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2007

Monthly Archive

两把尺子哪个准?

Posted by 海东 on 31 一月 2007 | Tagged as: 教育 (全局), 加家凡事

昨天,我偶然发现自己新买的两把尺子彼此对不上。我翻过来调过去也搞不清,到底哪把尺子准? 这叫我想起一位工作在计量部门的老朋友来。以前,我总是开他玩笑:天天用你的尺子检测别人的,谁来查查你的尺子准还是不准。他解释道,是有标准尺的。 世界上最准的那把尺子,据说,保管在地下室的保险柜里,恒温恒湿,比金条都珍贵。后来,干脆也不用什么标准尺了,由光波来定位标… (阅读全文)

迎春请对“加字联”

Posted by 海东 on 30 一月 2007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彼岸此情

春节快到了!生活在海外,年味儿要淡很多。好在有网络,有博客,可以让我们共享一个天涯比邻的中国年。 “加字联”,是我今天中午的灵感和创意。所谓“加字联”,就是从1字联对起,然后加一个字,对2字联,接着再加一个字,对3字联……对联由短至长,字数逐渐增多,难度不断加大,文字愈加精彩。 我不是民俗专家,也不算对联高手,不知道过去和现在是否有人采用过这种形式对春联。还… (阅读全文)

博客,为你而写

Posted by 海东 on 29 一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老友新朋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去了Calgary,更不知道我的博客一直陪着他,去了那么远的地方。 在昨天“散会”以后,其实我真的萌生一个念头,打算就此停笔的。除了家人,我对所有的身外之物都是“见好就收”,放了就弃了,免得“移情”博客,影响自己平静的生活。 早上打开邮箱,见到他的Email才知道,他现在一个人在那里工作。远离亲人的那份孤独与寂寞,我有过极深的体会。他在Email中谢我的… (阅读全文)

在建家一周月纪念大会上的讲话及获奖名单

Posted by 海东 on 28 一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加家凡事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大家好! 在国内外一片大好形势下,在元旦已经过了、春节还没到的时候,在《海东一家》成家蜜月刚刚结束之际,海东谨代表全家人向各位亲戚朋友们的热情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 谢谢大家啦!(一叩首) 自我们成家以来,来家里做客的朋友是越来越多。尽管有的带了礼物,有的没带;有的礼物异常珍贵,而有的则不算厚道,可我们全家人还是高兴万分!能来就… (阅读全文)

介绍我用的一种简单写博方式

Posted by 海东 on 27 一月 2007 | Tagged as: IT (全局), 加家凡事

在网上直接用博客中的超文本编辑器里敲入原稿,会冒很大的风险。一旦网络中断或者提交失败,你瞬时失去的不仅仅是你输入和编辑的原稿,还有你的思想火花和创作灵感。所以,我一直不赞成在网上直接输写文字,包括Email,当然极短的除外。 当你辛辛苦苦输入的成果一旦丢失了,后悔都来不及。此时也别骂管理员,他比你还着急。网络上的事儿,谁能说得清? 还是回过头来,老老实实… (阅读全文)

起来!同胞们(续)

Posted by 海东 on 26 一月 2007 | Tagged as: 时政 (全局), 彼岸此情

昨天晚上,《起来!同胞们》在我的四个博客网站和一个论坛网站上同时发出后,得到了朋友们的一致响应和大力支持,特别是这里的朋友们反响很热烈。 有的朋友问我,在哪里签名?其实很简单,进入网站www.nankingthefilm.com后点击上方的“如想观看电影,请点击这里”区域(如题头图片所示)。然后在新打开的窗口里,填上姓名、所在国家及省市和Email地址,然后提交即可(国内的朋… (阅读全文)

起来!同胞们

Posted by 海东 on 25 一月 2007 | Tagged as: 时政 (全局), 彼岸此情

今天早上,收到了我们结构班那位香港同学发来的Email,他希望我能将他信中的内容放在我的博客上,好让更多的中国人都知道这件事情。 我随即读了他的信及附件,决定晚上就公布出去。如果我在读完这样一封信之后还无动于衷,仍然一味坚持自己写博原则之一“不写政治,莫谈国事”的话,那我也太TMD孙子啦! 由于来信原文是用英语写的,考虑到国内朋友的阅读方便,我匆匆翻成中文,… (阅读全文)

