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最近,无意间发现在51的SNS,上去玩种地了,没想到,这农场的游戏挺让人上瘾的,经常去好友家帮忙除虫子拔杂草,时不时的还偷点好友种的果子,偷的中间,感觉一种友情的温暖。

小虎仔还送了花给我,只有种过花的才明白,要凑齐那一瓶花,要花好多时间和精力呢。本想送只小狗给虎仔,不过好

象没有送狗的功能,只好MAHU私下我帮你想办法了。

和朋友说起,他说现在SNS火极了,很多人因为玩这个让老板还炒了呢,看来真是害人的东东。

 如果生活中种菜种花也这样点几下鼠标,多好,除个杂草什么的,也不用那么汗流夹背了。

问候一起玩的几个农场好友,贴张种菜的图留念吧。花是虎仔送的,地里种了一个玩具和几个茄子,等成熟呢,狗狗帮我看着,哈哈。。。

另一张是MAHU家菜地,种了好多土豆

game5.jpg

game1.jpg

附老茶贴的:开心农场详细攻略技巧

开始玩时都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天天种萝卜。。。Wink

  网上一块地,种菜、偷菜、防小偷,“开心农场”里的事情让很多人牵肠挂肚,乐此不疲。网友们借名人之口忍不住议论起来——

  拿破仑:不想开通农场的人,不是好网友。

  孔子在“开心农场培训班”上教导学生:三网友,必有农场主,择其熟者而偷之。

  乐善好施的但丁说:种自己的菜,让别人去偷吧!

  雨果喜忧参半地说:让自己的内心藏着一片农场,既是一种苦刑,也是一种乐趣。

  爱因斯坦坦言,坚持才是硬道理:在一个崇高的目的的支持下,不停地种菜。即使慢,也一定会获得成功。

  提到农场,晏殊有说不完的委屈:无可奈何菜失去,似曾相识贼又来。

  莎士比亚很犹豫地说:种菜,还是偷菜,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唐僧对莎士比亚说:你想要偷菜啊?想要你就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偷菜呢?虽然你这么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可你也要说出来呀。

  张学友记偷不记咬,他将自己的金曲《吻别》的歌词改了一下:我偷你的菜在无人的夜,让狗咬笑我也不能拒绝。

  阿基米德口出狂言:给我一个夜晚,我能偷遍整个农场。

  顾城的眼睛总是雪亮的: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菜园。

  善于“潜伏”于农场作战的徐志摩说: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劳累过度的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农场守得辛苦。

  面对损友的捷足先登,周星驰演的“至尊宝”感叹道:曾经有一串香蕉熟了,我没来得及摘,等到被一个好友摘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不赞成花太多时间玩开心农场的保尔·柯察金说:当一个人回首曾经沉迷农场游戏时光,会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会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感到羞耻?

开心农场为何会火?

有人说,做游戏只需要尊崇4个字”简单、粗暴”,简单不是指游戏简单,而是指给玩家的规则和操作简单,就如个人的属性,只要用一个道具不停的刷,随机的,就有可能刷出极品。若给复杂的收材料、训练、增长,整多了,玩家未必会觉得爽,还不如赌人品来的痛快。别把个别的看破游戏的玩家来当例子说,事实证明,游戏赚得多还是喜欢”简单、粗暴”的沉迷者的钱,而不是精打细算的老油条。

当前火爆的农场、钓鱼类型的游戏,主要遵守的两点,一个是自己种、二个从人家那里获得(俗称”偷”);它一般会给一个保底,也就是无论怎么被偷都不会亏本(赚得比买种子的钱还少);这就可以让人放心的去玩,而在被人”偷”了后,自己也可以去”偷”回别人的,前提是看准时间。而无论何种操作,都是不用动脑筋的点下鼠标就可以了。

回到其它游戏,被人欺负后能否欺负回别人?会不会导致自己本都回不来?操作是不是够简单?逻辑是不是够明了?

RPG类型游戏,被人欺负后要不就咬牙让自己变得更强来报仇,或巴结或”悬赏”(某些游戏的功能)让其他高手来报仇;策略型游戏被人欺负后,其”报仇”手段也差不多。而RPG打不起总还躲得起,策略性游戏想躲总有些难度,于是,后者留下的往往是更好战的人。回本来,RPG除了早期的被直接爆”屠龙”等强大损失的游戏外,近几年的新游戏都相对柔和一些,最为常见的就是”红名机制”,只要自己不是”恶贯满盈”,亏大本的事还是比较少的;而策略型游戏,被灭全部兵、甚至毁城的游戏都大有存在,不乏被打跑的人,保本这点想做好好真有点难度。至于操作上,不要感觉是为了增加点真实(RPG问题)或频繁度(策略类问题),而故意增加一层层的点击,就是不直接给玩家最省事的方式:这不叫带入感,而是折磨人。

就如近期玩的某游戏,接了任务,还要自己输入NPC坐标,选择接了任务的武将,还要一个兵陪着才能发出去做任务;做完后还要自己点回去完成任务,开始一二次还略有兴趣了,久了就不是烦人而是累人了:经常还要多重复打开几次确认坐标和NPC。

当然,开心农场之火的另一个原因,是它规避了”游戏”一词。因为它最成功的宣传是开心网,是SNS社区。这种宣传让不了解游戏的人,忘记或忽视了开心农场是一个游戏的本质:而游戏,可以说,难得有几个会不上瘾的,至少都会有几小时相当的在意……于是,很多本不玩游戏的白领们,陷入了他们接触的第一个网络上的游戏”开心农场”。你要拉个魔兽世界的忠诚玩家来全心投入开心农场?恐怕很难。

当前办公室封杀游戏,剑指开心农场;其实农场也挺无辜的,为何那么多webgame,唯独它最火?

做游戏啊,有时候别太伟大,简单,对大部分玩家都好,对自己也好;过于复杂,只会让小部分玩家青睐。

ps:顺道再提一句,为啥很多人会觉得QQ农场好玩?或许很大程度是因为QQ农场在好友列表处提醒了谁家可以”偷”了,谁家可以除草。小小东西,看起来不起眼,一加就变味。

淘宝上已经有人在出售自己级别高的号了,贴个高级别的图吧

game3.jpg

game4.jpg

sidenav2.jpg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