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007

Monthly Archive

50,知命不知天

Posted by 海东 on 31 五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自言自语

人生半百,毫无疑问,已经走过了一生中大半个生命里程。 记得二十多年以前,当时还算年轻的我,曾经在日记里写过这样一句话:生命,在延长中缩短,也在缩短中延长。 人生在不同的阶段,有时关注前半句,有时看重后半句,其实都是一生,如同那著名的半杯水。 有,也是半杯;无,也是半杯。 50年走过的路,连起来,绕着地球的话,应该已经走了几圈。小时候从床上走到地上,大了… (阅读全文)

YMCA团体接力赛

Posted by 海东 on 30 五月 2007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多元文化

公司组织了12个接力队,参加了今天在国家展览中心举办的多伦多2007-YMCA团体接力赛。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比赛,连跑带颠地走完了5公里全程。 成绩嘛,真不好意思说。不过,感觉上没有预想得那么累。 参加比赛,总是令人兴奋和激动。特别是当几千人同时挤在起跑区准备出发时,你会情不自禁地和大家一起欢呼。那种昂奋的激情,好像又把我带回到二十几年前的田径场上。 是啊,还… (阅读全文)

孤独的女王灯塔

Posted by 海东 on 29 五月 2007 | Tagged as: 旅游 (全局), 多元文化

像一位年迈的守塔人,孤独地站在路旁,望着眼前川流不息的车辆,回忆着一百年前曾经辉煌的时光。 在国家展览中心雄伟华丽的大门对面,在湖畔宽阔草坪和茂密树丛的北侧,伫立着一座灯塔。 那是一座早已废弃了的灯塔。它有一个高贵的名字:“女王灯塔”,那是为纪念维多利亚女王的加冕而命名的。 灯塔建于1838年,红色的八面体塔楼,高11米。当年,这座灯塔发出的明亮灯光,曾经指… (阅读全文)

海东太极豆腐

Posted by 海东 on 28 五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加家凡事

在今天公司举办的国际食品节上,作为上届最佳表现奖获得者,本人这次的参赛作品是“海东太极豆腐”。 所谓“太极豆腐”,其实就是大家熟知的“皮蛋豆腐”。我只是更注重健康因素和文化内涵,其中三点属本人创意:一是设计为太极图案,黑皮蛋加白豆腐,正好用于阴阳两极;二是四周围一圈刻成莲花状的西红柿;三是配制独特风味的调味酱汁。其他都很简单,皮蛋选无铅的,豆腐选脱脂的。… (阅读全文)

美丽的台湾女孩

Posted by 海东 on 27 五月 2007 | Tagged as: 女人 (全局), 彼岸此情

多年以前,还是在国内的时候,我就很喜欢台湾女孩,喜欢台湾女孩的微笑,不知为什么,比大陆女孩笑得自然、笑得纯真。 今天,这里也有一位台湾女孩笑了。15岁的她,在不久前举办的加拿大国庆日海报竞赛中获得了全国冠军。在一个月之后的7月1日国庆日那天,她的获奖作品将张贴在全加拿大每一个欢庆的地方。 她,就是来自British Columbia省的Sharon Huang。她的中文名字叫黄怡… (阅读全文)

敞开大门

Posted by 海东 on 26 五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多元文化

门,是建筑最基本的构成之一。据说,最开始的建筑没有门,主要是墙和棚盖,挡风遮雨是最基本的功能。后来,才有了门窗。窗,是为了需要阳光和空气;门,则是为了通行方便和安全。随着文明的发展,门窗渐渐引申具有其文化涵义。窗,常喻为视野和风景;门,常喻为开放和保护。而在建筑的发展上,窗是越来越大,而门却越来越小。 其实,窗开得再大,也不过是个景色,满足了视觉需… (阅读全文)

各省区冠军的13幅作品,哪幅是全国冠军?

