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070501 gardenhouse 500x125.jpg

一位年轻的妻子, 一个人带着儿子,在这里生活了三年,老公在国内。

白天,她要去打工。晚上,还要去上课。回到家里,已近午夜,儿子早已睡了。

她匆匆吃了一口饭,拿起电话,打给远方的丈夫,心里有好多话要和他说。

通完话之后,要给儿子和自己准备明天一天的饭菜。自己的,装进饭盒;儿子的,盛在盘子里,盖上保鲜膜,用纸贴标上哪份是午餐哪份是晚饭,这样儿子可以分开放进微波炉里。

她要把房间收拾一下,为养的花浇水。还要把儿子的脏衣服、臭袜子洗干净,叠好放在儿子的床头。

如果还能有点时间,就再打个电话过去,和老公多说几句。在电话里,有时候也能隐隐约约地听到背景的音乐声,或是女人的笑声。老公应酬多,常在饭店,或者在歌厅。

如果太晚了,就只能睡了。因为明天还要早起,打工要走很远的路。

她,每天的日子几乎都是同样的。打工,上课,回家,做饭,打长途电话和老公通话。

她一直很快乐。儿子很听话,在一天天长高;打工累点,但还算稳定;丈夫说他快要来了。

她一直盼着老公能早点过来。家里的电脑总是出毛病,插头不大好使,台灯也坏了,床板需要修,儿子要有人辅导,家里没有男人哪行啊。

她相信丈夫一定会来的。会带来好多好多的钱,先买辆车,新旧无所谓;再买个房子,大小都行,让我们娘俩过几天好日子。

梦里,她幸福地笑了。  

分享博文至: