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Polar Bear 500x125.jpg

两年前听到的这个故事,一直没忘。

你知道生活在北极圈的土著人是怎样猎杀北极熊的吗?

他们将一把锋利无比的双刃尖刀,四周裹上并冻住北极熊喜欢舔食的血水,象一支诱人的雪糕那样插在冰原上。北极熊嗅着空气中的血腥味,走近那支暗藏杀机的冰棒。它坐下来,歪着头,用舌头津津有味地舔着美食,像一个孩子。

开始,北极熊舔的还是冰冻的血水。后来,当舌头上的神经已经被不断舔食的冰水冻得失去了知觉的时候,尖刀露了出来。这时,锋利的刀刃开始在舔食中刺破了它的舌头,舌头上流出的血随即又冻在了尖刀周围的冰雪上,形成新的薄薄的血块。

那是一幅残忍的情景:北极熊的舌头开始舔食它自己的血了。舌头在尖刀和血块上舔着,尖刀在刮刺着舌头,血从舌头上流出来,又冻在了刀刃上。舌头一直在舔,血一直在流……直到身上的血全部流尽,白色的北极熊再也站不起来了,最后倒在了自己红色的血泊里。

震撼。

当初讲故事的人,是为了感叹那位呕心沥血、英年早逝的著名画家。而带给我的,却是另一番感慨与省悟。

每个人所得到的一切,哪一件不是凝聚着自己付出的血汗,哪一件不是隐藏着自己付出的代价。当你沾沾自喜的时候,当你洋洋得意的时候,你可否知道,你一直为之骄傲的弱肉强食,你一直暗自吞噬的民脂民膏,其实都不是你的。

你舌头上真正舔到的,只是你自己的血,就像那头倒下的北极熊,直到在麻木的梦幻中死去。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