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2007

Monthly Archive

中国的“帕格尼尼”

Posted by 海东 on 28 二月 2007 | Tagged as: 文艺 (全局), 边走边唱

一个意大利小伙子,还不到20岁时就创作并演奏的24首小提琴独奏曲,成为世界上一代又一代小提琴家毕生攀登的珠穆朗玛。 这位可以用四根手指在四条弦上拉出四个八度的小提琴魔术师,就是尼科罗.帕格尼尼Niccolo Paganini。(我在琴上试了一下,不行,够不着。手弯着时,食指和小指指肚间的距离至少要20厘米以上,不信你试试) 为纪念意大利小提琴家帕格尼尼,在他的家乡热那亚,… (阅读全文)

来自祖国一份浓浓的春意

Posted by 海东 on 27 二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彼岸此情

草茉莉大姐在我的短文《回家过年》后面留言:“请你去看:特别的拜年给特别的你” 。我打开她的博客,找到那篇文章《特别的拜年给特别的你》。 原来这一对老夫妇,为了能给我们这些居住在海外的朋友带来更多的年味,特意去了北京地坛庙会拍了好多红红火火、年味十足的照片,发在博客里,送给远离祖国思念家乡的博友们。 我被老两口的一片深情一片厚意所感动,心中千言万语汇成一… (阅读全文)

颍州在哪儿?

Posted by 海东 on 26 二月 2007 | Tagged as: 旅游 (全局), 彼岸此情

昨天晚上,看奥斯卡颁奖晚会的电视直播。《颍州的孩子The Blood of Yingzhou District》获最佳短记录片奖Best documentary short subject。儿子问我:颍州在哪儿?一下子把我问住了。 我说,颍州应该因颍水而得名,一般座落在河的北岸,或者西岸。记得颍河发源于河南,流入安徽后汇入淮河。我也说不准颍州是在河南还是在安徽。 是啊,我们知道好莱坞在洛杉矶,知道奥斯卡颁奖… (阅读全文)

海东一家与加拿大总理亲切见面

Posted by 海东 on 25 二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加家凡事

昨天,一位朋友打电话来,说在网上看见了一张我和加拿大现任总理Stephen Harper握手的照片,问我什么时候见到Harper的? 那是前一个周末,加拿大总理Harper在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和驻多伦多总领事的陪同下,出席了在多伦多CNE展览中心汽车大厅举办的一场华人迎春晚会。当时,我和儿子正在大厅买年货,有幸与总理Harper亲切会面,并代表海东一家和加拿大总理握了手。 你还别说,握… (阅读全文)

其实张泽群内心很矛盾,也很压抑

Posted by 海东 on 24 二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彼岸此情

张泽群在他的博客上向观众朋友道歉并请大家原谅。其实,广大观众并没有责怪他,至少我们没有一星半点批评他的意思。反倒觉得他的一点点失误,给春晚带来一丝真实的生机,也给一时还离不开春晚的我们,增添许多快乐的回味与思考。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小小的失误,正是今年春晚最大的亮点与成功。 张泽群很敏锐。在他读到上联结尾时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念错了,把下联的结尾念到上… (阅读全文)

双王称霸:预测本届奥斯卡奖的理智与情感

Posted by 海东 on 23 二月 2007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多元文化

一年一度的奥斯卡金像奖颁奖晚会,在每年二月份最后一个星期日的晚上举行。今年是2月25日,就在后天。 从此,我也斗胆预测一下。其实,谈不上什么预测,只是自己的一点希望和心愿罢了。 最佳影片奖Best motion picture of the year 理智上讲,应该是《无间道风云The Departed》。情感上讲,还是给《通天塔Babel》吧。好让我喜欢的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一高兴,早点嫁给… (阅读全文)

多伦多华人春晚,说什么的都有

Posted by 海东 on 22 二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坐地观天

因去年我妻作为特邀化妆师,参加了中央电视台在多伦多举办的《同一首歌》大型演唱会,所以前些天朋友们又打来电话,邀请她参加今年的多伦多华人春晚,为演员们化妆。由于演出那天我妻实在脱不开身,只好婉言谢绝了。我也因此错过了这道据称是本地华人社区一年一度最丰盛的文化大餐。 后来得知,对这台华人春晚,观众是怨声载道,网上更是恶评如潮。 由于没有亲临现场,所以不… (阅读全文)

