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瑞典女画家Linda的CG作品

              画家 Linda Bergkvist 和她的爱猫 Azrael,在瑞典Umea.     瑞典女画家 Linda Bergkvist,生于1977年。今年28岁。     Linda 是个典型的完美主义,酷爱绘画和插画艺术,也喜欢观看电影…… 从小就开始绘画,20岁时因得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一块WACOM画板,于是开 始了电脑绘画的里程。     Linda 的画风格细腻,喜欢刻画人物的特写和幻想中的场景。颓废,灰暗, 魔幻,死亡,唯美,神秘。

    Linda 的画配上低吟慢咏的诗句,犹如地狱里传来的魔歌,引人向黑暗的深 处走去;凄厉的歌词扣打着良心的缺口;动摇的信仰对着魔鬼倾斜;眼力的光明 被贪婪允吸;啊……真理和神啊,你在何方?妖精和魔怪,死人和幽灵在诉说自 己的不幸和人间的疾苦,可是它们孤傲的姿态吸引着我惊艳的目光。来!追随着 但丁的足迹,在这地狱的花园放纵你的灵魂吧! 《月夜魔歌&鬼魅精灵》 子夜十二点,世间万物都掌握在我们妖精的手中。 你们就慢慢的沉睡不醒吧,把的主导权交还与我们。 神啊,至今也不明白,开天地之初你将这块净土分给我们, 为何却收回你的承诺呢,难道我们有过错,因此你降罪于我们? 无可奈何,莫名其妙的成为一群惧怕阳光的生物, 只能在无尽的黑暗中,才有资格享用这片美丽土地的权利。 于是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人类又会渐渐复苏。 无数漂亮的翅膀散落在草丛中,许多美艳的妖精藏匿于树林里…… 不过是为了慢慢地再次守侯属于我们的月亮,饱受煎熬。

深秋中片片枫叶飘零的景色,永远都是如此绚丽。 “你若相信我,请跟我来…… 一只彩蝶煽动着漂亮的翅膀,飞到我面前,仿若天籁之音传入脑海中。 轻轻抬起头仰望着它,仿佛能看到温柔可人的笑容。 双脚情不自禁的随之移动,身体似乎变得轻飘飘的了。 不知什么时候多出几片用树叶编织成的翅膀,融为一体。 终于拨开丛林中重重的雾气, 阳光,好温暖。 孩子,我来迟了…… 未能尽到保护你的责任,让你死的这样凄惨。 在这个人性泯灭的时代,杀戮,死亡,随处可见。 发疯似的终于寻得了你,却发现只剩一具尸体! 是谁用利剑话破你的喉咙,鲜血涌出那一刻一定很痛吧, 为什么血会流淌不止,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制止住, 伴着今夜清冷的月光,让我最后为你唱一首安眠曲。 若我似远处那堆满积雪的冰山,没有一丝的感情, 寒气逼人,即使内心寂寞,孤独,那却也成习惯罢了 为何我却如这娇艳的粉红花朵,渴望一切的情愫。 花开花谢,一如既往等待,期盼,可还依然如此杳渺。 每日清晨伴随晶莹的露珠独自跳着芭蕾,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无论再尽情的投入,再美丽的舞姿,浑身解数…… 终究我不过是只孤芳自赏的蝴蝶, 下场,凄凉。 古老的藤木下缠绕着鲜艳的花朵, 穿着最喜欢的裙子,一如既往的坐在椅上欣赏风景, 一切都是那么灰暗,无法辨得天空的颜色,外面的世界是否已经变了模样? 高贵美丽都只是肤浅的奢侈品罢了, 我只想自由,和平凡人一样过正常的生活。 可惜什么太模糊,一点都看不清楚。 或许,永远无法挣脱这无形的牢笼…… 轻轻的站在云端,多想哼起一段动人的曲子; 盛满甘露的花朵,将它慢慢倒入美丽的天河。 水晶城堡再漂亮,也毫不及人间的红砖绿瓦; 放飞幸福的白鸽,寄托上我渴求自由的梦想 若从不曾打算让我爱上凡尘的一切,那为什么当初还要给我希望? 情愿只有几天的快乐,换得永世的自甘堕落, 如此,生,不如死。 昏黄的灯光下蔓延血腥的气息, 我的双手早已习惯这种鲜艳的味道, 终于长途跋涉回到我的家中,重新在尾指戴上华丽的指甲, 不能再取下,也不可以丢失,这是我权利的永恒象征, 已经没有力气洗掉满身的罪恶,甲虫贪婪的吮吸指尖的残味, 在这个世界上,永远不可能平等, 谁也不能阻止一切荒诞的残酷。

