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1150763397-2 500x125.jpg

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七字年,如同一幅硕大无形的天幕,就这样由东至西悄然无声地铺展过来。

七字年,是我为尾数逢七的年份命名的。我真的不知道,过去和现在是否有人用过这种方式或名称纪年。如果没有,算我原创;如果有,我是与之暗合。此时,我手边找不到一星半点有关纪年方面的资料或信息。

上一个七字年是1997年。在我的简历上,有关那一年的记录一个字也没有。但那年我却参加了一场极为重要的官场应考。所谓极为重要,因为关系到房子变大、车子变小和医药费可以全报的职务升迁。十年江湖,如三十年河东,当年我在前面,他们在后面;似三十年河西,如今他们在里面,而我在外面。

1987年,对我也有一次人生转折的机会。一封来自特区的商调函,被单位的人事处长拒绝了。否则,我会经历另一番景色的二十度春秋。在一群要好的朋友们举办的生日晚宴上,我第一次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并从那个难忘的夜晚之后,决定不再写以行为单位的文章了。

三十年前的1977年,才是我命运中最值得记忆的一年。那一年的最后一个月,刚刚领过19元学徒工资的我,顶着初冬漫天大雪,去参加文革后的第一次高考。虽然入学是在第二年的三月,然而在学校里还是称呼我们这一届为“七字班”。

再前一个七字年是1967年。已经在小学“罢课闹革命”的我,怎么会知道在另一个北方的大都市,降生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婴。后来这个女孩和一个普普通通的工程师成了家。而她的父亲一直希望她能嫁给一名警察。

1957年,一个新生命不会有很多记忆。仅存的几张黑白照片,好像只为表现那个刚满月的胖小子瞪着一双永远天真的眼睛。授衔不久的一对尉官,对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寄予莫大的希望。可他们不会想到,五十年后他却一事无成。

多快呀,人生的5个七字年都过去了!我的又一个七字年降临了!在新的一年里,这个世界注定会有许多大事件发生。而在我们自己的生活中,会出现哪些值得我们永久记忆的事情呢?

人生总要前行,生命总要延续。让我们一起祝福,和期待吧!

写于 北美东部时间2006年12月31日 北京时间2007年1月1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