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2007

Monthly Archive

除了白求恩和大山,还应该记住一位加拿大人

Posted by 海东 on 31 三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多元文化

大陆的中国人都认识两个加拿大人:一个是白求恩,另一个是大山。 认识白求恩,要归功于主席的“老三篇”。能够通篇背诵《纪念白求恩》,是那个时代的基本功。一个高尚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逝去半个世纪之后,千千万万个回访者,不远万里来到他的故乡,住下就不走了。 认识大山,是因为他还算精彩的小品、后来不算精彩的相声、和最为精彩的一口比中国人说得都地道的京腔普通… (阅读全文)

为了你心中的梦想

Posted by 海东 on 30 三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坐地观天

许多人有过这样的梦想,但没有人以这种方式去实现它。 西安古城边上有一位农村妇女,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像城里人那样,每天八点钟上班,五点钟下班。 多么朴实的梦想,对某些人来讲,简直算不上梦想,是他们天天都在做,甚至早已厌烦了的事情,而对另一些人,这梦想也许命中注定一生都无法实现。 联想到身边许多人,为了一个不确定的目标,抛弃了已经得到的一切,来到一个陌生… (阅读全文)

吹烟喷儿,儿时游戏之三

Posted by 海东 on 29 三月 2007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朝叶夕拾

烟喷儿,是用香烟的包装纸叠制而成,故称“烟喷儿”。有的地方也称之为“烟啪(pia)叽”,有用一张烟纸叠成三角形的称为“烟三角”,有用两张烟纸叠成正方形的称为“方宝”。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叠成五边形,如果将一张名片的上面两个角斜斜地剪去,大致就是那个形状,大小也差不多。 烟喷儿的玩法有所不同,有的是用手拍,我们开始是用嘴吹,都是靠气流把对手的烟喷儿吹翻个。每个人… (阅读全文)

失去了,就永远失去了

Posted by 海东 on 28 三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彼岸此情

已经很久不写古体格律诗了,感觉手很生。昨天的那一首七律,还是觉得气势有余,意境尚可,而典雅不足。 小时候学写古体诗词,多少受父亲的一些影响。父亲一生都很喜欢唐诗宋词,时常写几首古体诗词,或自赏,或送人。逢年过节,祝寿庆诞,常以诗词为贺礼,别有一番情趣。 父亲很少写诗送我。我半生的成功与失败,对他来讲,每件事都不算小,应该值得他书写几句的。可他很少写… (阅读全文)

七律 新址抒怀

Posted by 海东 on 27 三月 2007 | Tagged as: 文艺 (全局), 多元文化

应一位朋友之邀,昨天登陆他们的诗歌论坛,为他们举办的古诗词征文投了一稿。在海外,能有这样一群中国古典诗词的爱好者,为弘扬和传播中国文化而默默努力着,实在是难能可贵。 尽管很早我就答应支持他们的活动,可我还是不喜欢应景之作。依附与牵强,令你失去性格和特色。所以,我一直在寻找一个合适的主题,能够把我们连在一起。 上周,我们单位搬家。关联,不请自到。于是… (阅读全文)

你看,具有15%人类细胞的混种羊像不像人?

Posted by 海东 on 26 三月 2007 | Tagged as: 洋腔洋调

美国内华达大学的科学家,经过七年的实验和研究,终于培育出了世界上第一只人兽混种绵羊。在这只绵羊它的体内含有15%的人类细胞,85%的动物细胞。 美国科学家就是牛!他们丝毫不理会近几年来科学界对是否应该进行人类与动物细胞混合实验的激烈争吵,在反对者的阵阵呼声中,他们依然我行我素。这才真正是“生自己的羊,让别人去说吧!” 此项研究的最终目标,并不是造就出一个非… (阅读全文)

建军80年来全军最佳阅兵队列

Posted by 海东 on 25 三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洋腔洋调

据五角大楼可靠人士透露,由美国“快鸟2”侦察卫星最新传回的照片显示,中国军队正在演练最新战术队形,此情报立即引起全世界各军方的广泛注意和不同反响。 台湾的反应最为迅速。台湾安全防御委员会连夜召开紧急会议,一致认为这是共军最新的攻台战术之一。其战术特点为:机动灵活,视角宽阔,覆盖面大,适于海滩夜间登陆作战。委员会责成计划部门在48小时内拿出3个针对性防御体… (阅读全文)

