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070317 mumianflower 500x125.jpg

平生起过无数个名字,其中自以为很典雅的有两个。今天再说说其中的第二个。

我曾有两位很要好的老朋友,一位是大学同学,另一位是单位同事,他们都姓牟。

我和这位同事毕业于同届同专业,大学毕业分到同一个单位,又先后调到市里还在同一个单位,前前后后一起共事了二十年。他结婚比我早,但很晚才得到一位“姗姗来迟”的女儿。“姗姗”,顺理成章地成为他女儿的小名。

为了给女儿起个美丽的大名,他在办公室里发布了一则“有奖征名启事”。规则很简单:要和他哥哥的儿子名字协调一致。

他哥哥的儿子叫:牟楠。

办公室里的老少爷们跃跃欲试,纷纷投稿。最后还是我的方案中了标,奖品是一双红色的皮棉鞋,送给我儿子的。

我获奖方案的名称是:《棉,恰似你的温柔》。

牟棉,多好听的名字!和“楠”一样,单字,木字旁,an韵,符合他标书规定的条件;字容易认,但不常用于名字,符合我起名的一贯风格。

木棉,和楠树一起生长在南国。楠,坚硬挺拔,像男人;棉,温暖轻柔,似女性。多么般配!好像再找不出更好的方案了。

事隔多年,世事多变,好多年前就与那位同事天各一方。也不知那位叫棉的小女孩现在怎样?你可知道,叔叔一直惦记着你们,祝福你们全家人平平安安!叔叔还要谢谢你呢,是你永远带给叔叔这一段棉一般温柔的回忆。

这正是: 木棉万树花花开树树似梦笔画不完一窗岭南春

还记得上个星期的那篇短文《一个名字》结尾处的那个上联吗?

两个美丽的女孩,两个典雅的名字,正是一幅天合之作的对联:

斑竹一滴泪泪点滴滴如乡愁流不尽万里长江水 木棉万树花花开树树似梦笔画不完一窗岭南春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献个横批)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