我便是神与人类结合而生的精灵王乌斯蒂丝, 拥有人类的一部分外形,却又若神一样青春永驻。 没有人陪我,没有人了解我…… 只能一个人孤零零生存在这片长满雪松的林中, 慢慢的学会用枝条编成的面具掩盖憔悴的面容, 父亲说母亲托梦于他,我将娶女魔法师玛伊答尔为妻, 可是,又该从何寻起,谁来为我指条明路。 在这烟雾弥漫的丛林中,我看不清楚你在哪里, 为什么有这么多树木遮挡住我的视线,密不透风 我真的好怕好怕这种冰冷的感觉, 不能触摸到你,感受不到你的温柔。 将一根根蜡烛点燃放在盘旋的树枝上 把心灯也点亮,不要在这里迷失自己。 直到我,找到了你。 阴冷潮湿的地牢里,长年累月无法见到一丝光线。 于是我早已习惯,一只只灰毛的老鼠成为我的伙伴 依然无聊得发闷的靠在门柱上,随意点然一根烟。 漫不经心的吐着烟圈,幻化了,消失了, 即使它们的生命很短暂,但也因此很快的得到解脱, 或许,那未尝也不是一种快乐,莫大的幸福。 总是自己安慰自己,堕落也是一种精彩。 就算你们都嘲笑我,就算你们都唾弃我,也毫不在意。 再也不会无知的哀怨,每个人都有自己支配生命的权利,这就是我的路。 因为,如今我的使命,是不顾一切听从主人的安排。 任何事物改变的速度,永远不可能赶得上人心。 假意的笑脸,虚伪的眼泪,都是一个个布局精心的圈套。 可笑的情感早已被残酷的社会所湮没, 利欲熏心轻而易举将纯洁的良知摔得粉碎。 为什么我会是人类?若是必须接受这些事实,我宁可选择死亡。 忘记所有的一切吧,因为以前的你已经不复存在,消失殆尽, 这里就是你的梦想,你最憧憬的美好天堂,所有都会实现。 所以,请不要打扰我,让我一个人就好…… 开始习惯,长时间坐在宽大的岩石上,看鸟儿飞过,听数叶窃窃私语。 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应该作何打算,看春华秋实,听小溪涓涓细流。 我并不喜欢这样自生自灭的方式,依然无法找到生存的方式, 难道仅仅只能默默等待一切的完结而坐以待毙么? 等待毕竟不是长远之计,但在这迷雾蒙蒙的森林中, 没有自信可以寻出希望的羽翼,太渺茫,太迷缭, 也许,跨不过的是心灵的鸿沟。

冷冷的月光下,我抚弄着竖琴,拨动着弦 琴声,缓缓诉说着我对你的思念 长发,依旧留着你抚摸过的手的味道 战争,相爱的人为你而落泪 忽然之间,竖琴弦断,丝丝细弦负担不了我对你的思念。

我是属于黑暗的人,入我眼的一切都是黑的色彩。 我看不清我的未来,那里是否有着我期待已久的光明。 我沉溺于过去的黑暗,却不由的害怕着未来, 和那也许永远碰触不到的光明。 我不祈望别人能理解我心中的黑暗, 却时刻期待着分享别人眼中的光明, 也许我的心就是黑暗的。 因为陌生,所以勇敢;因为距离,所以美丽。 我站在海角天涯,听见土壤萌芽, 等待昙花再开,把芬芳留给年华。 女人啊,你那犹如天使的脸庞,却涂抹着恶魔的色彩。 精雕细琢的容颜,带着对男人的蛊惑,踏入了这个世界。 成为了千万人眼中的焦点,享受着男人们的恭维与虚伪。

[/url] [url=http://img7.picsplace.to/img7/5/linda_rose.JPG] Name: Linda Bergkvist I felt I just wanted to share what summer in the cabin is like for me, when walking through the sunlit woods with my cat Azrael. I know this isn’t anything I’d usually paint, but I had so much fun doing it (though I’ve got a cold so bad I honestly don’t know why I’m sitting up) that I couldn’t help but show it. I hope you’ve had a lovely summer, too.    Linda Bergkvist 的新作——”Spoiled” 《抢掠》 At times, Nature is the master of Humanity… and at other times, Humanity certainly rules Nature. 有时,自然是人类的主人……但有时,人类必然支配自然。 Linda Bergkvist 的这幅新作,第一感觉,很多人认为它是一幅描写同志爱情的作品—— 两个女人? 这可不是她的风格啊!——绚丽的色彩,细腻的画风,却令你注目欣赏。

最后加支歌,一边听一边看图吧.

forever 歌手:Stratovarius 专辑:forever

http://www.72age.com/mp3/forever.mp3 i stand alone in the darkness the winter of my life came so fast memories go back to childhood to days i still recall oh, how happy i was then there was no sorrow, there was no pain walking through the green fields sunshine in my eyes i’m still there everywhere i’m the dust in the wind i’m the star in the northern sky never stayed anywhere i’m the wind in the trees 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i’m still there everywhere i’m the dust in the wind i’m the star in the northern sky never stayed anywhere i’m the wind in the trees 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will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