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070417 virginia tech 500x125.jpg

32条无辜的生命,就这样活生生地走了,被一个年轻的枪手夺去了。

昨天夜里,收到一位好友发来的Email,附件中的新闻报道说,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里的枪击案,杀死32名师生的枪手是一个中国人,持学生签证,姓赵,来自上海。

我们都不相信:枪手,怎么会是个中国人?不应该呀!

中国是个礼仪之邦,是个友好之邦。中国人民勤劳、勇敢、善良、大度,至多在窝里斗一斗,一到外面都非常守规矩。

以往在类似的事件中,中国人有自杀的,有被杀的,可持枪杀人的极少,一下子枪杀了三十几口的是根本没有过的事儿。

大国的人尽管也好斗,可一般不这样动手杀人,要打就打世界大战,否则,也不会将其人口繁衍得如此众多。反而是少数民族人口越少的,自然属性越强,动不动就出手,都千百年过去了,还那么百十个人。

在海外,一般来讲,从大国出来的人,比如华人、印巴人等,和其他祖裔的人相比,都更加遵纪守法,老实肯干,礼貌待人。

连房租都不会迟交一天的中国人,怎么会胆大到枪杀那么多的人?那人一定是疯了。

午饭时,看到CNN电视新闻,警方确认了枪手的身份,是一个23岁的韩国人,确切地说,是一个韩裔美国永久居民,也确实姓赵,叫赵承熙。听到这个消息,周围的几个中国同事们,仿佛是松了一口气。

我只是想,为什么单单怀疑枪手是中国人?咱们哪儿得罪他啦?

可是,不久后又得知:在死者名单中,有一名叫Henry Lee的学生。我想,这位李姓男生,可能来自于台湾,或香港,或东南亚,应该不是来自大陆的。20岁的他喜欢玩球玩飞盘,高中时还是毕业典礼上的致词代表,应该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生命,无论那个祖裔,都是最宝贵的。同样,枪手,不论什么身份,都是最可恨的。

这一天,应该是2007年最悲哀的一天。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