发明即食方便面的是华人

Posted by 海东 on 24 三月 2007 | Tagged as: 健康 (全局), 加家凡事

发明即食方便面的安藤百福,于今年年初刚刚去世,享年九十六岁。他出生于台湾,原名吴百福,祖居嘉义县。他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移居日本,于一九五八年发明了第一款鸡汤味的即食拉面,开创了方便食品的新时代,改写了现代社会的饮食历史,被称为“即食面之父”。 据统计,即食方便面的每年全球总销量高达857亿包,平均每一天全世界有2亿多人在吃即食方便面。即食方便面,已成为都… (阅读全文)

煽啪叽,儿时游戏之二

Posted by 海东 on 23 三月 2007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朝叶夕拾

啪(在这里读pia去声)叽,是一个直径在四五厘米左右的圆纸板片,一面印有图案(多是古典文学中的人物头像)。 一般是两个人玩,多个人也行。我用自己的啪叽摔向你放在地面上的啪叽,如果你啪叽的另一面被煽翻过来,我就赢了,战利品就是你那张啪叽。 看起来玩法很简单,可还是有许多技巧。即要利用好地形地势,还要掌握好自己的力度和角度,高手还有一套完整的煽、克、敲、弹… (阅读全文)

投上你神圣的一票

Posted by 海东 on 22 三月 2007 | Tagged as: 时政 (全局), 坐地观天

我一直收藏着两张大红的选民证,它记载着我那两次行使自己选举权的神圣经历。 可我一直记不住,自己那两张神圣选票到底投给了谁? 的确,每次选举人民代表都有两名候选人。简历格式是标准的,一系列职称职务之后,是一大堆先进事迹介绍。两个人的自然情况都差不多,经历、学历、职务、事迹。连长相都像亲哥俩,胖乎乎的,笑咪咪的,西服领带将军肚…… 这反而给我和同事们出了一… (阅读全文)

水天一色,春季的第一天

Posted by 海东 on 21 三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加家凡事

今天,是春分,按照气候学的定义,是春季的真正开始,也是我们公司搬到新的办公楼开始工作的第一天。 公司新址位于美丽的安大略湖畔。坐在办公桌前,伸伸脖子扭扭头,就可以看到窗外那一望无垠的湖水。午间休息时,还可以下楼去湖边漫步。 从湖面上吹来的风,依然很冷。 从小到大,我一直喜欢沿海城市。北方的大连、烟台、青岛,南方的厦门、珠海、北海,去过的每一个沿海城市… (阅读全文)

滑雪,在蓝山

Posted by 海东 on 20 三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加家凡事

今天,公司组织去蓝山滑雪,活动代号为“蓝日”。 滑雪,是加拿大人最喜爱的冬季运动之一,他们从小就开始练,很多人自己都有一套十分专业的行头。早上上车时,见到他们大包小裹拎着滑雪器材;下车后,又见到他们穿戴好彩色的滑雪衣裤、手套、头盔、眼罩等,真像一支专业的滑雪运动队。 我是东北人,从小学会了滑冰,可学滑雪还是近几年的事情。和滑冰相比,滑雪对场地和器材的… (阅读全文)

弹琉琉,儿时游戏之一

Posted by 海东 on 19 三月 2007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朝叶夕拾

童年的快乐,是具体的快乐,常常和游戏连在一起。我们小时候玩的游戏,和现在的孩子们有很大的不同,大多是集体的、户外的,器材简单,而且主要自己制作。今天,先重温一下“弹琉琉”。 弹琉琉,就是用拇指弹出手里的玻璃球,是小时候很流行的一种游戏。 这种玻璃球很小,球的直径在15毫米左右。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彩色球,球体透明,中间带有彩色花瓣;另一种是单色球,比彩色… (阅读全文)

多伦多的圣帕特里克节“绿色大游行”

