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先介绍一些背景和当地的风俗,我外婆家在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我通常一年回去两次,外婆家还是在县城里,可是苗寨的话就要坐车绕山路进去,但是那也还是个旅游开发的半苗寨,我们通常是到了那里再翻山进到真正的苗寨去,我要说的事情就发生在里面,那个苗寨里住着我姨父的叔公之类的亲戚,苗寨基本上算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没有电没有自来水,住的是竹楼,而当地的苗人也分为青苗和黑苗,青苗就是指那些会采草药治病的,也是苗寨里大部分的苗人,而黑苗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会下蛊的苗人,而这两类苗人是水火不相容的,尤其黑苗人一般寿命都不长,人丁单薄,所以到现在在寨子里的黑苗人已经非常少了,按理说这样青苗人多应该就不会让黑苗人再住在寨子里,但是没办法,因为青苗人已经没有了解蛊的办法,如果太赶尽杀绝就必然会惹祸上身,至于青苗与黑苗之间的恩怨我就不多说了,如果大家看了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后面再补充。       如果你是个喜欢冒险的人,进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苗人聚集地,没有认识的人住在里面,你就要小心了,一般来说苗人是很热情的,可是你分不清谁是青谁是黑,你可以借宿到任何一个苗人家里,大家都会很欢迎你,但是进门之前你必须要喝下三碗酒,小孩就只用象征性的舔一点,但都必须要喝,这是表示对当地人的尊重,如果你不幸选中了黑苗人家,那你应该就已经被下蛊了。       我第一次进苗寨是小学三年级的暑假,跟我父母,姨父小姨和我表妹一行人浩浩荡荡就去了,那里的风景真是没得说,因为当地人经常串门串户的,所以你是谁谁谁的亲戚或者陌生人,大家一眼就看出来,我们到的时候碰上当地人都会和我姨父打招呼,结果有个啊妈就和我姨父小聊了几句,那样子怕是被谁听到一样,因为说的是一些当地方言,我听不懂,聊了一阵那个阿妈就走了,我们继续往姨父的叔公家走(以下简称叔公好了,辈分搞不清楚),路上我就问我表妹,他们刚才说什么,我表妹说在我们之前来了三个年轻人,住进一户黑苗人家里去了,刚好我们回来,那个阿妈怕是我姨父的朋友,就叫他赶快带人出来,看有没有被下蛊,如果是认识的现在离被下蛊的时间不久,还可以叫那家人解蛊,晚了就来不及了。我说那不认识就不能带他们出来吗,后来我表妹就跟我解释说不行,因为养蛊的人长期不下蛊就会被反噬,对这种事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否则他们会害我们。其实我当时是很怕的,后来到叔公家吃了饭,他们大人就聊开天了,我和表妹说要出去玩,叔公和姨父就叮咛我表妹不要带我到谁谁谁家去,连门口都不行,后来知道因为那几家都是黑苗,往寨子下面去就是条河,我们到河边去玩,那里水质很好,沙砾之间还是可以抓小鱼小蟹,摸摸河螺之类的,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有些当地的小孩在那里耍了,游泳的也不少,表妹和他们也算认识就一起玩,正玩得高兴的时候,看见寨子上下来一个着苗服的姑娘和三个小伙子,于是哄一下所有的小孩都停止玩耍开始往寨子里跑,表妹也拉着我走,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看见大家都这样,心里也毛毛的,以为水里有什么东西呢,我们匆匆跑回去的时候还经过那四个人身边,我一直就盯着那女的看,因为觉得她很漂亮,但是即使这样心里还是觉得她很邪恶,是坏人,等我们跑回寨子,我表妹才告诉我说,那女的就是个会下蛊的巫婆,那三个男的估计就是今天早我们来的人了,表妹还说他们肯定是被下蛊了,所以才老是跟着她,当时我对蛊这种东西真是很不