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070306 snow 500x125.jpg

一个生命就这样轻轻地飘走了。

象窗外的雪花,轻轻地从天上落下,轻轻地挂在枝头,轻轻地有风吹来,轻轻地飞去了。

生命是如此坚强。来自很远很远的地方,经过很长很长的路,奔着够着,只为一次相逢。走了几千几万里,走了几千几万年,寻着找着,只为见上一面。见了,也就知足了。

生命是如此脆弱。经不起多一点点的冷,经不起多一点点的热。冷了,冰一样的脆;热了,水一样的弱。一不小心,一个指头,一个触动,就无声无息地化了,就无影无踪地没了。

生命是如此伟大。看不到高高的顶,看不到宽宽的边,看不到风一样的呼吸,看不到雾一样的面容。却满天都是,满地都是,满眼都是,满心都是。

生命是如此渺小。微微的,抓不住;细细的,握不紧。托在纸上,捧在镜上,也还是被屏不住的气息,吹散了,吹走了。

轻轻地飞去了,轻轻地有风吹来,轻轻地挂在枝头,轻轻地从天上落下,象窗外的雪花。

一 个 生 命 就 这 样 轻 轻 地 飘 走 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