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多伦多市长苗大伟前不久在怀雅逊大学国际学生迎新会上对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说”学成之后留下来”。那么,究竟会有多少人会留下来,又有多少人会离开。

出生在当地的中国人和老移民对新移民有一个普遍的看法,他们说,新移民来到加拿大,普遍不自信,隐藏自己的想法和意愿,不会表达也不愿表达,对自己的要求甚至会降到最低,外加本身族群固有的负面素质和所居国新的语言、文化、环境等差异,往往七八年过去,也还是老样子。有经验的老移民对新移民说,移民人生最重要的其实不是努力,也不是奋斗,而是抉择。什么样的抉择,就有什么样的未来。

史简明全家三口,登陆时有三个选择,萨省,温哥华,多伦多士嘉堡。最后还是选择士嘉堡。

士嘉堡号称多伦多中国区,无论超市,银行,社区,饭店,到处是华人,生活工作大事小情,无需英文,全部可以解决。有些外观环境,甚至和中国相差很远。史简明在中国丢了饭碗,所以,无论好坏,他不在乎。英文没多大问题,找个工作挣钱也没多大问题,他的计划是先打份工挣钱,买房,买车,然后读个专业补个本土证书,接着再去寻求更长远的生活计划。想了一年多的计划跟老同学(18年老移民)一讲,遭到全部否定。老同学要史简明先自己拿钱重新上学读书,找准专业,二年下来,找到专业工作。按老同学的经验,新移民起点要高,移民生活才会有质量。选择不对,八年十年照样打工,生活在底层,跳不出圈子,一辈子在华人圈子工作,生活没保障,恶性循环永不会休,心智变愚钝,精神变麻木,改变不会大。

马军来自中国北京某跨国公司中层,生活无忧,受性格所使,想知道世界上其它生活方式,于是,直奔多伦多士嘉堡。移民故事知道太多,乱投几份简历,没抱太大希望,没等生活安定下来,正在到处闲逛时,机会便降落身上。一家公司听说他的职业背景有多年海外贸易经验,于是聘请他到加拿大北京分公司做管理人员。来加国不到二个月即转身为加国外派驻中国大中华区高薪经理人。为公司形象,马军被要求住在北京某五星级酒店,公司配备新车和身上全部行头外加住房补贴。移民生活仅仅三个月之余,走马观花都算不上。静下来想想,得来全不费功夫的美差有些不甚真实。但的确却是真的。闲时在酒店游泳健身,累时玩心情就泡泡妞,一般的妞不行,明星级别的才可。想父母时就回家看看,想吹牛时就回原来公司,想打网球再不用上网找球友。在中国的加拿大公司当然受中国影响。工作不忙,工资不少,马军把在原来中国跨国公司不能做的,没时间做的,自己感兴趣儿的事情,全部利用现在的位置给做了,炒股票,炒外汇,炒房产,打高尔夫打到圈子里的顶尖,入各种高级金领会所,结交政要。如鱼得水,不亦乐乎。

谁说加拿大工作不好找

魏华在加拿大读二年高中后,进入多伦多大学读四年大学外加硕士二年,找不到工作难受二年前后共八年,经过抉择,归国,顺利进入一家北京大型房地产公司。公司老板是中国数一数二的地产大鄂,蒸蒸日上的公司进程与中国国力发展同步。魏华感到物有所值,于是,整天意气风发,停不下来。她的英文派上用场,每当公司拿下新地开发时,她被派去全陪外请各国建筑师,集团总部给下面分公司开大小例会,她被派去做全程讲解,风光下面,文化环境对她的刺激着实显著。她难受得很。

她的工作风格,她的个人风格,她的发型,她的男友,她的为人处事,她的僵化规矩,遭到同行点评。她的发型是东方小女孩齐额流海式的,在北美会有很多男人目光,而在中国是装嫩矫情发嗲招人烦。她的皮肤是晒后的流行色,在中国会被认为难看。她的男友是有过四任不同国籍妻子的艺术家,她是第五任妻子。她工作态度的专业认真与中国的认真不挂钩,也不配套。中国公司里的认真态度要与人际关系相结合 ,而她的人脉全部在加国,在短时间内根本不能达到掌握和理解公司内部人际网络,她的北美职业能力在中国公司里不到几个月就在一位懂关系,能力也不差的竟争者面前败下阵来。

她没在中国受过全部教育,没经历过中国大学完整教育,她的职业文化感觉全部来自北美。她的生活细节为适应北美文化和生活得到强化式生长,她的性格也在北美得到重塑。所以她所碰到的阻力让她感到很累。