今年春晚最真实的两分钟

Posted by 海东 on 21 二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坐地观天

邻居奶奶评价节目好坏的标准很简单也很实在:就是看歌唱得齐不齐,看舞跳得齐不齐。齐,就是好。所以,她老人家最喜欢看的表演,是六七十年代的大型团体操。 到了2005年,赵本山在他的《功夫》里说的那句“有点乱”,成为当年的流行语。没有想到两年后,在今年春晚零点报时前一分四十五秒的那一刻,“有点乱” 又开始应验了。 零点报时前最后一个节目一演完,朱军、周涛、李咏、董… (阅读全文)

虚假与欺骗,成了春晚小品唯一的主题

Posted by 海东 on 20 二月 2007 | Tagged as: 文艺 (全局), 坐地观天

上一次看春晚是在2005年。记得当时看完后,我就对朋友说:春晚的小品全是欺骗的情节。 看完今年的春晚,我又想起了两年前说过的那句话。 数数今年春晚的小品吧:赵本山在骗记者,潘长江在骗前妻,严顺开在骗儿女,黄宏在骗老丈人,郭冬临在骗过路人,郭达在骗蔡明,赵卫国在骗大兵…… 连续几年的春晚小品,已经没有真实生活的笑料和包袱了,包括赵本山的。所有小品的所有包袱几… (阅读全文)

2007春晚的十大名句

Posted by 海东 on 19 二月 2007 | Tagged as: 其他 (全局), 自言自语

第一次在加拿大与国内同步收看直播的春节联欢晚会,让身在异国他乡的我们感受到了浓郁的年味。感觉稍有不同的是这里大年三十的上午,而不是除夕之夜。 连看了三遍春晚:一个直播,一个重播,一个两小时的剪辑。四个半小时的春晚,留下印象最深的有以下十句话: 10. 先喝点水,水喝多了也撑得慌。 冯巩的相声,越来越缺少新意了。喝了几碗水,像过去吃了几碗面条;换了几个角色… (阅读全文)

家庭,就是父亲母亲和孩子们的爱

Posted by 海东 on 18 二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多元文化

除夕三十和大年初一,是互相拜年的高峰。真诚的祝愿与祝福,让我们感受到友情的醇厚与甜蜜。其实,我们真正应该好好拜一拜的,是我们的父亲和母亲。 是他们,给我们生命,给我们温暖,给我们安慰,给我们力量,给予他们能够给予我们的一切。 是他们,为我们付出了艰辛,付出了劳苦,付出了思念,付出了一生,付出了他们可以付出的全部。 在我们的一生之中,还有谁能为我们做到… (阅读全文)

新春贺礼:我的“加字联”

Posted by 海东 on 17 二月 2007 | Tagged as: 文艺 (全局), 彼岸此情

20天之前,我的短文《迎春请对“加字联”》发出后,受到了朋友们的响应。为感谢各路英雄的侠义相助,借此新春之际,海东在此鞠躬致谢,拜贺新春了!并将这20天来我每日加一字的20幅春联,作为拜年之礼献给大家。此“加字联”仍遵以往规则:在下联后加字成新上联,且每联有zhu音。 纸薄意厚,联短情长,希望大家喜欢并斧正,同时诚征横批。 1字联: 上联:亥 下联:猪 横批:金年好… (阅读全文)

回家过年

Posted by 海东 on 16 二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彼岸此情

无论你走多远,过年总要回家。 小时候,妈妈常在饭桌上对我说:看你握筷子的方式,就知道你长大了一定离家很远。 我的手几乎握在了筷子的最上端。 等我长大了,真的离家越来越远了:中学毕业后,去农村插队,坐汽车三个小时;考上了大学,到了首都北京,坐火车十个小时;前几年出国,来到地球的另一面,坐飞机十四个小时。 离家越远,越想回家。其实,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家… (阅读全文)