Posted by 海东 on 25 五月 2007 | Tagged as: 教育 (全局), 多元文化

每年的7月1日,是加拿大的国庆日。 今年,将庆祝加拿大建国140周年。为迎接这个节日,加拿大联邦政府举办了加拿大国庆日海报竞赛,邀请全国年轻的加拿大人参加。 全国共有一万五千名青少年学生参加了这次绘画比赛,他们先是参加了各省区的预算。全国13个省区的第一名参加最后的决赛,所有参加决赛的学生将被邀请赴首都渥太华,与加拿大总督、总理等国家领导人一起,出席一个月… (阅读全文)

我的同性恋朋友

Posted by 海东 on 24 五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老友新朋

认识Tim,是在半年前的那次圣诞Party上。 他是我妻的同事。在没有见到他之前,我妻几次对我谈起过,说在她们的team里有一个小伙子。当时,我的感觉有点怪怪的。一个男人,孤单一个人,工作在一群女人堆里头,和一群女人一道,为另一群女人服务,天天抚摸着女人的脸,摆弄着女人的手,真的很难让人理解。 那天在晚会上,和Tim第一次见面,他穿了一件红色衬衫,一条黑色西裤,系… (阅读全文)

打木嘎,儿时游戏之五

Posted by 海东 on 23 五月 2007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朝叶夕拾

木嘎,是一根约10厘米长、两头尖尖的小木棒。玩的时候,用一把用薄木片做的木刀,砍一下木嘎的尖头,木嘎会自己跳起来,随即象扇耳光那样,用手中的木刀挥击木嘎,可以将木嘎打出很远。 比赛规则很简单,在规定的击打次数内,看谁打得远。 打木嘎的技巧性很高。由于木嘎都是自己制作,材质不同,规格不同,性能差异很大。加上砍击的力度和角度各有不同,木嘎跳起来的高度和方… (阅读全文)

谁为海外华人争取双重国籍?

Posted by 海东 on 22 五月 2007 | Tagged as: 其他 (全局), 彼岸此情

海外华人几乎没有一个人不愿意同时拥有双重国籍的。一个是所在居住国的国籍,另一个就是中国国籍,确切地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第九条:定居外国的中国公民,自愿加入或取得外国国籍的,即自动丧失中国国籍。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第八条:被批准加入中国国籍的,不得再保留外国国籍。 就是一句话,在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承认… (阅读全文)

省长飞了100万

Posted by 海东 on 21 五月 2007 | Tagged as: 时政 (全局), 坐地观天

安大略省现任省长叫麦坚迪Dalton McGuinty。他于1955年7月19日生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他父亲是个教授,母亲是个护士,家里有10个孩子。他妻子和他是高中同学,结婚25年来有4个孩子,大女儿Carleen大学毕业后现在海外的一个国际救助组织工作,3个儿子正在读大学。 麦坚迪是2003年10月当上省长的,自他上台执政以来,东奔西走,公务繁忙,经常需要乘坐政府的飞机。这件似乎很平… (阅读全文)

每周一锅

Posted by 海东 on 20 五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加家凡事

“涮火锅”已经成了海东一家每周菜谱中的“保留节目”啦!这主要归功于本人意外地遇见并买回来一个日盼夜想的电磁炉。 北方人和四川人一样喜欢“涮火锅”,和四川人不同的是以涮羊肉为主,最具代表性的当数北京的“东来顺”。东北人也是这个风格,这些年的花样自然多了起来,除了羊肉之外,还有牛肉、猪肉等,海鲜、蔬菜等为辅,调料主要有芝麻酱、韭菜花、腐乳汁、辣椒油等。 “涮火锅… (阅读全文)

大理石板,从多伦多最高的办公楼上掉下来

Posted by 海东 on 19 五月 2007 | Tagged as: 房产 (全局), 坐地观天

上个星期二,多伦多市内的大风,愣是把一块140公斤的大理石板,从第一加拿大广场First Canadian Place大厦第60层楼的墙面上给吹了下来。石板一路落下来,砸到了第3层的屋顶,所幸没有伤到地面上的行人和车辆。 在多伦多,除了CN电视塔之外,这座大厦是目前多伦多的最高建筑了。说起来,这座大楼的结构设计,还是由我们公司做的呢。 这座钢结构的建筑建于1975年,楼高298米,建… (阅读全文)

