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2007

Monthly Archive

免费高速上网

Posted by 海东 on 30 四月 2007 | Tagged as: IT (全局), 坐地观天

印度政府计划在两年内向全国人民提供2M的免费宽带服务,到2009年,所有印度人都可以免费上网了! 真是一个好消息!印度政府真好,想着老百姓的网上生活,这才叫“为人民服务”。 目前,在几个国际大都市的市区也都提供免费上网服务,如美国的旧金山、法国的巴黎、日本的东京等,连多伦多的市中心地区也可以享受到免费无线上网的服务,只是速度慢一点。 其实,对咱们普通老百姓来… (阅读全文)

相聚在四月的春光里

Posted by 海东 on 29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老友新朋

每年四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是清华大学校庆纪念日,是清华人自己的节日。 象回家过年一样,清华校友们相约在春天的季节里,相会在明媚的阳光下。 母校的校庆活动自然是最丰富的。值年校友聚会是主要活动之一,以毕业二十年、毕业三十年的同学为主,大家纷纷回到母校举办班级聚会。 自考入清华之后,几乎每一年我都参加了校庆活动。 在学校时,只记得是要参加这一天的学生运动… (阅读全文)

还是清华

Posted by 海东 on 28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彼岸此情

什么是他一生不变的情结?想来想去,还是清华。 在距清华大学百年校庆还有四年零五个月的时候,一位清华人开始走上了他返回母校的路程。 他的路,是以每天每天一篇一篇短文铺成的。1600篇短文,像他当年在清华园里度过的1600个日日夜夜。 他是清华大学千千万万个毕业生中最普通最平凡的一个。带着清华大学一个普通而平凡的学士学位,去了一个普通而平凡的地方,做了一份普通而… (阅读全文)

信仰的力量

Posted by 海东 on 27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教育 (全局), 洋腔洋调

离我家隔两条街不远的地方,有一座教堂。以前我曾经每个周末去那里上过英语课,老师们是一群来自美国的小伙子,身穿笔挺的黑色西装,胸前挂着一个白色的铭牌分外显眼。 今天在下班的路上,我又遇到了他们中间的一位。确切地说,是他主动过来和我打招呼的,尽管我并不认识他。 他首先自我介绍,说他是从美国来的宣教士,在我上面提到的那个教堂里教英语并传播教义。当他得知我… (阅读全文)

共同的归宿

Posted by 海东 on 26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时政 (全局), 洋腔洋调

美丽的莫斯科河畔,有一片幽静的公墓,俄罗斯历史上许多名人都安睡在这里。 前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就安葬这个新处女公墓的第131区,离他不远的地方躺着两位前共产党的领导人。一位是前中共领导人王明,另一位是前苏共领导人,同样极富个性的赫鲁晓夫。 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赫鲁晓夫的声誉不佳。我们这一代人对他的印象大多停留在漫画里,和当年流传的几段政治笑话。 记得小时候听… (阅读全文)

Good Afternoon

Posted by 海东 on 25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老友新朋

说来真巧,前天不见了的那位Good Morning,今天下班时,我竟在另一个地铁站遇见了他! 离着很远,我又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不过,这次不是Good Morning了,而变成了Good Afternoon。 像见到了久别的老朋友似的,我走过去和他打招呼:Good Afternoon!说起来挺别嘴的,不如Good Morning说着顺溜。 我对他说:我认识你,你是不是以前在L地铁站做过早班? 他说:对呀!你怎么知… (阅读全文)

逃票

Posted by 海东 on 24 四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彼岸此情

昨天写检票,今天说逃票,两件事的跨度有三十多年。 下过乡的知识青年,乘车回家探亲时,没逃过票的人不多。 从小学到中学,我一直是个品学兼优遵纪守法的好孩子。中学毕业下乡到九台,往返坐火车五站地,不算远,可也不近,票价不过一元钱。我从来都是买票上车,一是买得起票,二是不敢逃票。唯一的一次逃票经历,是无意而为之的“初犯”。 记得那是在春节前,大家扛着年货回家… (阅读全文)

