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看了挺感动的,她的敢于面对自己的错误的,是个好妈妈.

大家重点看PART 2,对陈冠希的指责

张柏芝站出來了!!!!!!

她说这事件一开始发生曾经很害怕,害怕到不知道如何是好,虽然心中在对自己说没事的不会的,他答应过那些照片不会给第三个人看,但自己心中知道自己做过的,毕竟是惊的。 在事件发生的当天,她在一种快崩溃的精神状态下冲到BB房里抱住LUCAS,当时她的脚是软的,差不多要晕倒的样子,但是怀里抱着一个六七个月大的小孩子,还是坚持着站住了。 那一刻她望住自己个仔的样,就对自己讲。我是个大人,如果我们大人都不敢面对自己犯下的错,LUCAS这么小,又该怎么面对他人生将来的路。 我已经为人父母,要给小孩子做一个榜样。 是人都会错,年轻人都犯过错,但知道错,就要认,就要面对,不论多难多害怕都要面对。事发之后我身边的人也有很多安慰我说,其实这些事很多人都做过啦,只不过你是公众人物所以影响很大罢了,你也是受害者……但我不这样认为,我不会为自己找借口,我犯下的错我就要认,所以我自己判自己坐牢,自己给自己规定了刑期。(大意)

□ 主 持 人 : 事 件 发 生 至 今 首 次 开 腔 , 好 多 女 同 事 都 话 你 勇 敢 , 过 去 一 年 你 选 择 沉 默 , 点 解 今 日 选 择 讲 话?   ■ 张柏芝 : 事 件 至 今 年 幾 , 我 的 作 风 不 嬲 唔 多 讲 , 件 事 令 我 完 全 沉 默 , 因 为 以 前 由细 到 大 , 後 生 仔 有 做 错 事 的 时 候 未 必 识 认 错 , 今 次 事 态 严 重 , 我 选 择 沉 默 唔 係 因 为惊 、 唔 係 因 为 觉 得 羞 耻 、 唔 係 唔 识 面 对 群 众 。 今 次 学 识 原 来 一 个 人 面 对 承 担 自 己 错误 , 学 识 乜 都 唔 想 讲 。 自 己 就 做 一 个 法 官 , 同 时 做 埋 犯 罪 人 , 判 自 己 坐 监 , that’s why 冇 同 公 众 交 代 , 内 心 好 似 有 个 计 时 炸 弹 , 好 惊 , 这 种 惊 唔 识 同 人 讲 点惊 。 谂 住 这 些 係 私 隐 , 同 埋 陈 先 生 ( 陈 冠 希 ) 承 诺 唔 会 畀 第 叁 个 人 睇 , 我 同 自 己 讲唔 会 有 事 , 佢 事 实 上 讲 过 唔 畀 人 睇 , 我 好 放 心 , 自 己 呃 自 己 , 但 有 做 过 就 真 係 好 惊, 直 到 收 到 消 息 话 那 些 相 第 二 日 会 出 , 会 在 全 香 港 出 现, 当 时 好 惊 。 Lucas 当 时 只有 7 、 8 个 月 大 , 我 即 刻 入 房 抱 起 个 仔 , 未 抱 起 前 唔 识 形 容 的 惊 , 惊 到 脚 软 , ( 此时 张柏芝 强 忍 眼 泪 ) 膝 头 哥 屈 低 有 少 少 失 平 衡 。 但 係 我 抱 住 一 个 只 有 7 个 月 的 小 朋 友, 望 住 个 仔 同 自 己 讲 , 如 果 我 係 一 个 大 人 都 冇 勇 气 企 起 身 , 一 个 咁 无 助 的 细 路 仔 又点 呢 ? 我 同 自 己 讲 唔 得 , 一 定 要 企 起 身 , 我 都 以 为 自 己 会 癫 ,那 一 刻 冇 , 为 了 个 仔要 企 起 身 。   事 件 发 生 即 係 报 纸 出 那 日 要 拍 广 告 , 广 告 客 同 公 司 觉 得 我 唔 应该 出 席 , 我 照 拍 , 但 好 难 堪 、 好 难 堪 , 咁 都 要 。 自 己 做 错 事 唔 可 以 话 情 绪 唔 好 唔 拍, 我 预 了 一 切 後 果 , 拍 完 之 後 广 告 商 话 唔 播 得 , 我 都 预 晒 , 人 要 承 担 自 己 有 错 。

