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leaves 500x125.jpg

昨天与国内通话时,正值北京的上午。对我来讲,却正如同一时刻这边的深夜,眼前一片漆黑。

每逢元旦或春节,我都要去一位老领导的家里拜拜年,特别是他退休后的这几年。如今远隔万里,只好打越洋电话问候老领导啦。

可这个元旦打到他家的电话,却总是没有人接,似乎有种不祥的预兆。

试着拨打老领导的手机,真通了!接电话的是他的老伴。

原来,他们这些天一直住在北京的儿子家。老领导病了,而且相当严重,正在医院放疗。

自大学毕业后,我就开始与这位老领导共事,前前后后几个单位二十多年。我们毕业于同一所大学,分配到同一个单位,专业很相近。冥冥之中,仿佛命运在驱使我,一直追随着他,他的人品,他的格调。

他从设计院一名普通的助工,到一个具有500多万人口之大都市的城建部门任总建筑师,工作兢兢业业,作风求真务实,待人和蔼可亲,心胸宽广坦荡。

他不仅在建筑科学领域里学识渊博,而且在生活艺术上极富浪漫的品味。每次在他家,都向我展示他的近作:书法,摄影,收藏,还有美工。印象最深的是,每年的春节他都以那一年的属相为主体,自己设计制作一幅红色的小剪纸,让贴在房门外那只逼真、活泼的小动物,欢迎每一位朋友。

今年的春节又快到了。海东在这里遥祝老领导早日康复,再剪一纸可爱的小猪,迎接人生又一个春天的到来。

别的,我再不敢多想。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