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接下来的两天,他每天在宿舍房间和楼下大堂之间来来回回,看看信箱里有没有她的回信,但她没有。他决定去便利商店看看,说不定她一直在那边等他,他却已经两天没过去了。

  他进去的时候,看到那台收款机前面围了几个人,有男生,也有女生。大家的眼睛盯着同一个方向看,似乎是有什么吸引着他们。

  苏明慧背朝着他,在另一边,把一瓶瓶果汁放到冰箱里。他静静地站在一排货架后面,带着幸福的思慕偷偷看她。

  人们在笑,在窃窃低语。等到他们散去,他终于明白他们看的是什么:那是他的信。

  那两张信纸可怜地给贴在收款机后面。已经有太多人看过了,上面印着几个骯脏的手指模,纸缘卷了起来。

  她转过身来,刚好看到他。他难以置信地望着她。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的身体因为太震惊而微微颤抖。

  “你是说那封信?”她漫不经心地说,似乎已经承认这件事是她做的。

  挫折感当头淋下,他愣在那儿,说不出话来。

  “你还是用心读书吧。”她冷冷地说。

  他不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

  “你不会想再留级的吧?”她接着说。

  他的心揪了起来,没想到她已经知道。

  “并不是我有心去打听。在这里,光用耳朵就可以知道很多事情。”她说。

  他没料到这种坦率的爱竟会遭到嘲笑和嫌弃。

  “因为我喜欢你,你就可以这样对我吗?”悲愤滚烫的泪水在他喉头涨满,他忍着咽了回去。

  “你喜欢我,难道我就应该感激流涕吗?”带着嘲讽的口吻,她说。

  他突然意识到她对他无可理喻的恨。

  “你为什么要折磨我?”他咬着牙问。

  “我就是喜欢折磨你。”她那双冷酷的黑色眸子望着他。

  “你为什么喜欢折磨我?”

  她眼里含着嘲弄,说:

  “我折磨你的方式,就是不告诉你我为什么要折磨你。”

  “你这个女人,你到底是什么人?”他吃惊地朝她看。

  “是个你不应该喜欢的人。”她转身用背冲着他,拿了一条毛巾使劲地擦拭背后那台冰淇淋机。

  他懂得了。他的卑微痴傻在这里只会沦为笑柄。她并不是他一厢情愿地以为的那个人,也不配让他喜欢。

  他转过身朝外面走去。她再也没有机会折磨他了。   回到宿舍,他感觉到每个人都好像已经看过那封信。他们在背后嘲笑他,或是同情他。这两样都是他不能接受的。

  他想躲起来。但他可以躲到哪里去呢?除了他的床?

  他躲入被褥里,成天在睡觉,把生活都睡掉了。假使可以,他想把青春虚妄的日子都睡   掉。他想起 同学那张肺部花痕斑斑的 X光片。他徐宏志,现在才拿到属于他自己那张好不了多少的肺部 X光片。他有点恨她,也恨所有的女人。他的爱可以被浪掷,却受不了轻蔑。她可以拒绝他的爱,却无权这样践踏他的尊严。

  可恶的是,受了这种深深的伤害,他竟然还是无法不去想她。这是报应吧?遇上了她,他天真地以为可以从一种难以承受的生活渡到另一种生活,却把自己渡向了羞辱。

  现在,他只想睡觉。他要用睡眠来堕落,希望自己更堕落下去,就像她出现之前那样。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