了解,又很好奇,我表妹一回到家就跟大人们说起刚才的事,我听不懂就爬到对着河的大窗户去看他们,看见那个女的在洗衣服,那三个男的对她很殷勤,都抢着帮她,唯一奇怪的是那三个男的似乎不怎么笑,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我看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诡异的事情,就觉得我表妹也许是胡说的,下来就参与他们的对话,因为有很多好吃的,我也没觉得听不懂会无聊,找了个合适的时机就问表妹说,刚才我观察他们没什么不一样啊,你怎么说他们被下蛊啊,表妹就说她肯定下的是情蛊,刚才叔公说的,叔公还说怕是有两个到最后会没命这样,听得我心里怕怕的,我们在那个寨子玩了两个星期,那三个年轻人竟然都没有要走的打算,他们也从来不三个人自己出门去玩,而且几天后还开始帮那家人干起活来,其实黑苗人也没有什么活要干,这就是他们要一直住在寨子里的原因,因为大家会分点东西给他们吃,养蛊的人会耗费很多精力在那上面,所以干不了重活粗活,他们出了寨子很可能就会饿死,至于青苗为什么要分东西给他们吃就像前面提到那样,因为他们怕惹祸上身,所以那三个年轻人也就是帮忙挑水啊,捡捡柴之类的,他们出门也从不和别人说话,老老实实挑了水捡了柴就回去,所以我就开始有点相信他们被下蛊了。       后面的事情就是一年后再去时听叔公说的了,我们走了一个月之后,挑了个日子,其中一个年轻人就和那个苗女结了婚,还分了大家一些喜饼之类的,但是另外两个年轻人已不见踪影,那家人是说他们都走了,可是寨子里谁都说没有看见他们离开过,这就成了一个谜,虽然大家都觉得他们两个凶多吉少,但这种事谁都不好说,没过多久那个苗女就怀了孕,5个月后的一天傍晚当地的接生阿妈被请去了,出来的时候阿妈脸都青了,说是那小孩根本就是个怪物,本来5个月的小孩生出来根本不可能存活,但是那小孩出来的时候硬是哎了几声,也不知道是哭是笑,诡异的是小孩的额头还长了一个瘤状物,看起来就像两个头,而且那个瘤里面明显有东西在动,阿妈放下小孩洗了手立刻就出来了,所以那一年再见到那个苗女觉得她更加邪恶了,我是从心眼里惧怕她,每次撞见她,不用我表妹拉,我也跑得飞快,当地有流言说是那个小孩根本没扔,拿来继续养蛊了,这样可以提升养蛊人的能力,我还是对这个说法比较相信的,那个胎儿头上的瘤想来应该就是蛊虫,后来辗转也有听说养蛊人的确不会浪费掉胚胎这么好的肥料,即使是自己的孩子,至于那个留下来的年轻人一直都出于一种真空状态,从来不理人,在后来的数年里见到他都始终没有听见他说过话,有一次我们在寨子里的青石板路上跑,他刚好挑水回来被我们撞翻了,我还想扶他,跟他道个歉,那个苗女就出现了,阴阴的说了句话,瞪了我们一眼就扶着那男的走了,为了那一眼我做了两晚的噩梦,那叫一个怨毒啊,这算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后更陆陆续续了解和接触了更多,今天就先说这么多,可能也不是很好看,但是对于我来说这的确是一个不好的经历。 

毒誓   我相信,每个人都发过誓。   最常见的,就是“我发誓,若不能XXXX,便XXXX”。   但通常,也就是说说罢了。   有些重要的场合,或者重要的话,发誓者,还会发毒誓。所谓毒誓,是相对于一般的誓来说的,通常给自己预设的结局,都非常的惨。   因为发誓,只是一个行为,没有人会认为,要为自己发出的誓言负责,所以发誓的内容,只管说,从没有人担心有一天会应验。      但如果,有一天,你发出的誓言,你没有兑现你誓言里的承诺,于是,誓言的内容开始兑现,也就是“应誓了”,你怎么办?   如果有一天,所有人都发现,誓言是可以应验的,那么,世间还会有发毒誓么???   我想,是不会了。   事情发生在遥远的远古的苗疆….            老苗,是寨子里的皮货贩子(很多年前的职业了,现在没有了),他每月,都会从寨子里带出一部分皮子,去到集市,换一些生活必需品和钱,带回来分给皮子的主人,也带回来一些外界的消息,茶余饭后,当做谈资。   老苗并不老,长的很是魁梧,有一张黑里透红的脸,脸上长着一双好看的,黑的不见底的眼睛。