Good Morning

Posted by 海东 on 23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老友新朋

星期一早晨,刚进地铁站,就发现入口处的检票员换了一个新面孔。原先站着一位高高的南美裔男性,现在坐着的是一位胖胖的非裔女性。 每天早晨上班的高峰期,地铁站都会打开一个快速通道,大家亮一下车票,就可以鱼贯而入,免得刷卡耽误时间。 通常在快速通道口会有一位检票员,他的工作很简单,不用手,也不用脚,只用眼睛监督着每一个进站乘客的手中是否有票。这里的上班族几… (阅读全文)

地球日,记住一个最简单的数

Posted by 海东 on 22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教育 (全局), 坐地观天

4月22日,是一年一度的“世界地球日”。 半辈子和数据打交道的我,计划在地球日这一天,记住几个有关地球的数据。因为地球的变化,是通过数据表现出来的。 太多了也记不住,就记一个吧!记住哪个数呢? 问地质学家,他会说:记住地球的地质年龄是46亿年。可天文学家会说:那太短,还是记住地球的天文年龄是60亿年。 问人类学家,他会说:记住人类在地球上生活的时间是300万年。… (阅读全文)

今天去IKEA,买家具不用付钱

Posted by 海东 on 21 四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加家凡事

今年的多伦多,好像没有春天。昨天还捂着棉衣,今天全穿短袖了。 周末的阳光,分外明媚。 一大早,我妻非拽着我去IKEA不可,害得我连个懒觉都睡不成。 IKEA是个瑞典品牌,在国内叫“宜家”,是我妻曾经很喜欢去的一家大型连锁家具店。 同其他商店相比,和老婆逛家具店,大概是老公们最可以忍受了的。特别是去HOME DEPOT,常常是逛着逛着,最后把老婆们都逛得不耐烦了。 逛商店,… (阅读全文)

Mother哪天Day?

Posted by 海东 on 20 四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洋腔洋调

出国以后,越来越感到:英文说不好,连中文也说不利落了。 昨天晚饭时,我妻“中西合壁”地对我说:“Mother’s Day 又快要到了!” 我随口接了上去:“Mother 哪天Day?” 说完,我自己都笑了! 我直打自己的嘴巴。一向口齿伶俐的我,现在怎么连说都不会话啦? 你别笑,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阅读全文)

静静的文学城

Posted by 海东 on 19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文艺 (全局), 自言自语

我在文学城的那个小家,静静的,真象个世外桃源。 在我的四个博客中,住在文学城的这一家,最年轻,成家最晚,是我在今年春节期间才搬进去的。这样一来,国内两个家,国外两个家,不偏不倚,亦中亦西。 和其他三个小家相比,住在文学城的这一家,也最缺少母爱。主人常常是来了就发,发了就走,不大在意有多少人浏览又有多少人评论。 这个小家,象个书房,静静的,大门敞开着,… (阅读全文)

宁可让我的梦想破灭

Posted by 海东 on 18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洋腔洋调

我曾经对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们讲过,我一直有一个儿时的梦想没有实现。 在很小的时候,我就梦想自己有一天能够拥有一把枪,不是玩具枪,而是一把真的枪,就象《平原游击队》李向阳手里的那支,可以打20响,枪把上缠着红绸子。 这种枪,在二战时期的抗日战场上很流行,俗称“盒子枪”,好像是德国造的。八路军武工队用它,鬼子汉奸也用。长长的枪管,宽宽的弹夹,木质的枪套,别在… (阅读全文)

枪手,不应该是中国人

Posted by 海东 on 17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时政 (全局), 自言自语

