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他是如此渴望回报那双友善的手。几天后,当父亲打电话来,要他回家一趟的时候,他几乎是怀着兴奋的心情奔向那羞怯的父爱。  经过这许多年,他们终于可以坐下来,放下歧见和误解,放下男人的障碍,说些父子之间的平常话。他会告诉父亲他将来的计划。也许,他们会谈到母亲。   父亲在家里的书房等他。书桌上,放着苏明慧送的那个非洲人头石雕。

  这又是一个友善的暗示。他心都软了,等待着父亲爱的召唤。

  这一刻,父亲坐在皮椅子里,脸上挂着一个罕有的、慈祥的笑容。

  ”你记得鲁叔叔吧?”父亲倾身向前,问他。

  ”记得。”他回答说。鲁叔叔是父亲的旧同学。

  ”鲁叔叔的弟弟是美国很有名的眼科医生,一个很了不起的华人。关于那个病,我请过他。”

  ”他怎么说?”他急切地问,心里燃起了希望。

  ”视觉神经发炎,到目前为止,还是没有任何药物或手术可以治疗。”

  他失望地点了点头。

  ”你有没有考虑清楚?”父亲突然问。

  他诧异地抬起眼睛,说: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有一天,她会失明。”

  ”也许不会。”他反驳道。

  ”你不能否定这个可能。”

  ”到那一天,我会照顾她。”他笃定地说。

  ”照顾一个盲人,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我会尽力。”他回答说。

  ”她会阻碍你的前程。”父亲说。

  他吃惊地望着父亲,难以相信父亲竟然说出这种话。

  ”爸,你不了解爱情。”他难过地说。

  ”但我了解人性。”徐文浩冷冷地说,”有一天,你会抱怨,你会后悔。爱情没你想的那么伟大。”

  他沮丧地望着父亲,说:

  ”你不了解我。你太不了解我。”

  ”你这是医生泛滥的同情心。”徐文浩不以为然地说。

  ”爱一个人,并不只是爱她健康的时候,也爱她的不幸。”他说。

  ”一个人的不幸并不可爱。”徐文浩淡然地说。

  他绝望地看着父亲。母亲用了短暂的一生,也救赎不了这颗无情的灵魂。他凭什么以为自己可以感化父亲?他未免太天真了。

  ”我决定了的事,是不会改变的。”他坚定地说。

  徐文浩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

  ”你坚持这个决定的话,我不会再支付你的学费和生活费。”

  他哑然吃惊地朝他自己的父亲看。他从来一刻也没想过,父亲竟会使出这种卑鄙的手段。

  ”我也不需要。我从来就没有稀罕。”他说。

  眼看这番话没有用,徐文浩温和地对儿子说:

  ”你没吃过苦。”

  ”我会去克服。”

  ”别幼稚了!她愿意的话,我可以送她去外国读书,在那里,盲人会得到更好的照顾。”

  ”她也不会稀罕的,而且,她还没有盲。”他陡地站了起来说。

  现在,他们面对面站着,横亘在父亲与儿子之间的,是新的怨恨和再也无法修补的旧伤痕。

  ”你会后悔的。”徐文浩骄傲地说。

  ”只要能够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其它一切,都不重要了。”一种坚毅的目光直视他父亲。

  ”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徐文浩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他已经听够了儿子那些爱的宣言和训。终有一天,这个天真的孩子会明白,他这样做是为了他好。

  ”一分钟也不需要考虑。”

  那个回答是如此决绝,冒犯了父权的尊严,枉费了父亲的爱。徐文浩的脸一下子气得发白。

  然后,儿子说了伤透他心的说话。

  ”她可以不说的。她敬重你,说了。你反而嫌弃她,我为你感到可悲。”

  就在那一瞬间,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徐宏志脸上。他痛得扭过头去,悲愤的泪水,很没出息地湿了眼眶。

  父亲的那一巴掌,没有动摇他,反而提醒了他,男女之爱并不比骨肉之情大一些,而是自由一些。我们遇上一个乍然相逢的人,可以选择去爱或不爱。亲情却是预先设定的,这种预先设定的血肉之亲,是一本严肃的书,人们只能去阅读它。爱情是一支歌,人们能够用自己的方式去唱出来。每一支歌都是不一样的,亲情却总是隐隐地要求着回报和顺从。他不想批评父亲,他也深爱母亲。但是,他对苏明慧的爱是不可以比较的。她是他自己选择的一支歌。这种全然的自由,值得他无悔地追寻。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