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Sahara Desert 500x125.jpg

我妻曾经是三毛的粉丝。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尽管还没有出现“粉丝”这个词,但依旧涌现出千千万万把三毛奉为爱情偶像的少男少女们。

荷西,我的爱人。让多少当年的和现在的年轻人和三毛一起,为那个大胡子的西班牙大男孩如痴如醉。

梦里花开花落,多少痴情者开始寻找并熟悉撒哈拉大沙漠,不是从地理杂志或者教科书里,而是翻遍了三毛那本著名的散文集。

还是十几年前的一次与我妻谈起三毛时,我信马由缰地发布了一篇高论:

其实,根本就没有荷西这个人。荷西,是三毛杜撰出来的。谁见过荷西?只有三毛自己。

是吗?我妻将信将疑。不是有几张荷西的照片吗?还有和三毛的合影。

你怎么知道三毛身边的那个男人叫荷西?完全可能是另一个人,是一个叫荷东的男人。 我只能硬撑下去。

三毛,是个极端感性的理想主义者。她需要一个完美的男人,而这样的男人在现实世界里根本不存在。于是,聪明的三毛便创造出来一个男人,一个几乎完美的男人。这个人便是荷西。

有了荷西,就有了三毛的激情,有了三毛的浪漫,有了三毛的流浪,有了三毛的一切。 有了荷西,三毛就有了故事,有了故事的主线,有了故事主线的主题,有了故事主线主题的主角。

然而,三毛毕竟最终无法把她的爱人带到现实社会里,而且心中燃烧的火焰总有一天会逐渐缺氧而最终熄灭的。于是,那一天荷西便沉入了水底,几乎完美地离开了人们的视线。

一段美丽的爱情,就这样定格在了那个下午。

其实,我们应该感激三毛,并且感激她心中那个永远的荷西,即便是她虚构的爱人。

因为最完美的,永远只在你的心里。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