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1155402048-52 500x125.jpg

初到此地,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只用三个单词,与一位多伦多大学的硕士研究生讨论起哲学问题。

她是我妻的同事,来自安省北方小城,土生土长的当地人,英语不用说,法语比英语还好。父母经营旅游酒店,自己则从小在外求学及打工。

她Part Time工作,Part Time在多大攻读硕士,研究东西方哲学。当她得知我们是来自东方文明古国之后,几次来家与我们讨论她的课题。

那时我刚来,英语只会用Yes、No、Maybe几个简单的词。但咱也不能给孔圣人的祖国丢脸那,是吧?只好貌似东方哲学家的样子,就用这几个单词,与她探讨一番东西方哲学的差异。

我对她说,东西方哲学的差别其实很简单: 西方哲学是YesNo哲学,而东方哲学是Maybe哲学。

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你们中国人特喜欢说Maybe。她有点开窍了。

西方人叫真儿,针是针,卯是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咋说也没用。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谁说也白搭。

可东方人不同,就说中国人吧,是可能不是,不是可能是。大即是小,小即是大。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坏事也是好事,黑猫变成白猫。不左不右,不偏不倚。不上不下,不高不低。试试看就是可行,研究研究就是给你个改变的机会。同意也不说痛快话,而是讲原则上通过。从“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到“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到底是,还是不是?你就琢磨吧!最后的结论没准儿还是:大概,也许,可能,差不多……

听着我的高谈阔论或奇谈怪论,她边听边用笔记录着什么。后来据说她的论文还得了高分。

哲学,有啥子神秘嘛,东西方都一样:Yes、No、Maybe。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