还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他家的女人,就是他凭着一张巧嘴,从蓝家峒哄来的,长的那叫一个水灵!   由于寨子里有规矩,寨子里的人,是不能随便的出去的,所以大家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一些小道消息,也是老苗每次卖皮子回来,说给他们听,所以老苗的在寨子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地位。   这次老苗回来,带来了一些女人喜欢的东西,比如丝绸的花手绢,湖绉的扇子等等。抢到了的女人们欣喜若狂,没有抢到的,便央了老苗,下次再出去,帮她也捎几个回来。老苗一一应承了下来。   有一天,寨子里来了一老一少两个陌生人。是寨子里麻婶的远房亲戚,从隔壁县的寨子那边过来的,因为当爹的要把女儿嫁给寨子里一个大族家的白痴儿子,当妈的和孩子都不肯答应,于是便连夜跑到我们寨子里,投奔亲戚来了。麻婶要他们在寨门口候着,她去求了族长,收留他们在此躲避一段时间,族长应了之后,麻婶便把母女俩带回了家。      那女孩儿不过15,6岁的样子,虽然皮肤黑了点,但一双丹凤眼很是撩人,可算得一个黑里俏啊,她只要一出现在院子里,麻婶的屋外,便有很多借故经过的年轻小伙子走来走去,不住的伸头往院子里看。那女孩也不怕生,还冲你甜甜地笑…   日子就这样平淡如水的过着,大家慢慢的也完全接受了这外来的母女,这母女俩,也融入了寨子的生活。   如果日子能一直这样过下去,该有多好…            老苗依旧做着他的皮货生意,依旧从寨子外面带来一些漂亮的玩意给那些女人们。依旧带来寨子外面的故事,讲给寨子里的人听。有一天,老苗带回来了一块铜镜。   老苗刚进寨子,就碰到了那外来的女儿(她妈妈叫她三妹)。她看见老苗,便甜甜的叫了一声,苗叔。老苗应了声,叫她,三妹,来看看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叫你阿妈买了去。三妹笑笑,摇了摇头。苗叔,我阿妈不会买给我的。   老苗看着三妹老是盯着那块镜子,便拿起那块镜子塞到了三妹怀里,说,拿着!三妹连忙把镜子还给老苗,说,苗叔,我不能要你的东西,我没有那么多钱给的。。。。。老苗是个爽快人,说,什么钱不钱的,不值几个钱,来,拿着,苗叔送你了!!说罢便背起“下落”(音译,类似竹编的背篓)走了。   三妹拿着那镜子回家了,她妈妈和麻婶都不在家,三妹便把镜子,藏在了她床底的一个小箱子里。   晚上吃饭的时候,三妹也像寨子里的其他人一样,端着碗到大坪里面去听老苗讲讲外面的事情,三妹去的时候,老苗正在讲他在茶馆听来的故事————      传说中,有一块铜镜,四面雕着很精细的花纹,镜子被一条造型很古朴的小蛇环绕着,据说,在月圆的时候,拿这面镜子去照井水,能够看到自己未来的心上人长什么模样。。。。   三妹听到这,拔腿便往家跑,她把碗一放,赶紧找出来藏在箱子里的镜子,看看是不是和老苗说的一样…   那镜子,果然是和老苗说的一样,银质已经开始发黑,那条小蛇发着诡异的光芒,极度的光滑,像是经过了无数次的抚摸。   三妹赶紧深呼吸了几口,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这个镜子,真能在月圆之夜,让自己看见未来的心上人长什么样吗?三妹开始无比的期待…   过了几天,老苗又要出门了,他走到寨门口的时候,发现三妹在那等他。他赶紧问,三妹,你在这做什么?三妹说,苗叔,你那天给我的镜子,就是你故事里说的那个镜子吗?老苗笑笑,说,哪有那么巧,那个故事,我是在茶馆听来的,听故事的时候,一个卖糍粑的老爹爹把这个镜子卖给我的,说是故事里的镜子,我一看镜子也还好看,价钱也不贵,就买了回来,故事嘛,听听就是了。当不得真的。      三妹听了,低着头走了。老苗摇了摇头,说了句傻姑娘,也继续往前走去。   老苗走的第二天,三妹的阿妈要带三妹回自己的寨子去,说那边捎信来了,事情已经过去了,要她们回去。于是三妹便跟着她阿妈,走了。   