32条无辜的生命,就这样活生生地走了,被一个年轻的枪手夺去了。 昨天夜里,收到一位好友发来的Email,附件中的新闻报道说,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里的枪击案,杀死32名师生的枪手是一个中国人,持学生签证,姓赵,来自上海。 我们都不相信:枪手,怎么会是个中国人?不应该呀! 中国是个礼仪之邦,是个友好之邦。中国人民勤劳、勇敢、善良、大度,至多在窝里斗一斗,一到… (阅读全文)

悲剧,不应该继续

Posted by 海东 on 16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自言自语

我这个人极少去他人的博客浏览的(真对不起来我家的博友们)。可是,那个星期六,我在安钢纪念堂坐了一天。为这位同龄人,为这位老弟,还为我妻读他留下的眼泪,更为我自己内心同样的伤感。 我以为,我和安钢走得很近。我们是同龄人,同一年入学,又同一年毕业。我比他年长两岁,他比我早来两年。我们走过同样的路。我可能比他经历得还多些,吃过更多的苦,遭过更多的罪。论固… (阅读全文)

安钢的10个不应该

Posted by 海东 on 15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老友新朋

安钢,1982年毕业于安徽大学英语专业,曾任职于中原油田、西门子公司等,2000年技术移民到加拿大,2007年2月8日在驾卡车运货途中因车祸死于美国。 安钢之死,在多伦多引起强烈反响。关于他的经历,他的婚姻,他的人品,他的后事等等,在网上热贴不断,热评如潮。 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的。安钢的悲剧,其实在他没有发生车祸之前,就已经上演了。而这个悲剧,不是他一个人的… (阅读全文)

历史,凝固在纪念碑上

Posted by 海东 on 14 四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多元文化

在法国巴黎北部不到200公里的地方,有一座小镇叫阿拉斯Arras,在小镇的北郊有一片高地叫维米岭Vimy Ridge。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这里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地方,只是在军事地图上有一个小小的标记:145号高地。 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的前一年,在这片高地上发生了一场重大的战役,史称阿拉斯战役,而加拿大人则称其为维米岭战役,因为这是加拿大军队在世界大战中打得第… (阅读全文)

沉浸在金钱里面的爱情,依然凄美

Posted by 海东 on 13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彼岸此情

香港荃湾的如心广场,矗立着一高一低两座高层建筑。高的一幢叫Teddy Tower,楼高88层;低的一幢叫Nina Tower,楼高42层。 Teddy 和Nina,分别是王德辉和龚如心的英文名字。 王德辉和龚如心于1955年在香港结婚。那一年,祖籍温州的王德辉20岁,生于上海的龚如心18岁。青梅竹马的两个青年男女,谁也不会想到,他们会共同经历一生的传奇。 一直随父亲王廷歆做化工和医药生意的王… (阅读全文)

“坏人”怎么会变成“名人”

Posted by 海东 on 12 四月 2007 | Tagged as: IT (全局), 洋腔洋调

昨天的短文,第一个回应来自于无忧博客系统。它自动作出的选择是:留下了“好人”,放过了“坏人”。 说起来挺有意思的: 我在博文标签输入栏里顺序敲入:“好人,坏人,司法,公平”。而无忧博客显示成:“司法 公平 好人 名人”。 我以为是自己输入的错误,又编辑了一遍,结果还是同样:“坏人”一次次地被显示为“名人”。 其实,对无忧博客独特的标签输入和显示功能,我很早就感到很有… (阅读全文)

是选择冤枉好人,还是选择放过坏人

Posted by 海东 on 11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教育 (全局), 洋腔洋调

两个国家的司法体系基础是不同的。 一个是:宁可冤枉十个好人,也决不放过一个坏人。 另一个是:宁可放过十个坏人,也决不冤枉一个好人。 我们大多在“决不放过坏人”的社会里生活过,坏人真是没有放过“一个”,可好人也冤枉了不少。 为了不放过一个坏人,付出的代价决不仅仅是十个好人,还要搭上十个好人的家人,和他们一生的幸福。 更可悲的是,冤枉了十个好人,还是放过了一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