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全是个人观点,在自己家里说,想骂我的,过来拍,与他们无关.

先看看安钢给友人的信吧:

附:安钢给友人的书信

……..为情所困,十多年来,我负出了几乎除生物生命以外的全部:婚姻,家庭,事业,岁月和经济实力。我再也经不起疏忽大意,经不起跌宕起伏,经不起折腾反复了!如果命运还要对我继续捉弄的话,我就只有搭上这条性命了!    面对破门而入、凶神恶杀的命运,我只能意志坚强,更是满腔的怒火:要钱,没有!要情,早被你们伤透了!要命,这里还有一条!    如今的我,真的比20 年前的我克制多了,办事说话都会有意识地三思而行。出车在外,就更是分分秒秒地警告自己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只是,,,只是,我生性是个重情之人,我可以没有代步的车,可以没有避雨的窝,甚至可以没有温暖的家,但不能没有情!这情,就是一份需要我关爱,也能给我关爱的缘系与牵挂。有了这份缘系与牵挂,我就会有切实具体又细微的责任感,就能时时事事小心地自律自制。就会有让我兴奋不已的激情,当然也就会有让我跃跃欲试的希望与向往。   ………………………….    假如我们能相互关爱,能让日常生活中方便多一点,无助少一点,轻松多一点,劳累少一点,快乐多一点,烦恼少一点,相伴多一点,孤单少一点,温暖多一点,凄凉少一点,甜美多一点,苦涩少一点,,,,,     ………………    我喜欢长途货运卡车司机这个职业,可以去不同的地方,见不同的人,观不同的景,历不同的险      …………………  我总是对爱挑剔的人说:没有解不开的疙瘩,只有不想一起过的存心!与其说找投缘的人不容易,更不如说是让自己的休养提高到足以包容一切的程度才是最难最难的呢!     安钢 

在安钢去世后,有不少事后诸葛亮出现,他们用清醒的头脑在分析着安钢的事件,从他开始移民分析起,说他一开始就错了.看着他们的文章,有些还是所谓名人写的,心里一点点的发冷...想问问,你的血是热的吗?是什么让你如此冷血?搞新闻的应该如此吗?报纸上为什么不报道安钢的事?那你们办报纸是为什么,就是为了拉几个广告挣点饭钱??

人活着就是活着点血性的,喜怒哀乐皆成为戏,这种人,我佩服,我敬重!

最厌恶那种伪君子,好象永远是站的比常人高,看的比常人远.

先知啊,请你人间蒸发吧,这里你既然帮不上安钢什么忙,也请你不要指点江山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