过了个把月,麻婶去隔壁县的寨子看她们,却只看到了三妹的阿妈,没有看见三妹,问了说是跟着她阿爸出寨去了。麻婶当天,就回来了。   麻婶回来不到十天,三妹的阿妈便来找她了,说是三妹出事了。眼睛不住的往外流眼泪,红红的很是吓人,说是什么东西都看不见…   麻婶一听,也急了,央了我们寨子里一个大蛊婆娘(就是放蛊的功力不错,但地位一般)去看看,她们到了三妹家,看到三妹那一双眼睛肿的跟桃子一样了,往外不停的流着眼泪水,眼珠子上面,也像是盖着一层膜。麻婶就问,孩子,你看的见婶子么?三妹只是摇头。那大蛊婆娘走上前去翻开她的眼皮仔细的看了看,说,怕是下了东西了,带回寨子里去,我一个人怕是应付不来。      麻婶和蛊婆娘把三妹带回了寨子,蛊婆娘又叫来了两个和她差不多的人,她们看了,也说是下了东西了,可终其她们三人之力,都不能看出来,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麻婶一听,也急了,央了我们寨子里一个大蛊婆娘(就是放蛊的功力不错,但地位一般)去看看,她们到了三妹家,看到三妹那一双眼睛肿的跟桃子一样了,往外不停的流着眼泪水,眼珠子上面,也像是盖着一层膜。麻婶就问,孩子,你看的见婶子么?三妹只是摇头。那大蛊婆娘走上前去翻开她的眼皮仔细的看了看,说,怕是下了东西了,带回寨子里去,我一个人怕是应付不来。   麻婶和蛊婆娘把三妹带回了寨子,蛊婆娘又叫来了两个和她差不多的人,她们看了,也说是下了东西了,可终其她们三人之力,都不能看出来,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们本想着去求神婆,但又怕神婆质疑她们的能力(估计是想做神婆的徒弟),说她们这么点事都搞不好。于是,三人竟是没有一个人去求神婆。只告诉麻婶,需要点时间。三妹的妈妈,更是不知道神婆到底在什么地方,自然也不会想到去找她。   那可怜的三妹,就这样终日的以泪洗脸(这可是真正的以泪洗脸哈),什么都看不见····   有一天老苗看到三妹的阿妈,便问,你来了呀?三妹呢?阿妈便说起了三妹的情况,老苗一听,便说,那不好啊,怕是被人落了蛊了,带我去看看。老苗虽然才40出头,但也是个落蛊的好手,他一看三妹的样子,便知道,肯定有人下了蛊。但居然他也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蛊。   突然,老苗想起了那面镜子····老苗问三妹,三妹,我问你点事,你要说实话。那面镜子,你放哪去了?三妹说,我带回家之后,就一直放在我的枕头底下。老苗又问,你可是对这镜子做了什么了?三妹说,那天我和阿爸出寨子去凤凰城里,我特意去找了你说的那个卖糍粑的老头,我要他告诉我镜子的故事,可是他不说,非要我买酒给他,我又没有钱,我就骗他,你告诉我镜子的故事,我带你去我们寨子,酒随你喝!那老人家一听,便把镜子的故事告诉我了,和苗叔你说的差不多呢!老苗一听,大概知道问题出在哪了,就问,三妹,你还说了什么?三妹想了想,说,对了,那老头随着我回寨子,喝了好多酒后,就带我去井边,告诉我,如果我每隔三天,就请他喝一次酒,他就让我在镜子里看见我未来的心上人。我当然答应了啊,那老头好像不是很相信我呢!便叫我发誓,我便发誓了。我发完誓,那老头拿镜子在井水边一晃,给我看,我真的能看见里面有个包着头帕的阿哥,可是看不清楚····第二天我还想看,那老头已经走了,我自己拿着镜子去井边,却怎么都出不来人影了···   老苗听到这很紧张,问,三妹,你发誓了?你发的什么誓?你后来有做到么?      三妹说,我说,如果我说了做不到,没有请老爹来喝酒,那就叫我眼睛烂掉,永远都看不见我的心上人!   老苗吸了一口气,用很责备的语气说,三妹!你既然这么说了,为什么不做到呢?你后来,是不是再没请那老人家喝过酒?   三妹很委屈的说,我去找过他,可是我没找着,我又不能经常跑到凤凰城里来,一来一回天就黑透了,会被阿爹骂的···我以为只是说说而已,那老头,又不是狐仙,他怎么能有本事叫我烂眼睛看不见东西呢!!   老苗摇头,三妹,那老头确实不是狐仙,但他用蛊的手段,连我都自愧不如的!而你这样的情况,属于言而无信,寨子里的神婆,猜王,是不可能会帮你的!!   