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最近看到很多人在说单身生活的故事,不由想起我身边的二位单身女人,她们不是外人,是我的大姑和大表姐.

很多人说着单身生活的精彩,我却不敢苟同,单身并不精彩,特别在你年纪越来越大,健康也越来越差时,倍显凄苦。

先说说我大姑吧,在她一岁多时,摔了一跤,当时家里条件比较好,有几个保姆,见她总不想走路就一直抱着她,却耽误了最佳医治的时间,后来发现时,她的右退已经不能弯曲了,以后的日子,她就一直是瘸子了.大姑是个非常用功的学生,学习成绩很好,后来进了医学院,再后来评为教授.事业上应该说是一帆风顺,感情生活却一直是个空白,年轻时没人追她,后来成了教授了,有人开始介绍,挺好的一位老中医,可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同意,后来就一直没有人再给她介绍了.

小姑有二个儿子,生活一度很困难,大姑知道后,总是不停的给她寄钱,后来小姑有意把小儿子过继给大姑,大姑没有同意,不过一直都接济他们的生活.直到小姑的二个儿子长大了,出息了,小儿子去了美国结婚成家,大儿子在北京开公司成了大款,他们一直都保持着亲密的关系.大款表哥周周去看大姑,当她妈妈那样,和她说自己的私事,带她出去吃大餐.

记得有段时间大姑总让我去她家,把满书柜的爱情小说塞给我看,里面都是琼瑶,梁凤仪的.妈妈说大姑一辈子没有恋爱过,现在是在补课呢.每逢过年,父母总会接大姑到家里来过一段时间,她一个人过节,会让我们担心.

我出国后一直没有再见过大姑,后来的事也是妈妈电话里告诉我一些.大姑因为腿不好,所以一直很胖,得了糖尿病,以前好吃,现在这点爱好也不能满足了,又不小心摔了一跤,把那条好腿也摔坏了,只好座轮椅,请了个全职保姆天天陪她.妈妈去她家后说,哎,一个老人可真不行,她什么柜子都上锁,跟你奶奶那会一样了,估计是担心保姆偷吧.

前年大姑去世了,是脑瘤,查出时已经是晚期了,到是没太痛苦就走了,妈妈说大姑真傻,留下好多钱没用完,遗产由小姑做主平分给大姑的几个兄妹.

第二个单身女人是我NY的大表姐,她是我大舅的孩子,所以和大姑没有什么亲缘关系,有年大表姐回国,妈妈带她去看过大姑,二人都是学医的,特别投缘.大姑还拿出自己写的好多手稿给大表姐看,据说都是她自己写的文章,文笔优美,大表姐说,真应该出书啊,一共五大本,不出书太可惜了,可出书的话,又可惜了大姑那手漂亮的字了.

大表姐一直是单身,她是那种年青时不水灵,年纪大了不显老的类型,现在的她,一头长长的黑亮的头发,看着比实际年龄年轻十岁.大表姐在国内时,已经是有名医院的副教授了,她当时管外宾病房,有很多老外追求过她,有一个据说是在上海工作的工程师,美国人,很想和她结婚,她就带那个美国人和我父母一起吃了次饭,当时大表姐40多岁,那个美国人已经60多了,我妈妈说,有点老啊,他是不是想找个照顾自己的才追我表姐呢?再加上当时吃饭时,妈妈见到这个老外和饭店里弹钢琴的年轻女孩子用眼在说话,感觉这人是人老心不老,不可靠.当然妈妈只是和我说了,没和表姐说,不过表姐后来也没有同意和那人一起.

后来又有过日本人\德国人\英国人追过表姐,表姐都没有同意,应该说表姐是挺保守的人,不过她不象大姑,她的感情世界不是空白.表姐到美国后,申请了特殊人材绿卡,后来入了美国籍,工作是所谓的银饭碗,只是一直是单身.她在NY买的房子布置的很温馨很整洁,只是她一直也没结婚,我是不好问她什么,只是听她总说自己一定要找个银饭碗才行,要不她一个人,失业了没人能帮她的.

去年,大表姐的左眼忽然视网模脱离了,动了手术后,另一只眼也发生同样的情况,现在虽然是都恢复正常了,但医生说随时会再发生这种情况.她的工作是看显微镜的,如果失明等于失业,她在信中,电话中,听的出她的凄苦.我说没事,我来照顾你好了,她笑着说,不用,我现在经常闭着眼睛在屋里走来走去的干活,就是想适应一下失明后的生活.

有时想想,结婚是为什么?其实二人在一起,是做伴是相互照顾,就象现在的环境,如果是夫妻,一个人失业了,还有另一人在支持,可以相互安慰,如果二人都失业了,也可以一起想今后的路怎么走下去,有个伴的感觉总是很温暖.而单身一人的,这个时候可能只能自己品尝这种凄苦了.

家是什么?是一个可以让人停靠的港湾,是一个在那里可以尽情放松不用担心别人笑你身着不整的地方.单身是生活很简单,简单到连个吵架的对手都没有,那还真不如五味具全的家庭生活更有生活的气息.

有时想想,小夫妻就喜欢吵,想想如果有一天,忽然吵架的一方忽然没了,你会不因为没有对手有失落感呢?俗话说,少年夫妻老来伴,想起妈妈总抱怨父亲睡觉打呼好吵,直到有一天,父亲出差了,妈妈跑到我房间说,你愿意和我一起睡吗,你爸爸不在,没有人在边上,还真不习惯呢.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