在突发事件发生后,你关注什么

Posted by 海东 on 24 一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多元文化

博客优于读书的地方,是因为可以互动。客人前来拜访,你该回访,并读文及留言或评论。所以,好多朋友都在埋怨我只写不回访,只访不读文,只读不留言。在这儿海东说声抱歉了!主要是时间不够用,写稿、选图、发文、编辑,而且发文到国内网能让你急死,有时点击一次半个时辰也不见回应。 记得元旦前有一天,上国内网怎么也上不去,网络几乎瘫痪一般,让我联想起那次北美大停电。… (阅读全文)

在48度的高温下滑雪

Posted by 海东 on 23 一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坐地观天

我不清楚哪个项目是世界上最奢侈的运动,但我知道在阿联酋的杜拜,现在最奢侈的运动是滑雪。当然是在室内滑雪场了,在室外摄氏48度的温度里只能烫澡。 不久前,参与设计了杜拜的一个高层住宅项目。那一座座矗立在海边的豪华建筑,窗外是一望无垠的海景,门前是停泊游艇的港湾,我想不会是普通民众所能享受得了的。不过,长袍上沾满油渍的阿拉伯人真是有钱。 据世界自然资源组… (阅读全文)

途中不是家(续)

Posted by 海东 on 22 一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加家凡事

在昨天的《途中不是家》发出后,我真不知道写什么可以跟在它的后面,我的思绪还沉浸在那段往事之中。 我知道,最感动的还是我自己。 关于标题 不久前,读过白岩松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家在途中》。我一直很欣赏他敏捷的反应与思辨、犀利的口才与文笔,但我委实不敢苟同他对家的感觉。家,是你在途中向往的地方,是你在途中返回的地方。除非你是一个人,人走家搬,家随人迁,你… (阅读全文)

途中不是家

Posted by 海东 on 21 一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加家凡事

我永远记着,在那个晚秋的雨中,坐满7个人的Van,在离家十天以后,从温莎返回多伦多。 坐在驾驶位的Gary,是我们Team的头儿。一路上,他反反复复地放着那盘陈淑桦的带子。他喜欢她,喜欢她的歌。 车窗外,是深秋时节很少见的倾盆大雨。看不清远方的山,甚至看不清前方的路。雨刷在前窗上快速扫来扫去,如同我们急切回家的心情。 我们离开家十天了。十天来,我们住在一起,吃在… (阅读全文)

你是东北人吗?

Posted by 海东 on 20 一月 2007 | Tagged as: 旅游 (全局), 彼岸此情

在一博客网上申请加入一个东北人的圈子,圈主居然问我:你是东北人吗? 你实在不该这么问我! 你应该问我:是不是大块吃肉? 吃肉?吃肉可别落(在这里读拉的去声)我!猪肉炖粉条,小鸡炖蘑菇,白肉炖酸菜,牛肉炖萝卜…… 咱就稀罕那肉块贼老肥,切得贼老大,炖得贼烂糊。磁(吃)不?那叫香。 你应该问我:是不是大碗喝酒? 喝酒?喝酒可别劝我!一劝就高(高是喝多了的意思… (阅读全文)

舔着自己的血,直到死去

Posted by 海东 on 19 一月 2007 | Tagged as: 其他 (全局), 坐地观天

两年前听到的这个故事,一直没忘。 你知道生活在北极圈的土著人是怎样猎杀北极熊的吗? 他们将一把锋利无比的双刃尖刀,四周裹上并冻住北极熊喜欢舔食的血水,象一支诱人的雪糕那样插在冰原上。北极熊嗅着空气中的血腥味,走近那支暗藏杀机的冰棒。它坐下来,歪着头,用舌头津津有味地舔着美食,像一个孩子。 开始,北极熊舔的还是冰冻的血水。后来,当舌头上的神经已经被不断… (阅读全文)

