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070413 ninatower 500x125.jpg

香港荃湾的如心广场,矗立着一高一低两座高层建筑。高的一幢叫Teddy Tower,楼高88层;低的一幢叫Nina Tower,楼高42层。

Teddy 和Nina,分别是王德辉和龚如心的英文名字。

王德辉和龚如心于1955年在香港结婚。那一年,祖籍温州的王德辉20岁,生于上海的龚如心18岁。青梅竹马的两个青年男女,谁也不会想到,他们会共同经历一生的传奇。

一直随父亲王廷歆做化工和医药生意的王德辉,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自立门户,和龚如心联手创办了“华懋置业”。

为了能够帮助丈夫一臂之力,只有中学文化程度的龚如心,特地跑到附近的英语专科学校学习英文。龚如心对市场动向具有天生的敏感,她时常采用逆向思维方式,和丈夫一起做出正确的决策,逐渐形成了企业独有的经营风格和发展模式。

夫妇两人勤奋努力,事必躬亲,不久就将公司从经营医药和化工原料发展为代理世界著名化工产品品牌的有名大公司。后来,夫妇两人又将公司的投资方向转到当时在香港还不发达的房地产业上,针对普通老百姓的住房需求,采取“提供按揭分期付款”的方式,一举成就了华懋集团的飞速发展。

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华懋集团已经成为香港最大的私营房地产开发商之一,到处可以见到他们建的楼宇。而夫妇两人的生活则一直保持低调,直到绑架事件的发生。

1983年,夫妇两人首次被绑架,龚如心担心丈夫触怒绑匪,要求以己代夫。而绑匪则把她放了,令她筹款续人。龚如心在七天内筹得1100万美元,将丈夫救了出来。

1990年,王德辉再次被绑架。这次绑匪的要求是6000万美元,令龚如心在十天内筹到。龚如心按绑匪指示先将3000万美元存入指定帐户,后因警方介入,余款未被提出,王德辉从此杳无音讯。

王德辉失踪后,对丈夫情深意重的龚如心,始终相信丈夫一定还活在人世间,只是暂时的离开,他一定还会回来的。于是,龚如心从公司的幕后走到前台,她要把华懋集团建设得更好,发展得更快,等着丈夫的归来。直到九年后,香港高等法院宣布王德辉法律死亡。

为了纪念自己的丈夫,龚如心决定在香港寸土寸金的荃湾,建设一座高522米108层的大厦。按照当时的方案设计,该大厦建成后将是全世界最高的建筑。后来,因香港机场的高度限制,她的世界第一大厦的梦想破灭了。龚如心又决定将“世界第一大厦”分成两幢,高的一幢以丈夫的名字命名,低的一幢叫自己的名字,以此坚守着对丈夫的情感,继续着丈夫的事业。

如今,当年那两个发誓要携手一生的年轻人都已离开了人世。只剩下荃湾杨屋道8号的这两幢高层建筑,像两个相互依偎的伙伴,不离不舍地伫立在海风之中。

她,给这个世界留下了,除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400亿资产之外,还有这段凄美哀婉的爱情。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