16个林黛玉,我们心中唯有陈晓旭

Posted by 海东 on 18 五月 2007 | Tagged as: 文艺 (全局), 彼岸此情

一部《红楼梦》,作为中国古典名著中的经典,多少年来,不知被多少人多少次改编后搬上舞台,又搬上银幕和荧屏。 自上个世纪以来,内地以及香港台湾拍摄了至少16部电影电视版的《红楼梦》,自然有16个林黛玉,可我们记住了谁? 1924年,上海民新影片公司将梅兰芳演出的京剧片断拍摄成戏曲短片《黛玉葬花》,林黛玉自然由梅兰芳扮演。 1927年,上海复旦影片公司拍摄的电影《红楼… (阅读全文)

她走了,回到了天上

Posted by 海东 on 17 五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彼岸此情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乡帘。 当我们还沉浸在她出家的伤感之中的时候,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又向我们袭来:她去了。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着处; 手把花锄出乡帘,忍踏落花来复去。 其实,昨天已经在网上看到了这个消息,同时又有和她很近的人在辟谣。我宁愿相信那一切都是误传。今天上午,当我妻打电话来又告我这个消息时,我依旧… (阅读全文)

我和图书馆的缘份

Posted by 海东 on 16 五月 2007 | Tagged as: 教育 (全局), 彼岸此情

搬来搬去,我又坐到了图书馆的对面。 我的一生,仿佛和图书馆有着一种奇妙的不解之缘。人生旅途中的每一个驿站,几乎都座落在图书馆的旁边。 小时候,我们家就在省图书馆的围墙外。最早的“围墙”,是那张竹条编的,我们常用木棍撬开一个洞,钻进图书馆的大院里玩。冬天时,把围墙中的竹条拆下来,用火烤个弯头,做成雪爬犁的两个滑板。后来,千疮百孔的竹围墙,换成了抹一层水… (阅读全文)

加拿大最后的一战老兵

Posted by 海东 on 15 五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多元文化

加拿大参加过一战的老兵,只剩下最后两位了,今年都是106岁。一位住在加拿大,另一位住在美国。 几天前,住在加拿大的这位老兵去逝了。他叫帕斯.德怀特.威尔逊Percy.Dwight.Wilson。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威尔逊还是一个学生。为报效国家,他转入军校学习,专业是骑兵号手。1916年,15岁的威尔逊在多伦多应征入伍,加入了陆军第69炮兵团。 当时入伍当兵的法定年龄是18周岁,… (阅读全文)

人生又一个春天

Posted by 海东 on 14 五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老友新朋

我在一月初发出那篇《好人,应该一生平安》后,与文中老领导的亲人又通了两次电话,得知他正在治疗中。我心里一直惦记着,几次拿起电话又放下了。说实在话,这样的长途想打又不敢打。 昨天,收到了他老伴发来的Email,告诉我们:他的病情经过前一段的治疗,还是有成效的,一是不疼痛了,二是体重增加了,目前已经基本控制住了。现在每天可以出去在小区里散步了,还时常拍几张… (阅读全文)

失散的包袱皮儿

Posted by 海东 on 13 五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彼岸此情

母亲很早就离我们而去了,当时我正在大学读书,离家千里之外。 母亲走后,家就慢慢地散了。 世间对母亲的形容或比喻有千千万万,可我只记住了一个,就一个。还是在我很多年前读过的一篇写母亲的散文,说母亲就像家中的一块包袱皮儿,家里的针头线脑、零七八碎,都可以让其包裹起来。一旦这块包袱皮儿没了,家里的物品就散乱了,逐渐就丢失了。 包袱皮儿,是北方百姓家庭里常备… (阅读全文)

妈妈都爱吃鱼头

Posted by 海东 on 12 五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彼岸此情

一次朋友聚会,当品尝一道美味的“红烧鲽鱼头”时,我随口说了一句:这道菜我妈妈一定喜欢吃,她最爱吃鱼头啦。右手边的朋友马上接了上来:我妈妈也喜欢吃。左手边的朋友也说:我妈妈也是。 妈妈最喜欢吃鱼头,几乎全桌的朋友都异口同声地这样说。随即,我们都静了下来,在这道鲽鱼头的面前。 这一天,我们才真正懂得了,妈妈为什么爱吃鱼头。 吃鱼,在那个年代,是一道不寻常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