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070418 gun 500x125.jpg

我曾经对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们讲过,我一直有一个儿时的梦想没有实现。

在很小的时候,我就梦想自己有一天能够拥有一把枪,不是玩具枪,而是一把真的枪,就象《平原游击队》李向阳手里的那支,可以打20响,枪把上缠着红绸子。

这种枪,在二战时期的抗日战场上很流行,俗称“盒子枪”,好像是德国造的。八路军武工队用它,鬼子汉奸也用。长长的枪管,宽宽的弹夹,木质的枪套,别在腰带上,或是斜挎在身上,那叫威风八面。

小时候,我曾有过一把很类似的手枪,当然是假的,但是铁质的,是我当年最心爱的宝贝了。不过,后来在游戏中丢了。我一直怀疑是隔壁的二肥子偷走的,因为他也喜欢这支枪,他自己没有,常借我的玩,我怕他给弄丢了,总是不借给他。最后,还是没了。

为了再次拥有这种枪,我自己不知锯断了多少块木头,刻坏了多少把小刀,成功得很少。主要是由于木头纤维是一个走向,顺茬照顾了细细的枪管,就顾不上相对垂直的弹夹和枪把。经常是玩着玩着,枪把就齐腰裂断了,只好找个小洋钉,两头重新钉牢,凑合着继续玩。

后来长大了,儿时的玩具统统扔在了脑后。只有这个梦想依旧不忘,而且愈加新鲜,愈加强烈。

后来有了儿子,为他买了各种各样的玩具枪,独独没有买到那把盒子枪。我也曾借口为儿子买玩具,逛遍了大大小小的玩具市场,寻找着自己心中的那把枪,可是一直就没有找到。

出来以后,对我妻说过几次:以后有机会一定要买一把这种老式的手枪,挂在我的书房里,圆我儿时一个男孩的梦想。

拥有一把枪,可能是很多男孩心中的梦。

今天,这梦,被美国校园里的枪声打碎了。

也是一个男孩,不久前花了571美元,买了一支Glock 19型手枪和一盒子弹,加上他以前买的一支Walther.22手枪,制造了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校园枪击案,残忍地结束了包括他自己在内的33条生命。

在美国校园里接二连三地发生枪击事件之后,人们开始对美国枪支管制法律展开批评。事实上,美国民众正在为自己拥有的持枪权,付出越来越沉重的代价。

手枪,由防御的工具,变成了进攻的武器。民众,由维护自身的安全,变成了深陷内心的恐惧。

梦想,和权利,让我们付出了太多太多。

枪,还是禁了吧。

我妻笑着对我说:如果禁止个人拥有枪支的话,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买到自己喜爱的盒子枪啦!

我说:只要老百姓的生命安全得到保障,只要这种惨烈的枪击案不再发生,我宁可让自己儿时的梦想破灭。

一个人的梦想算什么,还是生命最重要。

如果实在喜欢的话,还是刻支木头枪挂在墙上吧。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