海东牛肉面

Posted by 海东 on 18 一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加家凡事

上周煮完牛肉的那锅老汤还在吗? 上次忘了告诉大家,那锅牛肉汤可千万别白白倒掉。有位朋友夸我的菜谱是“滴水不漏”,过奖了吧?人不能夸。我可不是遗漏一滴水,而是忘了一锅汤。 其实,那锅牛肉汤的用途,我在公布“海东牛肉”菜谱时有意没有提。作为伏笔,这不,现在用上了!那锅牛肉老汤,正是“海东牛肉面”的主料。如果一起交待出来,一是分散大家的食欲,二来也写不成这篇短… (阅读全文)

你生命中的贵人

Posted by 海东 on 17 一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每一个人在其一生中,一定会有一位或几位贵人的。在你命运中的某个阶段,或某个时刻,会出现一个人,给你以指导,给你以帮助,陪同你一起走过人生关键的那几步。 这个人,可能是你的父母,可能是你的朋友,可能是你的老师,可能是你的学长,也可能只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这个人,不会陪你很久,可能就几年,也可能就几天,甚至可能就几分钟。然而,就是在这短短的时光里… (阅读全文)

同老外研究生讨论东西方哲学的差异

Posted by 海东 on 16 一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多元文化

初到此地,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只用三个单词,与一位多伦多大学的硕士研究生讨论起哲学问题。 她是我妻的同事,来自安省北方小城,土生土长的当地人,英语不用说,法语比英语还好。父母经营旅游酒店,自己则从小在外求学及打工。 她Part Time工作,Part Time在多大攻读硕士,研究东西方哲学。当她得知我们是来自东方文明古国之后,几次来家与我们讨论她的课题。 那时我刚来,英… (阅读全文)

荷西,是三毛虚构的爱人

Posted by 海东 on 15 一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坐地观天

我妻曾经是三毛的粉丝。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尽管还没有出现“粉丝”这个词,但依旧涌现出千千万万把三毛奉为爱情偶像的少男少女们。 荷西,我的爱人。让多少当年的和现在的年轻人和三毛一起,为那个大胡子的西班牙大男孩如痴如醉。 梦里花开花落,多少痴情者开始寻找并熟悉撒哈拉大沙漠,不是从地理杂志或者教科书里,而是翻遍了三毛那本著名的散文集。 还是十几年前的一次与我妻… (阅读全文)

《在路上》,只为温暖我的人

Posted by 海东 on 14 一月 2007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边走边唱

喜欢刘欢,喜欢听他的歌,一直喜欢。 可前一段时间一直顾不上听,甚至不知道他出了哪首新歌。那天在百度上查询,偶然点了他这首歌,一下子就喜欢了。 喜欢一首歌,如同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就是喜欢。 就是喜欢听,反反复复,连续不断地听;就是喜欢哼,从心里哼到嘴边,从家里哼到单位;就是喜欢让这段美丽的声音,一直围着你,伴着你。 也许是旋律能勾起你对一段往… (阅读全文)

一位美丽少女已经被你蹂躏了,就别再糟踏另一个啦

Posted by 海东 on 13 一月 2007 | Tagged as: 时政 (全局), 坐地观天

见到满世界的货架上摆满了Made in China的商品,我妻总说我就像见到满大街上的美女,眼睛都不够你使的啦!但最近听人讲,可能要换牌子啦。 据可靠人士传,已经有高参们给领导出点子了,嫌Made in China这个黄脸婆名声不好,打算休了她,再娶一房Made by China的纯情少女。 这是谁出的馊主意?你不是硬要拆散人家的美满婚姻吗! 说人家性格不柔,可这么多年不就是靠那股泼劲,… (阅读全文)

三个人,确是同一个男孩的两个父亲两个母亲

Posted by 海东 on 12 一月 2007 | Tagged as: 其他 (全局), 多元文化

上个周末的那篇《明明是三个人,却是两个父亲两个母亲,怎么回事儿?》发出后,反响比我预想的要热烈,特别在国内网上,答案是五花八门。看来大家的思路比我开阔多了,观念也比我开放多了。变性,并且是双向变性;乱伦,而且是隔代乱伦,令我大开眼界。 其实,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复杂。就像两个父亲两个儿子那道题,很平常的事情。只不过中间那个男人是个双重角色,这回承担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