情人节花絮

Posted by 海东 on 15 二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多元文化

白色情人节 节日前夜,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雪袭击了大多伦多地区。洁白的雪花或许给节日增加了几丝浪漫的气氛,却给上班一族带来了交通的不便和路上的艰辛,更对盼望已久的商家引来了意外的影响和经济的损失。有一家鲜花店节前接到了250个送花的订单,一场大雪让他们跑了一天才完成了20个。 绿色情人节 绿色环保组织也没有忘记利用节日的题材,他们到政府门前呼吁“Make Love, … (阅读全文)

Valentine’s Day 最应该看的十部影片

Posted by 海东 on 14 二月 2007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多元文化

1. 《Lost in Translation》(2003)《迷失东京》 东京寂寞的夜空下,两个失眠他乡的美国人在酒吧里相遇了。眼底那份不自觉而外泄的孤独,让这对陌生男女悄然走到了一起。他们在绝望中又若有所盼,暗自期待一次奇遇来改变一切…… 2. 《Blue Velvet》(1986)《蓝色天鹅绒》 他在回家乡的途中,意外地卷入一场神奇的案件之中。认识了并爱上了警察之女的他,又被夜总会歌女的美貌… (阅读全文)

记忆永存

Posted by 海东 on 13 二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我没有想到会在多伦多的报纸上看到一幅沈阳五里河体育场的照片。我更没有想到的是,这幅照片告诉我:五里河体育场已经在昨天被爆破拆除了! 五里河体育场,那里有很多故事,在我的生活中。 在沈阳的二十年,我几乎一直生活在五里河体育场周围。单位离那儿不远,家更在附近。从最早的一片菜园子,到后来成为中国足球的福地。 围绕着体育场,慢慢地走,可以走上半个小时;慢慢地… (阅读全文)

让我哭笑不得的一条评论

Posted by 海东 on 12 二月 2007 | Tagged as: IT (全局), 老友新朋

我的短文《丝毫不懂棋艺,照样可以战胜国际大师》发出后,收到了一位署名laowong博友的这条评论: “胡说八道!两个国际特级大师又不是两部电脑,下棋会一模一样吗!” 这是我自开博至今所有评论中最让我哭笑不得的一条评论啦! 我的好laowong,不会是我没说清楚吧?得了,就算我上次没有讲明白,现在再详细说说:就好比我分别和老王、老李两个人同时下两盘中国象棋。 在和老王… (阅读全文)

《问》,谁为你感动

Posted by 海东 on 11 二月 2007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边走边唱

喜欢陈淑桦,是因为Gary,是在那个晚秋的雨中从温莎返回多伦多的路上。(参阅我的短文《途中不是家》) 陈淑桦的歌,很有名的当数《梦醒时分》,还有《滚滚红尘》。其实,我更喜欢她的这一首,《问》。 第一次听这首歌,是从Gary车里的带子上,听了一路,但一直不知道歌名。回家后,听遍了陈淑桦的歌,才找到了她。 昨天,在写完了《在你离去的日子,我才知道你的存在》那篇短… (阅读全文)

在你离去的日子,我才知道你的存在

Posted by 海东 on 10 二月 2007 | Tagged as: 女人 (全局), 彼岸此情

2004年11月,当时我正在国内,不知道在地球的另一半,有这样一位坚强而柔弱的女性,竟会这般柔弱而坚强地用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她才36岁,名字叫张纯如。 在美国,最著名的年轻华人有三位:一位是打篮球的姚明,另一位是弹钢琴的郎朗,再一位就是她:《南京暴行》的作者张纯如。 张纯如1968年生于美国。尽管父母已经在美国定居了四十多年,可还是引经据典地为自己的女儿起… (阅读全文)

总理属猪,总统属狗

Posted by 海东 on 09 二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加拿大总理终于可以大大方方地和华人套近乎了,他赶在了腊月二十三过小年之前向全加拿大的华人拜了早年!生于1959年的他,有个充分的理由同华人一道欢渡即将来临的这个春节,因为他也属猪。 Chinese New Year已经成为加拿大多元文化中一道绚丽的风景线,连老外印刷的月历牌儿上大多标注了春节这一天,国家邮政局每年都发行一套属相邮票以示纪念,甚至有的公司还专门给华裔员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