺垫,据说这样它的粪便变不会污染空气了,三是“卧室”的铺垫,想必是代替“窝边草”的吧。

Grace和她妈妈走了后,女儿便围着笼子兴奋不已,我也就近仔细观察;看看这只长着像小熊一样有着棕色皮毛的小兔,两只耳朵像小狗般耷拉在头的两侧;这与我们从小就听惯了的儿歌: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三瓣嘴,两分开,爱吃萝卜和青菜。真是大相 径庭,如果不是三瓣嘴还两分开着,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否分辨出它是兔子?难道这兔子也与时俱进地改变了自己?

于是我上网到Google上一查,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孤陋寡闻,原来通常我们所说的的兔子一般都是指中国白兔,其实兔子的品种有很多,据美国兔子繁殖者协会(ARBA)的资料统计,全世界的纯种兔品种大约有45种,可分为三大类,就是食用兔、毛用兔和宠物兔;而现在“寄养”在我们家的就是荷兰短毛垂耳兔,是宠物兔之一,据说国内现在也很流行。

Mr. Bunbun的“房子”,是一个一米多长,半米多宽和高的大长方形金属笼子,下半部大约三分之一是红色的硬塑料盒子,连接它的是白色金属网,顶部有两个透明的塑料盖,方便放入食物和打扫卫生,“厕所”是三个三角形组成的枣红色塑料盒,安置在笼子的一角,据介绍,兔子会把粪便拉在里面,偶尔小便会拉出来,所以在外延铺垫了几层报纸,以防万一;食物盒是个浅咖啡带黑色圈的圆盘子,放在了笼子中间;而白色塑料水壶则相似于Baby用的小奶瓶,不过是倒挂在笼子外边,而壶嘴伸进笼子,据说小兔子会自己吸着喝。

女儿对刚到家的“小客人”兴趣浓厚,练琴时坚持把兔子放在旁边,说是让Mr. Bunbun欣赏她的琴声,练一首曲子,便下去同Mr. Bunbun亲切地说几句话,最后不得不以搬走兔子来“威胁”她停止这种心不在焉的做法;琴练完了,就守在笼边,着急地问,为什么Mr. Bunbun既不吃饭,也不喝水,又不睡觉?我告诉女儿,它今天刚换了环境,也需要一个适应的时间,你需要让她安静下来;女儿这才依依不舍地上楼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晨如常叫女儿起床,她依然懒懒地想赖床,于是我对着她耳朵,轻轻地说了声:“Mr. Bunbun都起床了。”女儿一个激灵就爬了起来。穿着睡衣就冲下去和Mr. Bunbun致早安了。

随后不论干什么,都会过来停一下,跑去看看兔子;临上学前,她给小兔子的水杯加满了水,然后郑重其事地对我说:“妈妈,中午别大声吵,兔子要午睡呢?”天哪,难得女儿有这份心,我笑道:“平时妈妈和姥姥想休息时也从来没有见你如此上心呢,希望你以后我能让享受和Mr. Bunbun一样的待遇哟。”女儿嘿嘿地笑了。

中午放学,女儿一反常态,蹑手蹑脚地进了家门,我笑道:“别紧张,小兔子还没睡觉呢。”“呃。。。”女儿很失望地哼着,她特别希望看见小兔子睡觉,吃饭,喝水的模样;可惜短短的一个小时没能让她如愿。

女儿走后不久,我从兔子身边走过,低头一看,小兔子睡觉了?赶紧蹲下来,仔细看,果然小兔子卧在那里,头偎在它自己厚实的胸脯上,两个长长的耳朵耷拉在后背上,闭着眼睛睡着了,样子真可爱哟;可惜,女儿回家前它就醒了;小东西不知道是天性如此,还是因为刚换了环境还不熟悉,总之,它很惊醒。

下午放学回来,削了芒果大家吃,女儿要求给Mr. Bunbun分享,我帮她把芒果削成玉米粒般大小,她把它放进了食物盘,令女儿兴奋的情景出现了,小兔子立即埋头吃开了,不一会功夫,放进去的芒果便一扫而光,于是再放进去一点,这次放慢了速度,不过等晚饭时去看,还是吃完了,母亲笑了,感情这兔子也很会享受,吃高档水果呢,呵呵。。。

晚上,它终于喝水了,女儿轻轻地凑到跟前观看,一会儿跑来用惊奇的口吻告诉我:“妈妈,Mr. Bunbun是用它的舌头舔着管子喝呢。”等我赶过去看时,它便不喝了,女儿说,它是害怕你呢,要悄悄地过去看,哦,知道了。

慢慢地,小兔子熟悉了新环境,开始原形毕露了,早上起来,闲来无事,便踢着绒毛玩具狗呀,马呀的玩,因为笼子相对它的活动来说,还是太小,所以经常玩的“嗵嗵嗵”直响,想想这作为宠物的Mr. Bunbun比起野外自由生长的野兔子,它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它不愁吃,不愁住,生活在四季如春的环境里;可它失去了自由,失去了伙伴,只能在方寸之间活动自己。

渐渐地,我们试着喂它各种水果吃,桔子,白兰瓜,苹果,葡萄,它样样都吃,但最喜欢的还是葡萄和芒果。大约500毫升一瓶的水,它基本两天就喝完了;睡觉也“放肆”开了,身子侧躺在地上,四八大开地睡着,这才想到,刚来时的睡姿,是方便它随时起来就可以奔跑,可惜它不清楚它是在笼子里,根本无处可逃。

寄居的第二个周末,家里来了许多客人,特别是小朋友们兴奋地围绕着兔笼子,胆大的还伸手进去抚摸它,Mr. Bunbun那里知道大家是喜欢它呀,吓的头抵着笼子瑟瑟发抖,大人们赶紧把孩子们领开,慢慢地总是只有少数孩子去拜访它,它也就习惯了。

两周多的时间过的真快,女儿的好朋友回来了,寄居在家中的“小客人”Mr. Bunbun终于要回它自己的家了,两个好朋友围着兔子笼,一个依依不舍地留恋着,一个久别重逢地亲热着;不知道Mr. Bunbun如果会说话,是否也会表达相同的情谊?

 

刊登于2009-4-17第394期《星星生活周报》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枫叶采撷, 儿女成长 | RSS 2.0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