□ 主 持 人 : 事 件 超 过 一 年 , 过 去 一 年 选 择 沉 默 , 点 解 选 择 今 日 开 腔 ?   ■ 张柏芝 : 一 年 前 , 佢 开 记 招 话 尽 一 切 能 力 保 护 女 受 害 人 , 佢 冇 做 到 。 女 受 害 人 亦都 冇 希 望 赔 唔 赔 偿 损 失 , 佢 乜 都 冇 做 , 佢 冇 保 护 我 们 , 那 些 相 在 网 上 继 续 流 传 , 佢冇 用 任 何 方 法 去 制 止 , 我 们 何 来 有 安 康 ? 何 来 可 以 站 出 来 ? 第 一 , 我 想 讲 你 乜 都 冇做 过 , 第 二 , 我 想 用 幾 个 字 形 容 佢 : 猫 哭 老 鼠 假 慈 悲 。 事 件 发 生 冇 同 我 们 讲 过 一 句对 唔 住 , 只 係 识 同 公 众 讲 。 我 经 理 人 知 道 发 生 事 , 知 道 那 些 相 第 二 日 会 登 , 之 前 一日 打 畀 佢 , 佢 一 听 电 话 , 想 问 佢 发 生 什 么 事 , 问 个 到 底 , 唔 係 要 弥 补 些 乜 , 都 知 道定 局 , 佢 答 : 「 开 紧 会 , 处 理 紧 , 好 快 打 畀 你 。 」 之 後 「 蓬 」 一 声 收 线 , 当 时 又 惊又 震 , 一 路 再 打 熄 了 电 话 , 当 然 冇 机 会 冇 能 力 接 触 佢 。 如 果 真 心 承 认 错 误 , 同 公 众讲 咁 保 护 我 们 , 起 码 私 底 下 电 话 讲 声 对 唔 住 , 佢 冇 。 我 应 该 为 所 有 女 性 , 为 事 件 女受 害 人 企 出 来 , 话 畀 佢 听 你 如 果 到 今 日 唔 承 受 自 己 错 误 , 我 宁 願 你 唔 好 讲 啊 。      □ 主 持 人 : 你 觉 得 陈 冠 希 为 呢 件 事 需 要 负 幾 大 责 任 ?   ■ 张柏芝 : 每 一 个 人 自 己 衡 量 , 我 自 己 承 受 幾 多 教 训 , 面 对 幾 多 错 误 、 损 失 、 尊 严所 有 东 西 , 我 唔 敢 讲 叫 佢 点 面 对 。 你 自 己 唔 承 担 错 唔 紧 要 , 我 唯 一 想 讲 , 唔 好 出 来扮 保 护 班 女 artists , 你 话 我 们 係 受 害 人 , 我 们 係 受 害 人 你 係 乜 ? 你 係 最 重 要 决 定我 们 安 康 站 起 来 , 我 们 冇 佢 咁 好 彩 , 佢 可 以 去 外 国 发 展 , 签 歌 手 自 己 做 经 理 人 , 其他 女 艺 人 都 冇 佢 咁 好 彩 , 我 唔 够 胆 要 求 问 佢 去 面 对 自 己 错 误 , 肯 唔 肯 改 变 自 己 , 真心 承 担 , 每 个 人 都 唔 同 。

