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251_766096_2e2cf9fbc21792d.jpg 

记得那年离开北京来到多伦多,走的时候很急,竟来不及和好友细说再见,10年的知已临行前只道了声:“保重!”那天,看着天上飞过的飞机,心想这一去不知何时能再见,再见时能否找回当初的感觉。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好友很挚着,“爱人易找,知已难求。”当初,她常常隔个十天半月的,丢男友在家,拉着我在东单东四从头走到尾,再从尾走到头。我们彼此细说着生活中的喜怒哀乐,一同欢笑,一同忿恨,那感觉是男生无法体会的。就象有人在你的身边,你需要她也同时被需要着,彼此之间的沟通和理解不是一天两天能积累的。想当初读高中时,我们不在一个地方,高三那年整整一年彼此之间没有电话,没有书信,可当我们再次相聚,互相吱吱喳喳地讲个不停的时候才发觉,原来真挚的友谊可以经历任何风雨。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我在家里悠闲地喝茶的时候,她在彼岸一切可好?其实,她有爱人和她同甘共苦根本不用我担心,可是对往日里坐在咖啡店里看着行人谈天说地的情景总是让人怀念不已。是啊,如今我到哪儿去找一个如此了解自己的人和我一起瞎逛呢?那个曾经和我一起在深夜的街上发疯的好友现在一定也在那座我曾熟悉的城市里怀念吧。 (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看着手中的茶缓缓地散发着热气,品起来淡淡的甘甜总让人不腻。对好友的思念也如这茶,清清的,淡淡的,柔柔的,虽不如爱的烈酒品起来如火如荼,却清甜中带着些涩,温暖着我的胃,慢慢渗进我的心。

 (newstarnet.com) (newstarnet.com) 记得安顿说过,“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纪念碑,上面刻着心爱的人们的名字,时时抚摸那些名字,时时感受到刻骨铭心的温暖或者疼痛。” (newstarnet.co

m) (newstarnet.com) 我想我的心里有一杯茶,每个朋友都是那茶里伸展着的叶子,碧绿,清澈,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时时从我的心里往外溢。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