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070321 ontario lake 500x125.jpg

今天,是春分,按照气候学的定义,是春季的真正开始,也是我们公司搬到新的办公楼开始工作的第一天。

公司新址位于美丽的安大略湖畔。坐在办公桌前,伸伸脖子扭扭头,就可以看到窗外那一望无垠的湖水。午间休息时,还可以下楼去湖边漫步。

从湖面上吹来的风,依然很冷。

从小到大,我一直喜欢沿海城市。北方的大连、烟台、青岛,南方的厦门、珠海、北海,去过的每一个沿海城市都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站在海边,迎着海风,望着海水,听着海涛,心也和海天一样变得宽广和寥廓。

只是遗憾,我出生在内陆城市,并一直生活在内陆城市。市里倒也有条河,但到处是人工雕琢的痕迹。河水的气息也不是浓浓的海腥,而是淡淡的腐臭。

我以前曾为城市规划写过一篇文章,谈到城市与水的关系。世界上著名的大都市几乎都座落在一条同样著名的水岸边,分不清是水因城市而闻名,还是城市因水而美丽。

多伦多也是一个临水的大都市。说是临湖,其实同临海一样。同样有沙滩,同样有海鸥。长长的水岸线,望不到尽头;宽宽的湖水面,也望不到尽头,我们远远看到的,不是湖的对岸,而是湖中的小岛。只不过湖水是淡的,不像海水那样咸、那样苦。

我喜欢生活在临水的城市,喜欢工作在临水的办公室。我喜欢站在临水的岸边,看水天一色,听天水涛声。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