我 的 朋 友 、 屋 企 人 同 经 理 人 都 叫 我 唔 好 太 怪 责 自 己 , 话 我 係 受 害 者 , 好 多 普 通 人都 有 做 过 , 只 不 过 你 係 公 众 人 物 。 我 想 讲 我 唔 係 受 害 者 , 係 可 能 好 多 人 做 过 呢 种 事, 亦 唔 係 我 控 制 之 下 , 但 我 觉 得 唔 可 以 否 认 。 我 係 公 众 人 物 、 係 偶 像 , 自 己 做 的 事影 响 下 一 代 的 人 , 我 同 身 边 人 讲 唔 好 再 话 我 係 受 害 人 , 我 冇 埋 怨 任 何 人 , 身 边 可 能有 些 人 讲 陈 冠 希 点 点 点 , 我 一 句 都 冇 讲 佢 的 不 是 , 冇 同 传 媒 讲 , 今 次 唔 可 以 将 自 己的 错 误 推 卸 人 家 身 上 。   呢 一 年 我 沉 默 不 语 , 我 天 不 怕 地 不 怕 , 我 选 择 判 自 己 一 个 惩 罚 , 面 对 自 己 所 有 责任 , 我 唔 同 大 家 交 代 係 因 为 唔 想 得 到 任 何 同 情 。 之 後 我 照 出 街 , 心 里 好 难 受 , 做 一个 女 人 好 难 受 , 为 了 个 仔 , 第 时 要 话 畀 佢 听 , 妈 咪 做 错 事 不 对 , 好 彩 我 一 向 爹 地 妈咪 教 育 我 有 错 就 要 认 , 打 就 要 企 定 。 我 选 择 错 就 认 , 打 就 企 定 , 我 唔 出 来 讲 但 照 同个 仔 出 街 , 妈 咪 做 错 事 唔 应 该 放 在 一 个 细 路 仔 身 上 , 我 要 出 去 承 担 所 有 外 界 眼 光 ,当 惩 罚 自 己 , 我 唔 匿 埋 唔 逃 避 。 有 些 人 同 我 讲 Ceci ( 张柏芝 英 文 名 Cecilia 简 称 )你 好 惨 , 我 支 持 你 , 有 些 人 会 觉 得 你 做 这 些 事 , 唔 同 人 有 唔 同 谂 法 , 我 照 去 承 受 ,要 彻 底 承 认 一 切 。            □ 主 持 人 : 点 解 选 择 在 陈 冠 希 在 加 拿 大 上 庭 後 再 出 来 , 有 乜 特 别 原 因 ?   ■ 张柏芝 : 我 一 直 冇 谂 过 出 来 , 我 未 坐 完 监 仲 守 紧 行 为 。 直 至 噚 日 睇 报 纸 、 睇 完 电视 佢 在 庭 上 出 来 , 我 同 自 己 讲 要 企 出 来 。 好 似 陈 冠 希 话 女 受 害 人 要 有 healthy 、 安康 , 叫 我 们 站 出 来 , 所 以 我 今 日 站 出 来 。 噚 日 报 纸 标 题 写 「 她 们 受 够 了 」 , 呢 年 幾我 未 觉 得 受 够 , 未 觉 得 受 伤 害 , 自 己 做 过 就 要 认 , 我 企 出 来 因 为 今 日 受 够 了 , 唔 係陈 冠 希 所 讲 , 佢 班 女 受 害 人 受 够 , 係 我 受 够 你 。 一 路 话 希 望 畀 受 伤 害 人 有 healthy , 最 伤 害 我 们 的 唔 係 传 媒 , 最 伤 害 我 们 的 係 你 , 受 够 係 受 够 你 啊 。 你 竟 然 在 法 庭 外回 应 记 者 时 同 我 讲 公 义 ? 猫 哭 老 鼠 话 保 护 我 们 班 女 受 害 人 , 希 望 我 们 企 起 来 ? 我 复唔 复 出 唔 紧 要 , 佢 话 叫 班 女 受 害 人 尽 快 站 起 来 , 要 有 healthy life , 竟 然 够 胆 擘大 眼 讲 大 话 , 以 为 信 了 主 就 唔 会 讲 大 话 ? 到 我 睇 新 闻 好 失 望 , 佢 淫 照 事 件 後 信 了 主, 好 失 望 好 失 望 , 话 自 己 投 靠 耶 稣 上 帝 , 擘 大 眼 讲 大 话 , 失 望 到 想 同 陈 冠 希 讲 , 耶稣 唔 係 向 传 媒 交 代 的 避 难 所 。