三妹急得哭了,说,我去找过他的,真的!我不是要反悔的,我找不到他啊!苗叔,你帮我啊,你帮帮我啊,我不想做瞎子,苗叔!!   三妹的阿妈听到这,扑通一下就给老苗跪下了,一个劲的磕头,喊着,他苗叔,你不能见死不救啊,你帮帮孩子啊···老苗赶紧去扶,说,快别这样,我一定会帮的。   第二天老苗便带了几竹筒好糯米酒,出寨子找那卖糍粑的老头去了。但老苗的脚步是飘的,因为他根本没底是否能找到这个老头,这老头的来历,他也一无所知,从苗寨的习俗来说,言而无信,是没有救了的。你没有做到你说应承的话,你发的毒誓,是一定会应验的···三妹一家人都不是蛊苗的人,但他们也应该知道“誓”对苗人的重要,怎么能拿来乱说呢!老苗越想,心里越沉重···      老苗到了凤凰城,直接就去了上次的那家茶馆,那老头,上次就在茶馆外面卖糍粑的,老苗心想,希望他还在那,只要找到他,一切都好办了··   老苗到了茶馆外面一看,那老头果然还在那,老苗三步并作两步跳了过去,喊道,阿爹,打听个事,进去喝口酒?说着变晃了晃带来的酒。那老头看见那几大竹筒酒,生意也不做了,挑起糍粑担子,就跟着老苗进了茶馆。老苗一坐下来,就打开一竹筒酒给那老头,问,阿爹,你还记得上次你卖给我的镜子么?我把它给了一个小姑娘,那小姑娘后来来找过你的,你还记得么?那老头冷哼了一声,说,那是你们寨子的人?你们不是最讲信誉的么?怎么也有这样的人?老苗明白了,忙说,阿爹,那姑娘不懂事,你别跟她计较,你想想,是不是也有可能你什么时候进茶馆喝茶了,她刚好来找你你没看见啊?那老头又是一声冷哼,酒也不喝了,站起来说,不管我看见没看见,既是发了誓要请我喝酒,便是一定要来请的!一次找不到就不找了么?哼哼!!说罢便是要走。老苗哪里肯放他走啊,忙拉住他,说,你老消消气,小姑娘家的哪里懂那么多啊!你看,我这不是给你来赔罪了么。说着,便倒上满满一碗酒,端着给那老头,来,我敬你一杯。那老头倒是把酒接过了,喝完之后却说,你是她什么人?是来给她说情的?你是蛊苗的人,自然知道我动了手脚,但你更应该知道,这样的蛊下了,是没得解的!   老苗一个劲的说,你就消消气,放那姑娘一马,大不了,以后你老的酒,我包了!   那老头一笑,说,你个精壮汉子,给我个老头子在这求半天情也不容易,这样吧,死呢,我是不会让她死,她的“誓”里也没说要自己死。但她说的誓,最少要应一半!你别再说了,你也是使蛊之人,应该知道规矩。这几桶酒呢,我就拿走了,我以后的酒,也不要你包了。回去告诉你的这个女娃娃,好好学学苗人,别学汉人乱发誓!若再有下一次,可没有那么轻巧!   老苗松了一口气,忙说,好好好,我一定说。   说罢,那老头便走了。临走时,对着老苗说了一句话。老苗听了,不住的点头···      老苗回到寨子里,很严厉的骂了三妹,并且说,你们寨子能出城,你别把那些汉人的臭习气带到寨子里来!否则你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说着,又说了三妹的阿妈一通。   说完了,他把三妹带到河边,用老头临走时给他的一半蚌壳,(就是河里的那种,很小的,我不知道怎么叫,就用蚌壳代替下啊)舀了水上来,对着水念了一番那老头告诉他的话,便用食指沾水,抹在了三妹的眼睛上。说也奇怪,那一小小壳的水刚一抹完,三妹的眼睛便没有眼泪水再流下来了,但依然看不清楚东西,看什么都是灰蒙蒙的一片。   老苗说,这是最好的结果了,你的眼睛,不会烂掉,但以后,也不会再看得见东西了。誓这种东西,做不到的,还是不要乱发,既然是发了,就一定要做到!!言而无信,神都救不了你!      故事讲完了。是今年回去,一个爷爷辈的人晚上摆龙门阵的时候说的,说完还特别感慨,说,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动不动就说“我发誓”,誓哪里有那么好发的啊····   我听完这个故事,感觉后背有点发凉,因为我也是个爱说“我发誓”的人,,不知道那个誓言,会在冥冥中不知不觉的就应验了呢····   以后,还是悠着点,不再乱发誓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