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作者存档

开车人的品行

早上,送小朋友去上学,到了过马路的地方,和护送孩子们过马路 的执勤人员微笑着互致早安,便等于把孩子交给了她,她领着孩子正准备过马路,看见北边开来的一辆车已经接近黄线,她把刚迈出去的脚退回到路沿上,同样微笑 着用手中的指挥牌,示意让对方先走。这时我看见对方同样微笑着停下车的同时,又向后退了点,退到了黄线以外等待。执勤人员于是说了声谢谢,就领着孩子们先… (阅读全文)

我工作的披萨(Pizza)店,就坐落在我所居住的社区。也许因此,无论是老板还是店员对许多顾客都很熟悉,因此常有人在店里比较清闲的时候,跑来聊家常。这时候,老板或者是老板的母亲就会做一杯意大利咖啡免费招待客人,就好像客人到家里做客一样。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披萨店的附近有一所小学和一所中学,所以午餐时间,这些孩子们就是披萨店的常客。有时候有些… (阅读全文)

别了,我的2010

2010 迈着矫健快捷的步伐即将走完,在岁末紧张而忙碌的空档,我静静地整理着我的2010,把她分类包装收藏,然后轻装走向2011。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在被迫“转行”后,由于经济危机的影响始终存在,工作仍然很难寻找。二月份,偶尔的机会,找到份兼职工,抱着骑驴找马的想法,学着做着,突然有一天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喜欢这份工作。 (newstarnet.com) (newstar… (阅读全文)

岐山臊子面牵动的思乡情结

因为父母生长在鱼米之乡的江南,从小就习惯了把大米作为主食,所以在我们家的餐桌上,基本是以米为主。即使在六,七十年代,生活在北方,大米是限量供应,他们也是千方百计地把手中为数不多的节余面粉和杂粮尽可能地换成大米,为此母亲还被单位批判为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吃 面条,对我来说,就是来不及做饭或懒得做饭时,最简捷的解决饥… (阅读全文)

对孩子的快乐教育

宝宝七岁多,是个聪明快乐好动的小男孩,于是他的父母就决定让他学门乐器,能够学会慢慢地安静下来。经过父母和宝宝共同探讨,决定学大提琴,因为宝宝妈妈会拉小提琴,所以当仁不让地做了他学琴的督导“老师”。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宝宝很喜欢大提琴,虽然每天只需用练琴十五分钟左右,但好动的他还是无法按要求达到,再加上懂行的妈妈一丝不苟的指导,令他既无… (阅读全文)

留恋在镜框厂打工的日子

晚上接到原镜框厂同事的电话,她告诉我说,工厂很快就要搬到密西沙加市去了,所以我重返镜框厂打工的希望化作了泡影。镜框厂的生活将离我越来越远,那么就让我记录下来在那里工作过的点点滴滴留作纪念吧。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第 一天上班,早早来到厂门外,看看表,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会,天还黑着,外面没有一个人,试着推了推双开的玻璃大门,结果一推就开… (阅读全文)

今届的投票有些不寻常

白天上班时,同事琳问我,今天是否会去投票?我笑答当然了;这是我们做公民的权力和义务嘛。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晚 饭后,顾不上刷锅洗碗,就和老公一道,拿着选举通知单和平时上街用的背包便出了门,向对面学校走去。走进学校大门,远远就看见体育馆的大门口有人在交谈, 以为他们是选举完了在那里聊天呢。走近一看,原来是家对面的两口子,正在那里犹豫是否… (阅读全文)

第一个鬼节的记忆

刚到加拿大不久,上学前班的儿子从学校回来,带回了一个深橘色的小盒子,像我们家存钱盒一样,儿子告诉我,说十月三十一日是鬼节,老师让他们去讨糖的时候顺便为穷孩子募捐。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鬼节?讨糖?募捐?前两个我是第一次听说,也许因为儿子太小,说得也不很清楚,所以我很怀疑;而后者募捐,一直以为只是大人的事情,怎么加拿大会让这些还在学前班… (阅读全文)

又是一年中秋时

本以为双方的老人都在这里了,今年就不会有思乡情结了,可中秋临近,对故乡的向往,随着月亮的渐圆,日渐浓烈,快要充满了脑海。我诧异地问老公,居然发现,他和我有同感。于是思索,自己到底在思念着什么?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拨 通了越洋电话,和老同事交谈,由于城市的不断扩展,曾经工作过十几年的工厂,因为在三环内,牵涉环保,被迫解散了,场地卖给了… (阅读全文)

如梦如幻的终南山

周五晚上和老公去购物,先到一家西人店,出来时,天色已暗,自北向南开了一小段,然后转上自东向西的道路,准备去家华人超市。刚刚转过弯,抬头向前看去,我立即被眼前的景色给震慑住了。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在 路的尽头,暮色暗蓝的天地连接处,一片巍峨延绵的山脉呈现在眼前,我紧盯着前方疑惑地问老公,西边有山吗?老公肯定地回答,没有。那你看那远方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