□ 主 持 人 : 事 件 发 生 正 值 农 曆 新 年 , 好 多 亲 戚 来 拜 年 。   ■ 张柏芝 : 哗 ! 难 受 到 … 刚 好 新 年 , 朋 友 上 来 拜 年 , 自 己 个 心 好 难 受 , 睇 到 那 些 朋友 在 我 面 前 扮 冇 事 仲 难 受 。 因 为 条 路 自 己 选 择 , 但 心 痛 在 朋 友 们 我 面 前 扮 冇 事 , 那个 moment 难 过 好 多 , 好 开 心 有 班 这 样 的 朋 友 。      □ 主 持 人 : 有 冇 试 过 崩 溃 ?   ■ 张柏芝 : 泰 国 落 飞 机 返 屋 企 那 晚 , 我 同 老 公 ( 谢 霆 锋 ) 去 泰 国 拍 戏 , 抱 住 Lucas ( 张柏芝 儿 子 ) ( 张柏芝 哭 了 , 主 持 人 递 上 纸 巾 ) , 心 跳 到 呢 , 知 道 机 场 好 多 记 者 , 唔觉 得 怕 尴 尬 for 自 己 , 心 跳 得 好 紧 要 , 抱 住 个 仔 同 老 公 出 现 , 好 多 记 者 影 相 , 返 到屋 企 喊 得 好 厉 害 , 因 为 自 己 一 个 人 的 错 误 影 响 到 屋 企 人 , 好 怕 影 响 到 谢 家 , 但 好 感动 , 好 开 心 , 上 上 下 下 好 支 持 我 , 支 持 到 不 得 了 。 我 係 喊 过 两 、 叁 次 , 冇 伤 心 过 ,伤 心 係 唔 想 自 己 的 事 影 响 长 辈 老 人 家 担 心 。 我 老 爷 ( 谢 贤 ) , 事 件 相 片 第 一 日 出 街, 你 知 男 人 唔 讲 好 多 话 , 佢 即 刻 上 我 屋 企 , 乜 都 唔 讲 扮 睇 Lucas , 我 已 经 知 乜 事 ,佢 想 畀 message 我 , 有 乜 事 一 家 人 一 齐 撑 ¡ 我 奶 奶 ( 狄 波 拉 ) 又 係 , 好难 堪 的 事 好 难 问 个 究 竟 讲 个 究 竟 , 佢 乜 都 冇 讲 , 送 瓷 砖 公 仔 畀 我 , 係 两 个 人 抬 住 一块 荷 叶 , 公 仔 刻 住 风 雨 同 路 , 一 个 公 仔 就 知 道 佢 想 畀 我 乜 message 。 我 老 公 更 加 唔使 讲 , 乜 都 冇 问 过 我 , 净 係 讲 一 句 : 『 得 啦 , 老 婆 , 冇 事 , 有 我 在 。 』 我 爹 地 妈 咪都 好 支 持 我 。 我 冇 为 呢 件 事 喊 过 , 好 惨 , 女 人 咁 样 畀 人 睇 , 我 喊 过 两 、 叁 次 。 阿 妈打 电 话 畀 我 , 我 就 话 「 妈 , 我 冇 事 」 , 第 一 我 想 报 喜 不 报 忧 , 第 二 我 做 错 事 , 唔 可以 有 任 何 好 惨 , 呢 样 係 我 真 正 面 对 的 惩 罚 。 阿 妈 好 伤 心 , 「 阿 女 你 唔 好 夹 硬 死 顶 」, 我 话 妈 咪 我 冇 事 , 边 有 阿 妈 觉 得 个 女 咁 样 冇 事 , 阿 妈 同 我 讲 了 一 句 : 「 如 果 妈 咪可 以 顶 到 , 妈 咪 宁 願 同 你 顶 。 」 我 忍 住 好 辛 苦 , 同 佢 讲 冇 事 , Lucas 喊 啦 , 唔 讲 ,我 喊 一 次 , 点 解 呢 个 女 可 以 衰 到 咁 ? ( 张柏芝 再 落 泪 ) 令 妈 咪 讲 番 咁 说 话 ? 我 同 自 己讲 要 更 加 勇 敢 面 对 错 误 。        □ 主 持 人 : 你 话 你 由 始 至 终 未 嬲 过 陈 冠 希 , 你 有 乜 说 话 想 同 佢 讲 ?   ■ 张柏芝 : 畀 我 们 女 性 一 个 尊 重 , 畀 女 性 一 个 尊 严 。 呢 年 幾 班 女 仔 suffer 好 多 , 我们 冇 要 求 一 年 前 所 谓 的 承 担 保 护 , 但 唔 好 一 年 後 出 来 猫 哭 老 鼠 , 讲 一 套 做 一 套 , 为求 得 到 公 众 宽 恕 , 而 继 续 继 续 伤 害 我 们 呢 班 女 仔 , 传 媒 冇 伤 害 我 们 , 因 为 自 己 真 係要 承 担 。 陈 冠 希 先 生 , 我 冇 怪 你 , 希 望 佢 唔 好 再 … ( 张柏芝 哽 咽 ) 希 望 尊 重 我 们 女 性, 希 望 尊 重 我 们 女 性 , 我 们 都 有 妈 咪 生 的 , 唔 係 得 佢 一 个 有 妈 咪 陪 佢 出 庭 , 我 们 都有 父 母 的

