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070316 sunset 500x125.jpg

我十七岁那年,在一个偏远的山村里,遇到过一位老人。至今,我还记得那位老人,还有他对我讲过的那三句话。

记得那是一个冬天,我刚到农村插队不久。县里大搞农田水利工程,调我到公社民工连部当通讯员兼统计员。

我们来到一个叫“前大岭”的村里。这个村子很偏僻,连电也没有。当地的村民家里都很穷。我住在刘会计家,他家四口人,老两口和两个儿子,儿子都二十好几了还没有成家。他家应该算是全村比较富裕的了,可还是三间矮矮的草房,住着南北炕。这意味着,住的人多了,就要和主人挤在一间房子里。

民工的生活很艰苦。白天到工段上打眼放炮、挖沟开渠,活儿很累。晚上回来天就黑了。年纪大一点的民工,吃完饭抽袋烟,早早就睡了。年青人还是精力旺盛,大家就着油灯打扑克。我带了一个很小的半导体,成了这帮民工的娱乐中心。大家争着给我电池,为的是能借我的半导体多听一会儿。后来我才知道,那些电池其实都是旧的,实在没电了就捂在炕头上烙烙。

就在这样一个小山村里,在艰苦而平淡的日子中,我遇到了这位老人,一位让我永生难忘的老人。

那天下工回来,推开房门见一屋子人正围着一位七十岁左右的老人,在听他说着什么。我见到他第一眼,知道我是什么感觉吗?我好像遇见了一位仙人!就是这种感觉。

当地的村民大多营养不良,可能加上近亲结婚,普遍的个头都不高,皮肤暗黑,年纪轻轻的脸上就开始布满了岁月的沧桑。而围在中间的这位老人却有一米八左右,身材很魁伟,脸上泛着红光,按老话说就是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精神矍铄,鹤发童颜。头顶白发不多,但梳理得很整洁;衣服质地一般,但浆洗得很干净。

在那样一个环境里,怎么会有这样一位老人?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我急忙问房东大娘,这位老人是谁?房东大娘说,老人不是本村的,到底从哪里来,她也不知道。反正是每隔几个月就来村里住几天,给村里人干些零工,大家提供他吃的、穿的和住的。在一个村子住几天后,再到另一个村子住几天。老人就这样生活,从北村到南屯,吃东家住西家。

房东大娘还告诉我,其实大家之所以盼着他常来,并不是因为他能为乡亲们干了多少活。我问:那是因为什么?房东大娘故作神秘:晚上你就知道了!

吃完晚饭,屋里人越聚越多。大家把老人请到北炕上,这时候的炕上和地上都坐满了人,门外还站了不少人。大家静了下来,老人慢慢地开了口:话说……

原来,老人是在给村民讲古代文学故事,当地人称为“讲古”,相当于现在的说历史评书。

三十年前的偏远农村,几乎没有任何文化娱乐活动。而老人带来的正是他们所需要的精神愉悦。连我们这些从城里来的知识青年,也被他讲的故事所吸引了,因为以前我们也没有听到过这么精彩的段子。当时,我甚至有一种冲动,想要把他讲的故事记录下来。当然在多年以后,我读了一点中国古典文学作品,才知道当年老人讲的故事多数取材于《三言二拍》里的“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卖油郎独占花魁” 等章节,还有一些是历代文学演义里的名段。就是这样一些中国古典文学的精华,当时被称之为“封资修的糟粕”,但却被最穷苦的老百姓所欢迎和爱戴着。

讲到后半夜,大家才恋恋不舍地散去。

就这样,在以后的几天里,白天我们去上工地,老人帮助房东和邻居们干些零活儿。下工后,我们早早吃完饭,就一直围着他,听他讲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大家散后,老人和我一起住在北炕,睡前还能聊一会儿。

我发现他的手非常巧,掌握许多手艺,给村民套炉子、盘火炕、夹杖子、裁衣服、编草筐、修桌椅等,好象样样都会似的。

在他临走前的那个夜晚,当听书的人们都走了之后,老人和我躺在炕上,对我说了很多话。

老人讲了一些他的身世。原来,老人在解放前是一家大财主的帐房先生,因为这点历史问题被打成了反革命,老婆带孩子离开了他。现在他一个人生活,没有固定住所,走到哪儿,就住到哪儿。好在他身体还结实,会几门手艺,村民们都欢迎他。

老人对我说:我发现你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在听热闹,你是在学习。你问了我好多问题,说明你在思考。你以后一定会比他们都有出息!

那天夜里,老人对我讲了很多人生哲理,其中好多是我在那个年龄段和阅历中都很难体会和理解的。但老人在谈话的最后时送给我的三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

老人对我是这样说的:在你一生中会认识许多人、会做很多事,但你要记住并做到:“交上等人,走中等路,娶下等妻”。

我想,这一定是他对自己人生的总结。

三十年过去了。我从农村回到城里,当了工人,后来上了大学;搞过技术,也做过管理;给别人打过工,也当过别人的老板;成了家,有了老婆孩子;交下了一些朋友,也失去了一些人……现在回过头来想一想,老人的那三句话,真是涵盖了我们一生中最主要的经验和教训。

第一句话:“交上等人”。指的是友情,他是在告诉我,要结交比自己强的朋友。我们需要这样的友人,需要这样的情谊,对我们的进步有所启迪,对我们的一生有所帮助。

第二句话:“走中等路”。指的是事业,他是在告诉我,要走一条适中的、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不要好高骛远,也不要鼠目寸光;既要有远大理想和抱负,充满自信,又要脚踏实地,实事求是。

第三句话:“娶下等妻”。指的是婚姻,他是在告诉我,要娶一个各方面都不如自己的妻子。郎才女貌、比翼齐飞固然好,但贤惠、善良的“丑妻”可能才真正是自己事业发达的基础,是我们人生幸福的港湾。

而在三十年前的我,不过是一个刚走出中学校门、到农村插队才半年的知识青年。对老人的这三句话,完全没有体会,但我记住了,而且认认真真地记在了心里。

老人走了以后不久,我也离开了那个山村。以后,我再也没有回去过,也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位老人。

我对身边的许多好朋友说起过这件事。我想,凡是听到过这个故事的朋友们,一定会和我一样,会记住那位老人,和他送给我的那三句话:

交上等人,走中等路,娶下等妻。

2005年5月1日一稿于中国沈阳 2007年3月16日二稿于加拿大多伦多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