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回忆的窗口

字体 -

(newstarnet.com)周日,去初到加拿大时住了三年多的旧地附近,看望从美国来的老朋友,我们当年也是在那里相识的。我们开着车旧地重游,睹物思旧,仿佛打开了一个窗口,从那里看见了那早已流逝的岁月,点点滴滴瞬间如泉般涌上心头。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在 那个刚刚落地暮色夜晚,老公的朋友从飞机场带着我们一路开过,从两边灯火闪亮的高速公路下来后,车越开越荒凉,当老公说到了时,我看见的是在一片开阔的乱 草丛后,耸立着四栋孤独的学生宿舍高楼,我以为这是座建在远郊的大学;当白天起来向楼后望去,才看见不远处有许多高矮不一的建筑群,老公说,那就是校园, 没有大门,没有围墙的校园,和我心目中的大学相去甚远。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十年了,虽然相距并不遥远,却极少来过,今天来到这里,那片荒草地连同旁边的大停车场都不见了,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大片连在一起的Townhouse,许许多多的人家门口都挂着招租的牌子,想必是临近大学的缘故吧。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开 过校园外紧邻的Condo,Mary便浮现在我脑海,在那段不算太长的岁月里,她是走过我生命中的贵人之一,在她的陪伴下,我的人生经历了重大的转折;在 我离开那里后不久,她走了,平静而安详;经过那里,我仿佛又听见了她喜乐的话语,悠扬的琴声,还有那首她最喜爱的歌曲:“野地的花,穿着美丽的衣裳, 天空的鸟儿,从来不为生活忙, 慈爱的天父,天天都看顾, 他更爱世上的人,为他们预备永生的路。”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人 有时候真的很奇怪,那日,在停车场,忽然闻到一股槐花的清香,抬头四处望望,周围根本连一棵槐树都没有,问同行的老公,是否也闻到了?他笑我,神经质;我 也笑了,同时却惊讶,近来根本没有想到过槐花,这突如其来的槐花清香,难道是潜意识里跑出来的?于是,干脆来个精神享受,在意念中吃了顿美味的蒸槐花饭, 好香呀!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前 几天母亲说,她已经好久没有去中国城了,她很想去一趟;我当时很不理解,中国城有什么好去的?几条小街,几家小店,怎么能与现在我们周围的华人超市相媲 美;今日赫然醒悟,十年前,父母初来多伦多时,周围的华人超市还不多,父亲当时就特别喜欢去中国城,即使他常常去了也走不动,走走停停,什么也不买,在那 里吃顿午饭就回家,也总是心满意足的样子。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母 亲想去看的,不仅仅是那几条小街,几家小店,就像父亲当年一样,去中国城对于他们就像回了趟中国一样,对于今天的母亲,可能还多了层意思,那就是透过它们 回味和父亲一起度过的最初的移民岁月;想到这里,我立即在心里决定,赶紧抽空带上母亲,全家一起到中国城看看,这数十年没有改变的老地方,是我们回顾往事 的窗口。

刊登于2010年03月18日第442期《星星生活周报》(newstarnet.com)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枫叶采撷, 往事如烟 | RSS 2.0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