大家重点看PART 2,对陈冠希的指责

我 奶 奶 ( 狄 波 拉 ) 又 係 , 好难 堪 的 事 好 难 问 个 究 竟 讲 个 究 竟 , 佢 乜 都 冇 讲 , 送 瓷 砖 公 仔 畀 我 , 係 两 个 人 抬 住 一块 荷 叶 , 公 仔 刻 住 风 雨 同 路 , 一 个 公 仔 就 知 道 佢 想 畀 我 乜 message 。 我 老 公 更 加 唔使 讲 , 乜 都 冇 问 过 我 , 净 係 讲 一 句 : 『 得 啦 , 老 婆 , 冇 事 , 有 我 在 。 』 ============= …… 我还真容易被人带动情绪,眼泪哗哗的…… 不管是做戏也好真也好,能做到让观众这么感同身受,也是一出好戏了。 人都要经历过才会成长的,守得云开,总会见到月明。

以下为国语版翻译:

这件事已经发生一年多了,我一直沉默,每个人由小到大的时候都有犯错的时候.知道认错,最好就是找一个方法去承认错误.为什么一直选择沉默而不是因为怕,不是感到羞耻而不也去面对群众.我在这次学会了,如果一个人要完全去面对自己的错误,要承担自己的错误的时候,我反而什么都不想讲,这样讲我作一个法官,期间我做了一个犯罪的人我叛了自己作监狱,我没有向观众交代任何事,我不是怕什么什么,出来讲过什么什么,我不是怕事.只是我要面对我的错事,其实在内心里面已经是个炸弹,那个怕不知和谁讲,这样想着这是私人的事,就像陈先生承诺过不要跟第三个人看,就对自己讲不会有事的,他时常对自己说一定不会给人家看的,那我就很放心啦.就自己骗自己,但自己做过的事一定会怕的.当我收到消息的时候,当全香港都知道的时候我好怕,当我看到LUCAS才七个月的时候,我那时候很怕很怕,我直接跑到房里面抱LUCAS,想着抱着LUCAS很怕很怕,那时候我已经知道怕的地步,不知怎么形容的怕,一直抱着儿子我的脚呢一直怕得已经软了,已经失去平衡.当我抱着七个月的小朋友,那一刻我对自己讲,我是一个大人都没有勇气去站起身,这么无助的小孩子才七个月,很无助那我就对自己讲不行我一定要站起身,以前我以为我自己会疯的,但那时候我为了儿子我一定要站起身,事件发生那一天报纸登出那一天我刚好要拍广告,公司和广告商都以为我不会出席,我照拍.好难堪好难堪,我和自己讲都要的,你自己做错事不能说我不行了,我情绪不好,我不拍了.我照样拍拍完过后广告商说不如不播啦,会被传媒说好多话.我预料到后果,我觉得人就要承担,因为我知道自己有错.家里,公司,朋友亲戚都说不要怪责自己,你都是受害者,不关你事你都不想的,坦白说就像普通人正常人都做过这个事的,只是你是公众人物,你是受害者,我和身边公众人物说,我不是一个受害者,可能很多人做过这个事,不是我能控制的范围内,我觉得我不可以不否认的这件事,因为我是公众人物,我是一个偶像,我自己做过的事会影响下一代的人,所以我和身边的人说你不要和我说我是一个受害者,我不是受害者,我都没埋怨过任何人,比如说身边的人对我说陈冠希怎么怎么,我一句都没说他的不是,我都没跟传煤说过,这次我不能把责任推着别人身上,所以我这一年来沉默不语,其实大家都知道我的性格是有点天不怕地不怕,我对自己说作一个选择判一个惩罚,我要面对所以的责任,我不和传煤交代,我不说什么事,我不想得到任何的同情,发生这件事后我一样出街,其实心里面很难受,作一个女人其实是很难受的,到时候我要告诉我仔说妈妈是做错事,妈妈是不对,但是我很幸运我有那么好的爸爸妈妈的教育,永远都教育有错就要认,但我这次选择这件事我错我就要认,但我一定要站起,照出街,照我儿子出街.妈妈作错事不能摆落在一个小孩子身上,这完全是两回事.我要出去面对外界所有的眼光,当我惩罚自己也好,怎么也好啦我都要照出去我不会躲起来,可能会有些人会说,CC你很惨我们会支持你的,可能有些人觉得你看你做这些事,不同人有不同人的想法但我也要去承受,因为我觉得要彻底承认自己的错误,就要彻底承受一切

