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objects_024 500x125.jpg

周末,在一个法语电视频道上,正在播放由那位大鼻子法国影星主演的影片《基督山伯爵》。听不懂对白,但看得懂剧情,便随他演下去。

读《基督山伯爵》这部小说,还是在大学一年级时。那段日子,正逢文革后对西方文学解禁的时候,出版或再版了许多西方文学名著。

当得知校图书馆进来几套《基督山伯爵》后,我和班上几位喜爱文学的同学一商量,决定集体把它借出来。因为那时每个学生借书证里有5张借书卡,其中只有1张卡可以借社科类图书。我们集中了4张卡,把一套《基督山伯爵》共4本同时借了出来。

记得当时的借书期限只有两周,也就是说,只给我们两个星期的时间来读完这套4本的《基督山伯爵》。

我们借到这套名著的消息传开后,班里班外几十个人都申请加入我们读书的队伍。于是,我们只好定下规则:4本书同时传看,每一本只能在一个人手里停留一个晚上,第二天必须传出去。

我就是以这种方式读完这套《基督山伯爵》的。记不清是先读到的哪一本,反正不是按顺序读的。唯一记得清楚的是,每一本都是几乎一夜未睡一口气把书读完的。

大学毕业后自己挣工资了,大大方方到书店里买了一套新版的《基督山伯爵》,摆在了书架上。不过,至今为止,那套全新的《基督山伯爵》4本书,静静地等了我二十多年,我连一页也没读过。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