房地产公司每天日新月日,公司加班加点很平常,结果,她却因坚决不能加班愤然离开公司。

新移民应该避免什么路

意外和明天不知道哪个先来,人生最重要的不是努力,不是奋斗,而是抉择。

移民小范,年轻美好,因为爱,嫁给比她不如的现在的老公,老公学历不如她,工作不如她,能力不如她,挣钱不如她,但只有爱。加拿大的爱情要经过现实考量才会赢。老公文化不多,不读书,不交友,打零工维持生活,大男人观念却很深。认准女人以男人为中心,家庭以男人为主线,生活以男人为重心。女人不必工作,女人要听话,孩子越多越好,于是小范为爱昏了头,发誓要生三个孩子满足这个男人。加拿大可以,天地大,无限制,人口少,随便生,移民三年,三个孩子茁壮成长,生活中的美好小范没时间体会。为生计为幼儿,情趣儿全无,爱变淡,情不在,夫妻形同陌路。老公逢人便说,我有三儿子,小范逢人便说,移民没什么意思,三年生三儿子。我是部机器,什么也不是。下对注,赢一次,跟对人,赢一世,她喜欢这样总结自己的移民生活。小范变成加国小市民,懒惰像生锈一样,比操劳更消耗她的精力,苦闷像瘟疫一样,比生活更折磨她的心。抑郁外加钱不多,生活陷入无望。夏天刚过,恶运找到她,老公车祸身死异国。

天津人郑仲秋,身份是技术移民,全家移民,今年第九年,孩子读初中。他和太太都是北大文科毕业生。郑仲秋学的是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太太是图书馆学与传播专业。二人没什么积蓄,落脚温莎观望二年后,全家来到多伦多。郑仲秋想重新拿个本地证书,找个比打工好点儿的工作。自费读电脑专业二年,毕业后在蒙城找到工作,从多伦多搬到蒙城,在那家公司先做义工六个月,正式开始工作也是六个月,六个后他又因一件小事丢了工作,无奈,夫妻俩开始靠政府资助读法语学校,没什么学习目的,也不是什么专业学习,只为生活,钱不多,够三口生活,但郑仲秋有天突然记起自己是中国名校北大毕业生,于是又放弃资助学习改学教师专业,二年毕业后,当教师必需要完成规定累积教学时间。蒙城法语环境,找这这类工作非常难,考虑到将来孩子要回多伦多上大学有更多好处,于是又回到多伦多。蒙城前后五年,多伦多也变得陌生,没有人脉,想积累教学经验和时间都不容易,生活还得继续,在商场打工一年多,有机会就去做结交教育界和报界朋友,太太也在一家包装厂打工,有钱赚生活还算稳定。夜班白班也无所谓,白天可以做很多事情。 做家务,买菜,上网聊天。圣诞节开校友会时突然碰到做中学老师的老同学,喜从天降, 没费什么事便谋到一个位置,工资一下提上去,生活来个大转变,才想到要重置新房,重新换车,还要去环球旅游。老同学问他为什么移民这么多年才来找到他,他说因为自己境遇一直不好,没好意思求他。而他知道自己是最适合教书的人,回想过去从小到大,一直在为未来当老师做准备,大学择业时,自己也是在寻找教师职业,寻找未果,才移民加国。来到加国却因对自己极度不自信,起点太低,从未考虑过自己的理想会在这里能实现,好像加国只能适合艰苦生活,谁曾想,移民九年后,才找到人生理想,而且只是老同学的一封推荐信。

迫于生存环境压力,有些不该淡忘的事情被冲淡,生活如果远离精神其实也高不到哪去。

郑仲秋现在总是对人讲,生活不是单行线,一条路走不通,你可以转弯,移民生活不在于长与短,而在于顿悟的早与晚,更在于看与谁同行,有谁指点。世界上有多少有才华的失败者,有很多高学历的无业游民,都是因为选择错误。

老移民为新移民总结十不要

1.夫妻分居,天各一方,最终导致婚姻破裂;

2.刚登陆即打工,不久买房,陷入经济死循环;

3.缺证补证,不返回校园,语言关不过,事业永无突破;

4.做自己做不了主的工作,怕被炒,在工作场所大气不敢出,丧失做人尊严;

5.为生计,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人生没有幸福感;

6.去留难断,首鼠两端,浪费时光与机会,到头来,竹篮提水一场空;

7.刚登陆不久,在不了解环境的情况下即做大成本投资,失败后,元气大伤;

8.把底线当上限,路越走越窄;

9.思路不清晰,没有作好思想养成,不能气定神安,夫妻常吵架,阵脚大乱;

10.为小钱而奔忙,丧失格局意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