Posted by 海东 on 18 三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多元文化

每年的3月17日,是圣帕特里克节(St. Patrick’s Day)。 圣帕特里克,被称为爱尔兰的守护神。他于九世纪生在威尔士的一个贵族家庭,父亲在教堂里工作。他在十六岁时被绑架带到了爱尔兰,作为奴隶被卖到山里当了一个牧羊人。六年后,一位天使走进梦里告诉他,有一条小船在等着他。于是他逃离了山区,跑了200里地找到那条船。 圣帕特里克来到了英国,后又到法国定居。他在修道院… (阅读全文)

又一个名字

Posted by 海东 on 17 三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名正言顺

平生起过无数个名字,其中自以为很典雅的有两个。今天再说说其中的第二个。 我曾有两位很要好的老朋友,一位是大学同学,另一位是单位同事,他们都姓牟。 我和这位同事毕业于同届同专业,大学毕业分到同一个单位,又先后调到市里还在同一个单位,前前后后一起共事了二十年。他结婚比我早,但很晚才得到一位“姗姗来迟”的女儿。“姗姗”,顺理成章地成为他女儿的小名。 为了给女儿… (阅读全文)

一位老人,和他送给我的三句话

Posted by 海东 on 16 三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彼岸此情

我十七岁那年,在一个偏远的山村里,遇到过一位老人。至今,我还记得那位老人,还有他对我讲过的那三句话。 记得那是一个冬天,我刚到农村插队不久。县里大搞农田水利工程,调我到公社民工连部当通讯员兼统计员。 我们来到一个叫“前大岭”的村里。这个村子很偏僻,连电也没有。当地的村民家里都很穷。我住在刘会计家,他家四口人,老两口和两个儿子,儿子都二十好几了还没有成… (阅读全文)

天天过年

Posted by 海东 on 15 三月 2007 | Tagged as: 健康 (全局), 加家凡事

昨天在班上,那位来自印度的同事问我:你们的中国年过完了吗?问得我一愣。 哦,原来他在半个月前曾经问过我同样的问题,当时我笑了笑:还没过完呢!他说:报纸上讲中国年要过15天,有那么长吗?我说:实际上很多中国家庭在春节前就已经开始过年了,节前节后加起来差不多一个月吧。 不知我那天没有说清,还是他没有听清,反正过年要过一个月他是记住啦! 我小时候喜欢过年,主… (阅读全文)

我在样板戏里演配角

Posted by 海东 on 14 三月 2007 | Tagged as: 文艺 (全局), 彼岸此情

我上初中时,正是全民大演样板戏的那两年。我们中学的宣传队,在当地很有名气,自然也不甘落后。 当然,全剧演不了,只能演选场。记得我们演过《智取威虎山》的“深山问苦”,演过《红灯记》的“痛说革命家史”。 我在队里属配角。在“深山问苦”一场里扮演常猎户,就是小常宝她爸。这个角色虽然没有唱段,对白也不多,但其实很不好演。人家在那里又说又唱的,你在边上也不能傻站着… (阅读全文)

3.14,π的日子

Posted by 海东 on 13 三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洋腔洋调

世界上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每年都在一个相同的日子,3月14日,怀着庄严的热爱,从世界的各个角落走来,相聚在一个约好的地方。 3.14,π的日子,是他们的节日。 他们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是π的圣殿忠实的信徒。他们宗教般的虔诚与真挚,只为那一串没有尽头的数字。实际上,那只是一个数,一个无比奇妙而复杂的数。 每年的这一天,他们都要相约在世界的某一个地方。他们聚到一… (阅读全文)

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Posted by 海东 on 12 三月 2007 | Tagged as: 其他 (全局), 坐地观天

在这里生活久了,出门过路口时,无论你是开车还是步行,看交通灯的注意力比看行人或看车要多,而在国内正好相反。 国内的交通管制系统,在世界上也算是先进的啦。 在主要交通路口,红绿灯瞪在每条行车道的上面,旁边还配备读秒显示,摄像头,照像机,红外线,超高清。高峰时部署数名交警,四个路口还有大量协勤人员配合。在监视系统的那一端,一个或数个设备精良功能齐全的中…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