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money_2 500x125.jpg

男人,可能天生都有一种犯罪的冲动。我就特喜欢看抢银行的电影,总为劫匪如何逃脱而着急。

最近有两个设计项目都是有关赌场的。有点像实施抢劫前的恐怖分子,我趴在图纸上四处寻找金库的位置。当然,金库设在哪儿,那是建筑师的活儿。我只管如何稳固,如何安全。我终于发现了,那条通往金库的秘密通道就在厨房的隔壁。

据说,中国人喜欢赌钱,不大喜欢抢。其实这也分人,比如我,宁愿豁出去抢,也不喜欢赌。而我有一位很要好的朋友,特喜欢赌,而且善于赌。他每年从赌桌上赢的钱(当然要刨去输掉的)足够付帐单的啦!多自在的一个职业呀,一边玩牌一边捞钱,市长也不过如此。

时常对着CASINO的图纸发呆,好像眼前是一堆一堆的筹码,一叠一叠的钞票,和一群一群红了眼睛的人们。在这个兴奋并且疯狂的空间里,我为自己的赌无能而羞愧,也为自己尚存一丝冲动而欣慰。

先要制定一个计划,无论是抢还是去赌,首先都要办护照,再办签证,但十有八九批不下来,因为这两个赌场都建在美国的拉斯维加斯。

还是算了吧,我们连抢银行的资格都没有。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