区:选择在陈冠希加拿大出庭之后出来有没有什么特别原因呢  芝:其实我一直都没想过出来,一直都判自己错误作监,但我前日看到报纸看到你们的有线直播,他从庭上出来  讲的话,我同自己讲我一定要出来,好像陈冠希说希望我们女受害人安康,叫我们站出来(笑)我今日就站出来了,我前日看到陈冠希接着说她们受够了,一个大标题.在法庭上说她们受够了,我这一年来没试过已经受够了,没试过已经伤害了.真的你自己作错事你自己要认的嘛,为什么今天我出来,(笑)我今日真的受够了,真好像个标题受够了,但不是陈冠希讲的这些女受害人受够了,而是我受够你,一直以来说我们受伤害,最伤害我们的不是传媒,最伤害我们的是你(陈冠希),受够是受够你,你竟然在法庭外面回应记者猫哭耗子说保护我们这些女受害人希望我们这些女受害人站起来,你有胆敢讲出我复不复出不重要,主要是这些女受害人尽快复出尽快站出来,有好的生活,你竟然够胆讲谎话,一直以为信主的人不会讲谎话,前日我看完报纸我好失望好失望,他相信主嘛,遇到这件事之后,我好失望,口口声声说自己投靠耶苏,投靠上帝,他居然还在讲大话,我当时失望到好想同陈冠希讲耶苏不是个避难所,不是个向传煤交代的避难所,知道明天会登出来还说一套做一套,都忍着忍得好辛苦!  柏芝:“(陈说)去保护我们一班女受害人,他没做到。  而我们这班女受害人也没指望赔偿不赔偿损失,  他什么都没做到,没保护到我们,照片其他到现在网上还流传着,  他没用任何方法去制止,我们后来有安康,后来有可以站出来,  第一,你什么都没做到,第二,我只可以用几个字来形容他咯。  猫哭老鼠假慈悲,事情发生到现在,没和我们讲过一句对不起。  只知道对着公众讲,我经纪人由发生事那天,不知道第二天照片登出来,  之前那刻打电话给他,他一拿起电话,我经纪人问他:‘喂,究竟发生什么事’  只想问个到底而已,未想弥补些什么,因为已经知道其他事一早已经是定居,  ‘我在开会,在处理,很快打给你’挂了电话,那我们当然又惊又震,再打,  一直关了机,一直没机会再接触,我觉得他如果真心承受自己的错误,出来可以和公众说要保护我们  这些女受害人的话,你起码有一个私底下的电话,同我们讲句对不起,没有。  我应该为所有的女性,所有在这件事受害人站出来,去告诉她,  如果你到今天都不承受自己的错误呢,那就别说话了。” 

主持:“你觉得陈冠希需要为这件事负多大责任?” 

柏芝:“我觉得每个人要负的责任,要每个人自己衡量,等于我,这件事,  我自己衡量我要受多少教训、责任、面对多少个错误、多少损失、尊严、所有事,  这要每个人自己衡量,我不敢去讲,叫他去面对,我唯一可以讲的是,  你自己不敢承担错误不要紧,扮保护我们这班女艺人,说我们是受害人,  你说我们是受害人,那你是什么,你才是那个最重要决定我们有没有安康,  我们有没有站起来的时候,我们没他那么好运气咯,他可以去外国发展啊,  可以签些歌手,自己做经纪人啊,我们没他那么好运咯,其他女艺人都没他那么好运气咯,  所以我没胆要求他承担任何事,去认识面对自己的错误,人肯不肯面对自己的错误,  肯不肯改变自己,或者之后去真心承担,这个每个人不同。”

主持:“事情发生的时候正值新年,好多亲戚拜年” 

柏芝:“难受到…… 正好就新年,跟着还要有朋友上来拜年,自己心里好难受,  看到些朋友在我面前扮没事,仲难受,因为我自己条录是自己选的,  但我心痛是,这些朋友在我面前扮没事,简直…… 那一刻难过好多咯,  所以真的很开心有班这样的朋友咯。” 

主持:“有没有试过崩溃啊” 

柏芝:“就是从泰国回来下机,有一次,我和老公回家,有一次和老公去泰国,抱着LUCAS,  我心跳到…… 我知道机场好多记者,我一路都不会觉得怕尴尬呀 自己,但我心跳得好快,  抱住儿子、老公,外面好多人,回到家,我就哭得很厉害,因为我觉得我自己一个人的错误,  影响到家里人,我好怕影响到自己的家,但我很感动很开心,上上下下真的很支持,我是哭过  这样两三次咯,其他我没伤心过,我伤心是因为不想自己的事,令到些长辈老人家担心,  我姥爷,时间的照片第一天出来,你知道男人不是说很多的吗,立刻来我家,什么都不说,  假装看LUCAS,我已经知道什么事了,我知道他想给我个信息就是,可以了,有什么事,一家人  一起撑,我奶奶,因为那个时候很难讲个究竟,我奶奶也是,什么都没说,送了个瓷砖玩偶给我,  有两个人在那的,跟着两个人抬着一片荷叶的,那个玩偶刻着风雨同路,一个这样的玩偶,  就知道她们想给我怎样的信息,我老公更加不用说,什么都没问过我,只说了就句‘够了,老婆,  没事,有我在这’,我父母不需要说,一定很支持,这件事,我没为自己哭过,我好惨啊,女人  这样被人看过,我没哭过。我哭了两三次:妈妈打电话给我,我就说自己没事,没事,因为一  我想报喜不报忧,不想她们担心,第二,我知道我自己犯错不可以有任何情绪,这个才是我真正面对  惩罚的一件事,我妈就好伤心,‘女儿你别死顶啊’‘我没事啊,妈咪,我没事啊,可以的了’  其实有哪个妈妈会觉得女儿这样会没事啊,我妈同我说了句,‘如果妈妈可以帮你顶,我宁愿帮你顶’  我都忍住,忍得好辛苦,‘可以了,没事的,不和你说了,LUCAS哭了’挂了,我哭了一次。我哭  为什么这个女儿可以那么坏,令到妈妈讲这种话,之后我就更加对自己说,我要勇敢去面对自己的错误。” 

主持:“柏芝,你说你由始至终都没胜过陈冠希的气,那你有些什么话想对他说” 

柏芝:“给我们女性一个尊重!给我们女性一个尊严! 这一年里面,我想我们女孩都承受了好多,  我们没要求他一年前所谓的保护,所谓的承诺,我们没要求过,但别一年后猫哭老鼠假慈悲,  讲一套做一套,为求得到公众宽恕他,而继续伤害我们这班女孩咯,传媒真的没伤害我们,  因为我们自己真的要承担,陈冠希先生,我没怪他,但希望他不要再…… 要尊重我们女性咯,  希望她尊重我们女性,我们都有妈咪生的,不是只有他一个有他妈咪陪他出庭的,我们都有父母咯”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